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凰女绝命狂澜

《至尊凰女绝命狂澜》

被囚禁的正派人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战朵朵,一个从小没有父亲的小女孩。

每一天清晨醒来,她第一件事就是想,爸爸今天是不是会回来。

第一个傍晚,她都会蹲坐在门前盼望,希望能看到爸爸归来的样子。每当她失望的时候,问妈妈是不是自己没有爸爸的时候,妈妈都会对她说,爸爸会回来的,他会带着七彩云朵来接她们。

因为,妈妈是爸爸的云,朵朵是爸爸的朵。

此刻,是她绝望的时刻。她临死前,最希望看到的是爸爸。

于是,她喊了出来。

“爸爸,救我!”

她看向天空,希望爸爸带着七彩云来救她。

这是,每一个女孩的幻想。

她,真的看到了!

墙头上出现一个人,那个人的模样,依稀是她爸爸的样子。妈妈怀里有爸爸的照片,很珍贵的一张照片。

爸爸的照片,只剩那一张了。妈妈说要藏好,不能让别人发现。

此刻,泪光折射出光彩,战无双在小女孩眼里,如同带着七彩云朵。

藏獒跃到半途,突然感觉自己被一道杀气笼罩。它惊得扭头一看,发现一道人影从墙头上飞身而至。

一个人字拖在藏獒眼中突然放大。

就见战无双飞身而下,一脚踢到藏獒脑袋上。藏獒打横飞出,身体重重撞在墙上又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朵朵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前的高大身影,眼睛泪花闪烁。她张开小嘴期盼地问道:

“你是我爸爸吗?”

战无双低头看被拴着铁链的小女孩。那有点脏的脸蛋,有着高婉云的模样,也有着他的痕迹。

只一眼,血脉相连的感觉就涌上心头。

“我是战无双,你是战朵朵,我的女儿吗?”战无双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哽咽,带着些许哭腔。

哪怕面对最强大的敌人,他都没有这样失态过。也许,他根本没有强大的敌人,他的敌人,永远都那么弱。

院子里的三人惊讶地看着从墙头上跳下的战无双,又看看墙,再看看已无喘气的藏獒,震惊万分。

这墙有近五米高吧,这个家伙是怎么爬上去?

这墙确实有五米高啊,这家伙就这么跳下来,还踢死一只藏獒,自己安然无恙?

这可是藏獒啊,号称最凶猛最强壮的狗。狼都是它手下败将,老虎狮子都敢斗!

虽说这些都是吹的,可,藏獒本身很大只,这绝对是真的。

抽烟的男人,他的烟掉了。

吃雪糕的男人,他的雪糕掉了。

拍视频的女人,她的雪糕、手机都掉了。

小女孩高兴地跳起来,举着双手喊道:“爸爸,你是我的爸爸。妈妈说,我爸爸就是战无双。爸爸,我叫战朵朵,是你的女儿啊!”

小女孩想要冲向战无双,却被人拉住铁链不让她跑过去。

就见战无双一跃而起,呼一阵风声,一脚人字拖踢到那男人脸上。

那男人被踢得吐出牙齿,松开手中铁链,摔倒在地。

要不是不想让女儿看到血腥残忍的场面,这三个人早是三具死尸。

战无双走向自己的女儿,蹲下一把将女儿紧紧抱住。是我女儿,没有假,这血脉相连的感觉骗不了人。

战无双开心又激动,更有愤怒被他压制。

“爸爸,你终于来了,你来救朵朵了!”朵朵搂紧战无双的脖子。

“妈妈说,你会带着七彩云朵来找我们,你终于来了!”

“呜呜——”

战无双轻拍女儿的后背,温柔地说道:“好孩子,以后爸爸再也不离开你。”

他看向三人。因女儿在怀,他没动用杀气。哪怕他能将杀气聚成束,固定朝一个方向释放,也担心会影响到怀中的女儿。

朵朵还小,不能让她受到惊吓。她已受了太多苦,今后的日子,她只需享受幸福与快乐。

“钥匙在哪里!”他逼问对方。

站着的两人没有回答。女的后退着说道:“你敢惹我们,你死定了!”

男的手摸向后腰,掏出一把匕首。“把这小丫头放开,否则宰了你们!”

战无双感觉到怀中的女儿在颤抖、在害怕。

他轻拍女儿安慰,双眼微眯,又说一次:“钥匙给我!”

地上爬起来的男人,顺手抓起墙脚的一根铁管。他站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又吐出碎牙。

“你死定了!我告诉你!”

“你敢踢我!还踢碎我的牙!”

“今天,谁也救不了你!天王老子来也不行!”

“我说的!”

朵朵突然扭头看向他,说道:“不许欺负我爸爸!钥匙就在你口袋里!”

她身体在发抖,明显在害怕。可为了爸爸,她要勇敢!

男人狰狞着脸,目露凶光,举起铁管。

“不许欺负你爸爸?今天我不只要欺负你爸爸,还要欺负你!我欺负完你,再杀你爸爸!”

咔嚓!

战无双双手抓住朵朵脖子上的铁圈用力一掰,铁圈应声而断。问钥匙,只是担心意外伤到女儿,或让女儿受惊。既然这些人不识好歹,不用钥匙也罢。

区区铁圈,又非钢圈,岂能难住我战无双!

那举着铁管的男人,突然就停住了。双眼如傻了一般看着战无双,手有点抖,不敢打下去。

徒手掰断铁圈!

这是什么力气!

我这一棍下去,能打痛他吗?男人害怕了。

另外一男一女本还想再恐吓战无双,话到嘴边也吓得又咽回去。

太厉害了,这还是人么?

朵朵看着被扔在地上的断铁圈,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脖子。脖子上什么也没有,她自由了。

“爸爸,你好厉害啊!”朵朵惊喜地看着战无双,眼角分明还闪着泪花。

战无双抱起女儿往外走。

“你们等着,我马上回来和你们谈!”

他不想女儿看到他残暴的一面。那是留给他的敌人的,不是展现给自己亲人的。

女儿还小,血腥场面不宜观看。

看着战无双的背影,拿匕首的男人与拿铁管的男人对视一眼,暗暗点头,眼神交流意思是要背后偷袭。

两人突然一动!

战无双突然转身,双眼如刀一般盯着他俩。如猛虎盯着猎物一般,只这双眼神,便让人不寒而栗。

两人吓得硬生生止住动作,不敢上前。

战无双过去打开大门,王超在面包车上听到动作,勉强吃力地打开车门。

“超叔叔!”朵朵认得王超,连忙打招呼。

王超忍痛露出笑容,说道:“朵朵,没事了,你安全了。”

朵朵点头说道:“是的,我爸爸来救我了。”

她黑葡萄般的眼珠咕噜一转,说道:“是超叔叔带爸爸来的,是吗?”

战无双道:“没错,是你超叔叔告诉爸爸,说朵朵有危险,就带爸爸来救朵朵了。”

他把朵朵放进面包车后座,对王超道:“帮我看着朵朵,我进去教训他们。”

王超点头。“放心,有我在,不会让朵朵出事。”

朵朵却抱紧战无双,不舍得与爸爸分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