诸天影视游戏

《诸天影视游戏》

立马消失在我眼前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这一次的世界穿越,和之前那一次的感觉截然不同。

眼前视界画面如幻梦般改变为一片荒漠,在回到荒漠小镇的那一瞬,感知到粗粝的风吹打脸颊的时刻,江夏就噗通一样,跪倒在地上。

他像是筋疲力竭的脱力,以双手撑着身体,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脸色惨白,脑壳子生疼,豆大的汗水从额头落下。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带沙尘的狂风。

甚至有种窒息,快要晕厥的感觉。

“怎么了?”

罗格眼疾手快的将江夏搀扶起来,问了句,江夏咳嗽了几声,靠在罗格身上,虚弱的说:

“负荷太大了...这玩意看来有极限,强行把狼妖抓过来,差点把老子榨干了。”

“嗷”

江夏话音刚落,一声愤怒的狼嗥,就从小镇外的狂沙中传出,让众人脸色一变。

苏他们还好说,这算是回家了。

但老四,牛三生,还有几名刚入伙的矿工和他们的家人,却都是第一次过来,第一次穿越世界的感觉,让他们现在还一脸懵逼。

完全没反应过来。

“苏,去操纵防御炮台!

莫蒂,带老四去拿出藏在地下的能量武器,其他人赶紧去仓库里,把那里封存的几辆大脚怪都开出来!

快去!”

罗格一边搀扶着江夏,一边快速下达命令。

一众废土战士当即跑向三个方向,动作麻利快捷。

在穿越世界的时候,江夏用尽力量,把狼妖丢在距离小镇数百米外的沙漠里,这才给他们争取了点时间。

“还有你们四个!”

废土的黑狐狸,扭头看向护着家人,一脸惶惶的四个矿工,他说:

“情况你们看到了,想让你们家人活命吗?”

四个矿工齐刷刷的点头,他们家人中的孩子们已经被吓坏了,这会连哭都哭不出来。

“去帮忙搬武器,越快越好!”

罗格指着仓库喊了句。

矿工们立刻带着家人,往那处冲了过去。

下一瞬,在苏的操纵下,涌起狂风的沙漠小镇边缘,藏于地下的防御炮台激活,像上次的小镇攻防战一样的场面再现。

四方炮台从地下弹出。

黑色的金属箱出现一瞬,便改变方向,外壳弹开。

细长的飞弹吞吐着尾焰,冲散狂风焦灼,如离弦的箭矢一样,带着轰鸣,攒射着砸向小镇之外的沙地。

吼叫着冲来的黑狼妖似有所感,在冲入小镇的一瞬,猛地停步,向另一侧跳开躲闪,但飞弹攒射太快。

它只躲开了前三发的爆炸,便又被随后到来的爆鸣火光吞没。

兽类特有的呜呜惨叫声,从火海中响起回荡。

但听那中气十足。

这些防御性质的火箭弹,依然只能伤它,却无法杀它。

“引着它,往最近的永生会据点去,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

江夏靠在墙壁上,脸色惨白的抓着罗格的手,对他说:

“祸水东引,火中取栗!我现在这状况,走不动了,去了也是累赘,就在这里等你们,一定要干掉它!”

“好!交给我吧。”

罗格也不废话,从腰间抽出自己用的维生盒,塞进江夏手里,又给他多留了把重狙防身。

几分钟之后,随着防御炮台最后一轮火箭弹射光。

几辆搭载着重火力,被涂的乱七八糟的沙漠大脚车,在暴躁的轰鸣中,载着罗格,苏和一帮废土战士,从小镇里顶着风沙冲了出去。

随着威力更大的能量枪械开火。

那特有的嘤嘤声响动,让被火箭弹制造的弹幕烧的不成样子,已被痛苦刺激的失去理智的黑狼妖,像是被饵料吸引的鱼。

扭头追着几台大脚怪,就冲入了风沙漫天的死亡荒漠里。

听到那狼嗥越来越远,越来越缥缈。

靠在墙边,紧紧抓着重狙的江夏,也松了口气。

冒险反杀的前半段成功了,接下来,就祈祷罗格他们一路顺利,这里是他们的主场,而且这个世界没有灵气。

这妖怪得不到灵气补充。

就算是耗。

也能把它耗死在这里。

“最后一个永生会机器人倒下之前,黑手会和我,不会输的。”

脸色惨白的江夏大笑了一声,笑声引来了几个被丢在这里的矿工,他们刚才帮废土战士搬了武器。

但这种长途奔袭不能带他们这些非战斗人员。

所以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就被丢在这里了。

“过来,扶我起来。”

江夏在芯片通讯里,对四个矿工喊了句,手里的枪并没有松开,如果这四个家伙动了歪心思,这玩意就可以保护他。

但事实证明,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尤其是在江夏刚帮他们救回了家人的情况下,四个矿工并没有打算恩将仇报。

他们妥善的将江夏抬起来,按着他的指示,把他送入罗格的房子里,放在那破旧的沙发上。

“旁边的屋子地窖里,有些过滤过的水,味道不怎么样的食物,还有几件防辐射服,找出来给孩子们穿上。

你们也可以在地窖里休息一下。

没事别在外面晃悠,这个世界和咱们那边不一样,空气都带毒的。”

江夏颤抖着手,从罗格房子的柜子隐蔽处,摸出那盒据说是罗格的祖父,留给他的上好雪茄,拿了一根出来。

以葛优躺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对四个矿工说了句。

他们是误入异界的迷途者,这会正麻爪不知道该做什么,听到江夏的指挥,便一股脑的走出门,去安顿家人了。

房子里,又只剩下了江夏一人。

“啪”

他按动很有废土风格的喷灯打火机,但手指虚弱无力,按了三次才打着,一捧蓝色火焰喷出,给江夏点燃雪茄烟。

他很舒适的仰头靠在破沙发上,面朝天,吐出一股烟圈来。

十几秒的沉默之后,江夏闭着眼睛,说:

“出来吧,躲着作甚?刚才穿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你了。”

屋子里一片死寂,没人回答。

“石榴!”

江夏干脆挑破了沉默,说:

“我知道你就在这,出来,我们谈谈。”

依然没有回复。

这让江夏皱起了眉头。

这石榴,都到这时候,还要和他捉迷藏吗?

这些精怪,真的是顽劣的很。

但江夏这次,确实是错怪了石榴。

不是它不想现身。

而是根本没办法现身。

江夏歇了会,在芯片通讯里,便指挥四个矿工,在风沙小镇中搜寻一圈,要把藏在这里的石榴抓出来。

这小镇就这么大,废土又没有灵气,石榴根本藏不住的。

结果没过几分钟,四个矿工的首领王亚,就一脸古怪的,给江夏送来了一样东西。

石榴。

准确的说,已经变成石像的石榴。

这小山怪,还维持着奔跑的动作。

身后两只翅膀张开,展翅欲飞,左爪里扣着钢叉,右爪里抓着自己的红色桃符印信,它似乎是想联系桃符院。

但很可惜。

桃符院再厉害,也没有在废土执法的权限。

石榴那张丑萌丑萌的脸上,还残留着一抹人性化的惊恐,似是感觉到了恐怖的事情即将降临,却又无可奈何。

它那双赤红的小眼睛里的光泽,也已黯淡下来。

原本是大理石灰色的小山怪,这会已经彻底变成了石膏一样的灰白色。

如果不是江夏知道实情,看到眼前这尊已经彻底凝固的石像,他绝对会认为,这是一件描述石像鬼的奇幻艺术品。

然而。

现实显然更残酷一些。

石榴,如它在西方传说中的石像鬼同族一样,已变成真正的石头了,江夏伸手摸过去,入手冰冷。

就和真正的石块一样。

但石榴应该还没死。

江夏能察觉到,这石像内部,还有隐隐的,如心跳一样的震动。

但也在变得虚弱。

如果他再不想想办法,石榴这样仰仗灵气诞生的精怪,真的怕要死在废土这个没有灵气的世界里了。

“石榴啊,我就说嘛,你真是个石像鬼。”

江夏语气古怪的抚摸着手中完美的石像鬼雕塑,他将它放在合金桌上,摩挲着下巴,看着眼前这物。

是他把无辜的石榴害成这样的。

“但我该不该救你呢?”

江夏皱紧了眉头,心中有种恶念升腾,要不就不救了,反正石榴这次意外卷入,已是知道了他最大的秘密。

这个单纯的山怪还特别有操守。

对自己的工作很上心。

如果它回去给桃符院上报,说江夏可以不用星阵穿越世界...

那变成一群高阶修士的小白鼠,就是江夏这一辈子最好的结局,虽然可能不至于被切片研究,但想要自由,很明显不可能了。

但看到石榴身上缠着的枪袋,还有腰间的两把小手枪。

江夏的目光又变了变。

平心而论,他还是挺喜欢石榴这个小山怪的,而且原本派驻凤山的桃符院监察莫名其妙的失踪,肯定会引来桃符院的继续关注。

这一次,可没有神通广大的鸦先生再给他“处理”一番了。

还是救吧。

想想办法,让石榴保守这个秘密。

实在不行,就把它丢在废土里,不让它回去。

但问题又来了。

怎么救?

江夏抓着下巴,他不是修士,也不能凭空变出灵气。

嗯?

不对!

灵气,他有!

江夏取出腰包,从其中数出几枚仙钱,放在手里把玩,这玩意里,不就有精炼过的灵气吗?

但该怎么让石榴保守秘密?

他想来想去,目光最后停留在了腰包里。

那里有一样东西,他已经得到很久,却一直没用过。

那一册鸦先生留给他的“功法”,还有功法书册里,夹着的那张古怪的羊皮纸。

江夏思考了十几秒,又摸了摸眼前石榴的石像,石像中的跳动,越发微弱了。

他必须立刻采取行动。

“石榴,我这次救你,你可要感恩。”

江夏抽出手枪,放在桌上,又从罗格的柜子里,拿出一支钢笔,将羊皮纸摊在桌上,唰唰唰的写下一行字。

字迹刚浮现,又如水墨散开一样消散。

几秒之后,新的一行字迹,在江夏眼前的羊皮纸上浮现出来。

“何事?”

这是来自鸦先生的回应,是隔着一个世界的询问。

这位同行神秘大前辈的字迹,还挺好看的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