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破晓

《盛唐破晓》

暗杀?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下午时,守寡的八小姐唐韵来郡主府做客,顺便把新衣服送来。

苏御自然要出面见见八姐,行礼拜上。

八小姐为人和蔼,规矩还礼。

自从苏御来到唐府,新人结婚后的各种礼节全被唐振免除。否则苏御应该跟着唐灵儿挨家拜访。仅东府而言,住这里面的堂叔伯就有好几十位,据说还有几位姑奶奶在世,按照大梁礼仪,都是要去登门拜访的。一日拜访几家,也要用上几日时间。

唐韵第一次见到苏御,不免上下打量,一笑道:“妹夫果然一表人才,倒是与我家小妹相配。”

“姐姐过奖了。”

唐韵手指礼盒:“这三件衣服,白缎子长袍是我做的,红段子袍是七叔家媳妇做的,青缎子袍是祁家小姐(祁东阳妹妹祁美琴)做的。妹夫试试看,哪里不合适,姐姐拿回去,再改来。”

即便是女人之间办这小事,也能看出各种用心。八小姐亲自动手代表唐家人,七叔家媳妇代表贵妇圈子,祁东阳妹妹代表唐门家将高干子弟。且不要小看女人们的圈子,巧加利用,能解决很多事。

苏御当然不能真的挑毛病让人家返工,否则就太不懂礼貌,只是满口说好,竟挑些好听的话说。

八小姐心满意足地坐在席上,与唐灵儿闲聊了几句。

“要说也真是怪了。前些时那黄道长在我院里施展道法,后来养了一只灵鸡,说那鸡长成之后,便能给我引来好姻缘。八姐我精心饲养,那鸡长得可是好了,又肥又大,好似孔雀一般漂亮,可哪知即将长成时,竟然飞走了。哎呦,当我发现不见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该死的丫鬟,愣是没给我盯住。还说什么看到一缕青烟,八成是那灵鸡化作仙气飞走了。唉,小妹,你说八姐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呢,再也找不到好姻缘了?”

一听这话,苏御眼皮轻撩,微微扭头瞥了小嬛一眼。

小嬛也立刻反应过来,微微低着头,面带愧疚之色。

那日唐小肥逮住的野鸡,竟然是八小姐家里养的求缘灵鸡,结果被这群小丫鬟给生火烤了。

如果这事儿被八小姐知道,也不知道会是怎样心情。

而八小姐府上那个丫鬟也是够粗心的。又或者有另外一种可能,当她发现鸡不见的时候,她曾经搭梯子向郡主府这边看了一眼,结果看到那鸡已经被众人烤了,她自知无法挽回,干脆就编瞎话骗八小姐。

八小姐既然能信道长的话,必然也是个“宿命论者”,结果还真就被丫鬟给糊弄过去了。据说八小姐只是罚那丫鬟跪了半个时辰,然后就把她给放了。看来这八小姐也是个心肠软的人,如果换做别的厉害主子,说不准抽一顿嘴巴。你一个大意,放飞的哪是一只鸡,简直是本寡妇的好姻缘。不打你个小奴才,怎解心头之恨。

八小姐真是一个能絮叨的人,这一顿絮叨,足有一个时辰。唐灵儿沉稳,一直陪着姐姐说话,看不出一丝厌恶神色。

苏御硬挺着。却发现小嬛是个能与八小姐契合的人,陪着八小姐说了好多话,也难怪八小姐喜欢小嬛。

突然身后传来“咕咚”一声,扭头一看,原来是唐小肥站着睡着了。小丫鬟一头栽倒,摔得半边脸通红。小丫鬟又害怕,又难受,憋着嘴想哭。

“哈哈哈哈!”

没人责怪唐小肥,反而是哄堂大笑,尤其是苏御笑得最开心。

——

一连两日也没发生什么事。

李封依然藏在三角梁上,当他的“梁上君子”。

要说李封也是够苦的,在那狭小的空间里憋着,肯定很不舒服。

白天时,苏御通常不在家,这样能让李封舒坦一些,毕竟屋里没人,他可以放松放松。同时也给“刻字人”留出“机会”。

今日上午时,苏御去看了看他的老白马。也不知为何,来到唐府之后这白马好似焕发青春,不仅日渐增膘,连皮毛都变得光亮,原来斑秃的地方,也长出新毛。

远远望去,高头大白马颇为入眼。

苏御拉沉脸,指马说道:“这恶奴老黄老吕顶不是个东西。老马瘦弱,准是他们干的好事。平常我让他好生养马,他们一定是从草料中省钱,买酒喝了。”

说起家中两个老奴,一个老黄,一个老吕。老黄外号老狗,老吕外号老驴。就是这两个人与谭沁儿对打,一个被打掉门牙,一个被打得鼻孔穿血。

可这二位,平时在苏御面前却常吹牛皮,说他们是哼哈二将,天下第二和第三的高手。还时常因为“到底谁才是天下第二”而争得面红耳赤。可他们之间却从来不动手。苏御请求与他们学习武功,可他们却说不必着急学习武功。每天晚上按照我们教你的办法喘气儿就行了。每个月,我们两个再帮你推拿一下后背,保管少爷不得病,而且身体强健如牛。将来娶十个八个媳妇都不觉得累。

打苏御记事就听他们两个吹牛皮,而且那时他二人长得魁梧,也没有什么人来苏家惹事,苏御幼小心灵中一直认为他们两个说得是真的。而且关于他们,还发生过一件诡异的事情。父亲苏常胜弥留之际,人已经有些糊涂了,可依然暗示苏御这两个人很厉害。

那时苏御心中坚定地认为,老黄和老吕说不准就是什么世外的高人,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屈在苏家。或许是他们年轻时杀过人,身上有人命案子之类的。

这种想法一直到那天见到二老奴被一名少女暴打,才彻底醒悟。

这是两个老骗子!

——

苏御带着三个小丫鬟在东府到处乱逛,这期间认识了不少人。

东府财务状况基本没什么秘密可言,大家都知道在东府财务困顿时刻,是这位入赘姑爷先后弄来二十二亿,为东府解困。

因此苏御到了哪里,都颇受欢迎。

甚至还跑去国公府花园里转了转,寻到当初唐灵儿把他推下水的地方,探了探深浅。其实也不是很深,也就是刚没过大腿而已。

一直逛到傍晚,才回到郡主府。到大门口时候,小嬛跑去门房看了看,随后惊喜地跑出来:

“姑爷,您的信到了。”

“哦,果然很快。”

回到耳房,苏御展开家书一看,气得脖颈通红,一拍桌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