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成仙

《逆水成仙》

我是王启年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张平坐在‘浴池’前发呆,但见氤氲的雾气越发浓烈,最终将楚依依完全包括其中。整个‘脱胎换骨池’似乎成了一个‘茧’,一个精灵正在其中完成蜕变。

好一会,张平五心朝天的盘坐下来,一边深呼吸吐纳,吸收这里雄浑的生命气息,一方面打量四周。

这里很朴素,连个水杯啥的都没有。但张平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好东西,但需要自己动手。

扣扣索索,张平二哈附体,开始了拆家之路。结果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愣是连一根麻绳都拆不下来。

看了看自己红肿的双手,张平默默懵逼中——好硬,还特么的有反震力。

果然仙府什么的,不是凡人可以染指的。还是老祖宗说的对,君子动口不动手。张平再次盘坐下来,开始认真的、大口大口的吐纳、打坐、修行。

不知过了多久,当张平将体内的真气梳理两遍,就要开始第三遍的时候,前面传来轻微的声响。

睁开眼睛,就看到脱胎换骨池出现了变化,氤氲的气息开始消退,一个如玉的身躯,出现在张平面前。

美!

没有丝毫瑕疵,美的超乎语言所能形容!

那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美,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还有……坦诚……

淡淡的清波起伏,张平的‘贼眼’甚至能看到因为心脏跳动而微微颤抖的山尖。

张平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直到楚依依睁开眼睛。

瞬间,如同一瓢冷水浇下。那是一双冷漠、沧桑的眼神,隐隐有点茫然。

“她”缓缓坐起,茫然的眼神渐渐聚焦张平身上,眼神渐渐有了神采。然而冷漠和沧桑依旧。

结界缓缓消退。

张平站了起来,眼神中再也没有那美丽的身体。只有冷静、甚至愤怒和警惕:“你是谁?”

对方似乎又茫然了,陷入沉思,好一会才说道:“太白·楚氏·昭湘。”

“那我应该叫你太白昭湘,还是楚昭湘。”

“太白是氏,楚是姓。”

张平点头:“昭湘,是名字。”

“……”

张平深吸一口气,眼神却渐渐尖锐起来,他一把抓住“昭湘”的脖颈,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你杀了楚依依?”

“我……就是楚依依……”对方眼神茫然,若有所思,然后又恢复冷漠,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张平。

看着……看着……忽然‘她’尖叫一声:“来人,杀了这个登徒子!”

说着挥手间有白雾凝聚,形成一道厚重的‘帘布’包裹身体。

再抬手,四周有一道道水雾凝聚,形成一道道冰刃要绞杀张平。寒气涌动,让张平心头发毛——危险!

张平急中生智,当即大吼:“楚依依,你要杀老公么!你忘了我们的孩子了吗!”

四周所有的攻击顿时停滞。

张平拔腿就跑,冲出屋子,背后展开风之翼,唰的一下就飘走了。

张平看了下自己的风之翼,似乎更加凝实了,力量又提高了。但此时却没有惊喜,只知道赶紧跑路。

滑翔到了岸边,张平顺着来路拔腿向外跑去。忽然眼前一花,又来到了外面的点兵台。

这时候张平终于冷静了。此时所有的一切,忽然都串联起来:

忽然出现的放逐空间;楚依依第一次进入废墟就激活了结界;受伤之后,楚依依表现诡异、言语动作大胆了很多。

现在想来,很像是……交代后事!

张平捂着心口,缓缓转头。

就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楚依依缓缓走出。此时她换了一身典雅华丽的白色衣裙,宛若仙子谪凡。

一头长梳成了垂鬟分肖髻,大半长发如瀑布般洒落,在微风中飘荡。

美,张平从来没发现楚依依有如此美丽——俏皮、清丽、高贵、典雅。

但此时的她却冷的超乎想象。

忽然一个东西飞了过来,飞到张平身前。是一个朴素的、青铜色彩的戒指。“奖励你的,奖励你的坐怀不乱柳下惠。”

说罢,楚依依飘然而过,就这样飘飘荡荡的、脚不沾地的飘走了——一如张平百日筑基后的表现。

张平默然的接过那个青铜色彩的戒指,“这是什么?订婚戒指?”

楚依依的脚步似乎有点停顿,“储物戒指,大约十米直径的空间,滴血后炼化一下才能认主,仅仅滴血无用。爱要不要。”

张平大喊一声:“我该叫你楚依依还是楚昭湘?”

没有回应,身影飘然而下。

张平犹豫一下,捡起储物戒指追了下去,却见楚依依衣袂翩翩、长发飘飘,如同一只鬼一般飘了下去;不对,是仙子~

下方战斗还在继续,妖族重新杀了回来。

楚依依落下。

唰……

一片寒光洒落,前面十几个妖族直接化作一地马赛克。

“哗啦……”学生们疯狂后退,大家也被楚依依这冷酷的攻击给吓着了。

高慧萍上前:“依依……张平……额……”

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高慧萍下半话语直接卡壳。

楚依依飘然而过,追着妖族去了。但见寒光纵横,妖族竟无一合之敌。

大家又抬头看向后面,看到了张平正在往下走。

有人尝试往上攀登,结果巨大的压力让大家寸步难行。再看看张平和楚依依,大家有点发懵中。

有人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不一会张平下来,大家小心呼叫:“张平。”

张平停下脚步,叹了一口气,“楚依依得到了某种传承。但好像不小心开启了前世的记忆。”

众人哗然。

冯飞明大叫一声:“那那那……我们在这里接受传承,是否也能开启前世记忆?对了,楚依依的前世是什么东西……额,是什么人?

哦,开启了前世记忆,现在楚依依还是楚依依吗?”

大家看向张平,张平嘴角抽搐:“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张平同学心里堵得慌。

我的小美女飞了啊。为啥之前脑子里全都是草?楚依依做了那么多暗示,自己竟然没下手,这是所谓的禽兽不如吗?

大家围了过来,却有人小声说道:“楚依依换衣服了,然后不认识张平了。哦,张平做了什么?”

顿时,一片犀利的目光扫过。而后又有一片犀利的目光扫向张平——说,你做了什么!

看着大家犀利的目光,张平弱弱的说道:“我没做什么啊。”

“禽兽不如。”

张平继续说道:“我就是帮她换了衣服,洗了个澡。”

“禽兽!”

“禽兽!”

“禽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