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鬼夫

《我的傲娇鬼夫》

珀莉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萧阿林带着一千飞龙骑直接冲向了阿济格的一千巴牙喇护军,此时,在突如其来的震天雷的影响下,包括阿济格在内的所有护军都有些迟缓了。

不过,就在两军就要接触的一刹那,飞龙骑突然转向了南边。

阿济格有些不明所以,在刚才那波震天雷的打击下,自己这巴牙喇护军的阵型有些散乱了,士气也有些下降,此时贼军若是孤注一掷,自己还真有可能败走,没想到贼军就这么跑了。

“难道其中有诈?”

一直以来,阿济格都是以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的形象出现在建奴一大帮军将里面,阿济格一犹豫带着其他人也不敢有丝毫动静,这一去一来,萧阿林的飞龙骑已经跑得没影了。

而靠近城门的龙骑兵在炮兵开进大营后也顺顺当当回去了,给赶过来的济尔哈朗三千骑留下来阵阵烟尘!

其实依着萧阿林的性子,他还真是想与建奴干上一仗,不过又不敢违抗尼堪的命令,只得退回了大营。

二十门火炮回到了大营,虽然都是两百斤的小炮,配置的弹药也不多,不过终究是一大助力。

等阿济格醒悟过来,与济尔哈朗的三千骑一起围着尼堪的大营转悠,准备寻找薄弱环节进行突击时,大营里的火炮终于安置好了,随着火炮轰鸣的声音响起,阿济格、济尔哈朗两人只得灰溜溜地回去了。

“砰!”,听了阿济格、济尔哈朗两人的汇报,多尔衮不禁一拳砸在帐篷里面的矮几上。

“老十二,唉,都是我一时迷了心窍,让蛮贼得逞了,要不这样,调一部分蒙古骑兵过来围攻大营,消耗其弹药……”

多尔衮点点头,不多时,济尔哈朗亲自带着数骑出去了。

拿到火炮之后,尼堪的心略略放下了一些,不过由于事起仓促,带着的弹药不多,每门火炮只备了二十份,十五份散弹、五份实弹,若是敌军连续不断猛攻的话,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也不知齐齐哈尔那边的战事进行得如何了。

尼堪在营中的望楼上看向东边那黑乎乎的大山,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

……

岭东,嫩江上游。

阿林阿已经走出了嫩江流域,准备直扑博穆博果尔所在的乌鲁苏城,没想到这时恰好传来了敌人大军围困齐齐哈尔城寨的消息。

怎么办?

阿林阿一时也有些举棋不定。

眼看就要抵达乌鲁苏城了,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出,自己长途跋涉近千里才来到黑龙江附近,就这么回去了实在有些不甘心。

不过若是齐齐哈尔没了,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城寨以及两千步军,而是整个大兴安岭以东的平原地带!

届时罗察、富察两部会毫不犹豫地重新投靠奥巴,大汗好不容易才打下的一颗钉子就这么烟消云散,想要重新布置那是需要诸多机缘巧合的,何况罗察、富察两部也不一定会同意。

想到这里,阿林阿立即带着大队向回赶。

回去的路上,他继续让六百猛虎骑在丛林里断后,以防备博穆博果尔丧心病狂跟过来。

果然,见到阿林阿的大军撤退后,博穆博果尔虽不知是什么原因,不过自己这泼天的胆子倒是被勾起来了,他立即带着自己的两千骑追了下来。

不过在猛虎骑沿途的袭扰、打击下,博穆博果尔丢下几百骑后仓皇退到了乌鲁苏城。

解决后顾之忧后,阿林阿带着大军加快了速度。

不过他在接近齐齐哈尔时,又得到了两个消息。

一是西边有援军来了,就在与齐齐哈尔一江之隔的嫩江西岸,这自然是好事。

二是齐齐哈尔东边又来了一支大军。

倒不是建奴亲自摸过来了,而是经过他们联络后,称雄于精奇里江、牛满江一带的另一支索伦人大汗巴尔达奇带着的部队。

与历史上不同,一是时间提前了几年,二是建奴这次还真的给巴尔达奇许了一门宗室的亲事,还是舒尔哈齐的幼女!

历史上巴尔达奇得到的不过是一个被宗室临时收养的普通女真女子,当成“格格”嫁给了他,就是这样巴尔达奇对“我大清”那是忠心不二,博穆博果尔起兵反叛时,只有他“岿然不动”。

如今要与大金宗室结为姻亲,巴尔达奇如何不感激涕零?

于是,在他的劝说下,精奇里江、牛满江两流域三千户人家准备按照大金的要求迁到松花江一带,以填补三姓部落留下的空白,隐隐也有对抗西边罗察、富察两部的意思。

巴尔达奇抵达呼兰河与松花江交汇的地方(后世哈尔滨附近),将族人放下后,自己便急急带着三千精壮赶过来了。

若是朱克图或苏哈两人带队,肯定是先出击相对弱小的巴尔达奇部,再相机援救齐齐哈尔城寨。

不过阿林阿却多了一个心思。

大汗眼下虽说家大业大,不过与南边的蒙古人、女真人相比,丁口始终是一个大问题,以自己这三千骑,击破甚至全歼巴尔达奇的三千骑一点问题也没有,不过若是这样的话,大汗想要将黑龙江以北的族人纳入囊中就有些困难了。

于是他便将目光对准了城寨西侧,与南楚的大营隔江相望的科尔沁蒙古骑兵!

这里还有阿林阿另外一个心思,他已经从尼堪嘴里得知南边的建奴不禁骑兵锐利,手下还有一支规模不小的步军,听说步军多半是由以前投降建奴的明军所组成。

这便是阿林阿心思缜密的另一个地方。

上次青山老河之战,一般人有些云里雾里,大汗为何千里迢迢南下、冒着偌大的风险去打劫实力强大的皇太极,一时众说纷纭,不过在阿林阿看来,在尼堪得知了自己汉人的身份后,估计便有了多收拢一些汉人的心思。

若是能先击破蒙古骑兵,再收降那支汉人步军队伍,对于大汗的“基业”岂不是事半功倍?

至于眼前蒙古骑兵的战力问题,阿林阿浑没有想过。

阿林阿没有将蒙古骑兵放在眼里,蒙古骑兵大帐里的统领,扎赍特部的台吉、奥巴的叔叔蒙衮却是气不打一处来——随着南楚的到来,他这万骑被牢牢地锁在嫩江东岸。

这次北上进攻齐齐哈尔,主力是扎赍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三部,奥巴只是象征性地派了一千骑。

一万骑,没了打草谷的支应,每日的消耗实在太大了。

连日来,那支汉军旗的统领李永芳不断攻击木寨,不过收效甚微。

由于双方火炮的射程差不多,但城寨里的火炮更轻便、灵活,又是居高临下,一时还占了上风,自己组织敢死队拼死突到城寨下面,随后还是被木寨里密集的火铳、震天雷给击退了。

几日下来,他这一万步军已经损失了起码上千人。

上千人,这都是以前辽东的精锐啊。

李永芳此次前来齐齐哈尔,手下有两员大将,其一是自己的长子,今年二十八岁的李延庚。

另外一员将领便是以前在广宁投降努尔哈赤的孙得功,眼下火铳、火炮部队是由李延庚率领着,孙得功则领着三千长枪兵。

李永芳自己麾下则有四千刀盾兵、弓箭手组成的混合部队。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不过在南楚突然抵近嫩江,并在西岸扎下大营后,东岸的蒙古骑兵就不敢随便出动打草谷了——他们可是见到了西岸大营有着女真精锐装束的骑兵。

这下,攻击木寨的重任便全部落到了李永芳的头上,确切地说是落到了他的长子李延庚头上。

不过这个李延庚却不是一般人。

历史上,此人虽身居高位,获得满清的信任,但却具有强烈的正义感,憎恨满清的暴虐,不齿于其父贪生变节为虎作伥之行径,而下定抗金忠明之决心。

他曾积极参与刘兴祚组织复州汉人逃离后金的活动,积极协助刘兴祚兄弟先后逃离后金。当后金发兵进攻大凌河、宁远时,乃“遣心腹家丁往作奸细”,向明朝及时通报信息。

后事泄被害,杀身成仁。

得知是尼堪部在喀喇沁一带击败了不可一世的女真骑兵后,李延庚自是万分高兴,不过又担心北方新出“巨族”对大明产生威胁,在详细了解后得知尼堪本是汉人,这心思便活泛了。

李永芳投降建奴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掌控着后金在大明细作、谍报诸事宜,李延庚也时常参与其中,很快他又得知了尼堪新近被任命奴儿干都司都督指挥使,挂宁北将军印一事——虽然大明的使臣尚未到达,不过李家却提前知晓了。

奴儿干都司,那可是大明历史上在对付外族上不多的闪光点之一,李延庚知晓此事后便彻夜难眠。

得知自己要跟着父亲北上进击尼堪在岭东打下的根基齐齐哈尔后,李延庚几乎是虚与委蛇,不过他执掌着火炮部队,火炮射程的事也只有他清楚,李永芳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冒着生命危险抵近轰击敌寨吧。

最后他决定让弓箭手、铳手掩护,让李延庚带着炮队拼死抵近敌寨,准备在寨里的敌人懈怠的时候,突然密集发炮毁了寨子,然后孙得功的长枪兵、自己的刀盾兵以决死之态突入寨里,想必胜利很快就会到来——此次北上大军的统帅多尔衮已经派人过来传话了,要他务必在五日之内击破敌寨,然后赶往呼伦城配合大军的攻击。

“五日?”,在大帐里,李永芳不禁苦笑了一下。

算起来他还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女婿,妥妥的抚顺额附,不过在大金贵族眼里,那也就是一个听话的奴才而已。

眼下有南楚的大军在西岸严阵以待,北边的敌军随时可能返回来,寨子里还有大量的火铳兵和炮手,寨墙附近都是用沙袋加强过的,五日攻下木寨谈何容易?

又想到上次在朝鲜时阿敏对自己的怒骂,他本来几乎恢复起来的决心又慢慢消散了下去——虽然阿敏自己也死于非命,不过如今随便一个贝勒、贝子都没把他放在眼里,自己这“抚顺额附”、“姐夫”、“妹夫”什么的也并不值什么钱。

不过一想到老汗对自己的“恩典”,年近六十的他胸膛又挺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