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好莱坞

《东方好莱坞》

小气吧啦的男人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欣瑶醒来,发现自己又是在柳行宗的背上,看日头,差不多是十点左右。

柳行宗见她醒了,便将她放下来,对她说:“还记得我之前怎么说的吗?乖乖听话就能少吃点苦。”

欣瑶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明白就好,那你先记住,我柳行宗,是牧崖灵蟾宗核心弟子,你是我在大曼国偶然相识的伴侣,你也要跟我去牧崖,我先传了你道术,帮你打开了经络,记住了吗。”柳行宗说了一段,也不管欣瑶记没记住,又接着往下说:“那些都不重要,反正我会一直跟着你,咱们乘着马车就直接出大曼国了,你告诉我,你叫什么。”

女孩听着男子话的意思是不打算让自己回村子见亲属了,心里有些难过,但是她又不敢反抗,那点反抗的心思早再见识过仙人的手段后就打消了。

女孩还只能弱弱的问道:“仙人,我还能回这里吗?”

“我问你叫什么!”柳行宗先是严厉的呵斥了女孩一句,因为女孩没有听他的话,反而向自己提问。而后又回答说:“暂时是不可以的,但是以后如果你表现好,我就能让你回来。”打一棒子给个甜枣,这功夫得拿捏到位。

女孩现在六神无主,只能将柳行宗说的信以为真,算是给心中留有一丝希望,“我叫刘欣瑶,仙人,牧崖是仙界的哪里?”

“嗯?仙界?仙人?哈哈哈...”女孩的话让柳行宗心里发笑,大曼国的人不认得修行者,都当做是神话传说来着,哈哈哈,这不是正好,自己就假扮仙人,女孩岂不是就会乖乖听话了?

柳行宗没明白女孩想说什么,一挥衣袖,从储物袋里拿出煲好的汤说:“先吃饭,一会儿传你仙法,不要想那么多别的,知道吗?”

喝过不知道什么滋味的穿山甲汤,还没歇息,柳行宗就要传欣瑶双修之术。

“脱衣服,传你仙法。”柳行宗将砂锅碗筷一收,就冲着欣瑶说道。

欣瑶听到这话,也是吓了一跳,昨天晚上的经历让她不由得缩了缩身体,用手攥了攥衣角,轻声的哀求;“仙人,放过我吧,你说别的什么都行,别这样,求你了。”

柳行宗又瞪了一眼,但是欣瑶还是不松手,没办法,还得自己动手,三两下褪去欣瑶的衣衫,这次他倒没有立刻办事,先用手点着女孩身上的几个穴位,跟女孩讲解功法。

女孩吓的瑟瑟发抖,什么都听不进去,无奈,将女孩按倒在地上,恐吓她:“你好好听,你要是学不会,嘿嘿嘿,一辈子当我的玩具吧。”

女孩连连点头,生怕柳行宗反悔。

这事柳行宗倒也不是骗她,如果欣瑶学会了功法,女孩自己就可以生存,他又何必为难女孩,到时候给她买一处小院,之后再如何如何,就与自己无关了。

欣瑶有学习的动力,事情就好办了。

柳行宗白天教欣瑶功法,顺便滋润一下她的灵根、补充一下灵起。晚上,则带着睡着的女孩往城镇赶路。

就这样过了十天,两人终于是到了一个小县城。

女孩经过这些天的调理,精神已经大有改观,已经不会突然地昏倒,可以在有柳行宗补灵的情况下按照正常的作息生活。

同时,刘欣瑶也大概弄清楚了自己的状况。

两人没在郊外上停留,排着队准备进城,还没轮到二人,便有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从城里冲出来,停在两人面前,亮出一块牌子,说道:“本人赵益均,是这东棋县监天道史,敢问柳道友,身旁这位是?”

柳行宗也懂事,拉着欣瑶从队伍里走出来,三人来到远处,才开口解释说:“赵兄不要惊慌,欣瑶是我在此地遇到的良人,我二人情投意合,她准备跟我回牧崖,不会在大曼有什么差池的,至于法阵识别的身份的事,自然是想让赵兄代办一二。”说着,柳行宗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柄小玉剑,塞在赵益均的手中。

赵益均不动声色的探了探玉剑,有些吃惊,这玉剑看似是法宝,其实还未经炼化,还没炼化就有了三分剑气,单凭这一点,虽然这玉剑块头不大,也称得上是极品之物。

在心里衡量一下玉剑价值,赵益均把手往怀里一揣,再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珠子,交给柳行宗,说道:“柳兄言重了,在下还要恭喜柳兄寻得良人。没什么贺礼,我就将这珠子赠与夫人吧,这珠子的编号我已经记下了,待明日灵力记录传遍整个大曼国,二位便不会有任何阻碍了。”

赵道史心里着急把玩那玉剑,也不多跟他俩废话,把珠子交给柳行宗,便离开了。他临走看了一眼欣瑶,女孩长得确实不错,年纪不大,但美人姿色也表现出来了,看来这柳行宗是性情之人。

欣瑶在旁边看着两人的交易,心里没有意外但有些悲凉,虽然知道在仙人的眼里自己微不足道,但自己怎么说也是大曼国的正经子民吧,就这样把我卖出去了?圣贤书上说的为国为民就是这样的吗?

女孩愤愤不平,但也没放在心上,因为就算自己离开了柳行宗,也没法活下去,毕竟自己还要仙人续命,先不说其他的仙人愿不愿意给自己渡灵,单是让自己再委身于其他男人,欣瑶就有些抵触。

欣瑶在心底对柳行宗的感情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单纯的怕变成了有些顺从的从属。对于这种状况,柳行宗自然是一无所知,只当女孩是认清了现实,放弃了回家的打算。

柳行宗事情办妥,带着女孩去要找客栈,但他突然想起女孩身上的衣服有些不合身,便问了个路人,先向成衣铺走去。

“想要哪个,随便挑。”柳行宗很是大气,让女孩挑选衣服,自己坐在了椅子上歇息。

一旁的掌柜见柳行宗出言阔绰,小女孩身上穿的又是不合身,对两人的关系也想了个大概,无非是老爷买了个丫鬟小妾什么的,常见常见。

掌柜招了一个女伙计过去给欣瑶推销,自己则眯着笑脸,来到柳行宗面前,问道:“这位爷,您要什么款式的衣物,本店都有。除此之外呢,本店还有一些增进夫妻之间情趣的巧物,不知这位爷有没有性趣了解一下?”

柳行宗这些天下来已是弹尽粮绝,自然是提不起兴致,但闲着也属实无聊,便让掌柜的带自己去隔间里观摩观摩,嘿嘿,别看他采补过不少女子,但是那是修行,对于真正的花活其实还处于知道但没做过的阶段,现在有这个机会,他也想见识见识。

掌柜的见柳行宗有这意思也是喜出望外,这买卖可是暴利,比卖衣物利润大的多,他平时都是给那些大老爷们供货,但是大老爷也有玩不动的时候,这新生代的门路也不好找,有的货只能砸在手里,正愁没销路的时候,这救世主不就来了。

来到隔间,柳行宗就被眼前的服饰吸引住了,那是一套狐娘装扮,毛茸茸的内衣、脚镣加上狐耳狐尾,那种异样的魅惑感确实强烈。

掌柜见柳行宗被一件衣服就吸引住了,心里也是高兴,“这菜鸟看来挺好骗的,等会儿好好的宰他一刀。”在心里打定主意的掌柜笑容愈发的灿烂,讲解起来也是兴奋,那感觉就好像正在性头上。

柳行宗又点应付不来这老板,加上那种兴奋的情绪也淡去了,就冲着老板点点头,随便买了几个自己看着还挺有意思的玩具衣物,出了隔间。

刘欣瑶这边也选完衣物,正等着让柳行宗过目,柳行宗看了看桌上的衣服,多是青色的长裙,跟柳行宗穿着的颜色相近。

柳行宗也不含糊,让伙计直接多拿几套,便领着女孩去找客栈,临走了,店掌柜还表情暧昧的看着两人,看得女孩好生害羞。

两人吃过饭,回到客房,欣瑶便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床上,但这次,男子却没有行动,便躺下休息了。

刘欣瑶看着睡着的男人,心里不免有些激动,这是逃走的好机会,但是自己现在离不开他,这可怎么办。

欣瑶拄着头在窗边瞎想,试着运转柳行宗教给自己的功法,然后她惊奇的发现,自己好像可以操纵那团男子留在自己体内灵气,这个发现让她喜出望外,之前明明不可以的。

欣瑶按照用身体记住的路线操控着灵气走了几圈,脸色越发的红润起来,鬓角也被微微渗出的汗液打湿,眼神也有些迷离。

无意识的,女孩站起身来,躺到床上,贴着柳行宗,蹭了蹭。

柳行宗本是在养神,此刻也醒过来,看到欣瑶的状态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困了,平时都是自己出手,好家伙,今天既然来勾引我了,这能放过?

男子从包裹里拿出买的那几件小玩意,给欣瑶换上,欣瑶神志不清,觉得柳行宗有莫名的信赖感,想要靠近他,对柳行宗的行为没有在意,继续抱着柳行宗,把身体靠在他怀里。

柳行宗也没想到女孩在这十天里就能掌握操纵灵力的方法,但这不妨碍他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伸手将女子正对着自己抱在大腿上,运转功法,把女孩体内乱窜的灵力,收回穴位里,让女孩清醒过来,准备跟她讲解如何运转功法,修补灵根。

欣瑶之前感觉头晕晕乎乎的,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充斥在里面,不能正常的思考,只想找人拥抱,虽然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就是想要有人安抚自己。但随着柳行宗把灵气吸走,意识也渐渐的清晰起来,欣瑶看着自己身上穿着连布条都算不上的白色猫娘装扮,顿时羞红了脸,但她也没有遮挡,反正都被看光过好多次了,羞耻一点算什么。

随着柳行宗的引导,欣瑶逐渐能将灵气在经脉里运转,虽然还是不能完全收住灵气,但大多数的灵力能够回归灵根,对灵根进行修补。

柳行宗见教导有了长足的进展,心里也很高兴,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女孩治好,自己也算了却心结。

女孩这边更是兴奋,掌握灵气对她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不停地操控着灵气在体内运转,直到她一不小心又昏了头,扑向柳行宗。

正常来说,体内的灵气在灵根的约束下都是有序的,但是女孩的灵根被毁了,自然没办法很好的操纵灵气。

柳行宗叹了口气,这么大的诱惑这眼前不吃,那还是修行者吗?觉得今天又不能放假了的柳行宗,叹息了一句真是幸福的痛苦啊。

第二天,欣瑶睁开眼,发现身边的柳行宗竟还在休息,这可真是稀奇,以往都是自己在他背上醒来,这次竟是自己先醒。

女孩悄悄地爬起来,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发现自己身上服饰又换了,真是又气又羞又无可奈何,不过身体上倒很干净,也没有异味,看样子柳行宗是将两人清洗过再入睡的。

真是可恶,昨晚自己清醒之后又被他扰动灵气,弄得昏头昏脑的,根本记不清后面发生了什么。女孩努力的回想昨晚的事,却记不起来,跺了跺脚,幽怨的撇了男子一眼。

欣瑶穿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有些愣神,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梳什么样头发,自己算是人妇吗?

柳行宗也醒过来,见女孩在发呆,便催促她快点,一会儿还要赶路。

女孩张了张嘴,想要问柳行宗自己该梳怎样的头,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请求,“柳师父,我想要买个簪子。”

柳师父这个叫法是柳行宗让这么叫的,女孩一直叫他仙人,他听得久了,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自己一个金丹期的小修士,怎么能称呼这个,而且在大曼国这地界,保不准让别人听到,也犯忌讳。

柳行宗听到女孩要买簪子,也是一愣,但没说什么,点点头,允许了女孩的想法。同时,在他心里,也有着好几种想法。兴许是这么多天的师父称呼,让柳行宗不忍再随意抛弃女孩,也可能是心中留有的执念,总之他必须认真思考以后怎么安置这个小丫头。

想法中最先被否决的就是拒绝女孩的请求,女孩情绪本就不稳定,现在就先稳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拖着吧。

抱着这样的心态,男子买了辆马车,带着女孩出了东棋县,向大曼国边境出发,准备前往牧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