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曲终兮不复弹

《此曲终兮不复弹》

516 温风眠你们高攀不起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孤遇刺一事,丞相是如何得知啊?”

叶辛有些好奇。

昨夜帝辛的确在分宫楼外遇到了刺客袭击,不过那刺客毫无修为在身,就是一个身手稍好一些的凡人,连护卫都还未赶来便被帝辛自己拿下了。

再加上事发突然,所以此事并未声张,商容等人又是如何知道的?

“回大王,臣等是从上将军雷开将军口中得知,因此特意前来探望。”

商容回礼道。

他话音刚落,武将行列,一道魁梧身影立即走出,单膝跪地道:“大王,末将护卫失职,让刺客混入宫中,险些伤了大王,请大王降罪!”

雷开脸色有些难看,昨夜正是他值守,负责王宫安全,不料却被刺客混入宫中,等他听到消息赶到时,帝辛已经制服刺客离去了。

虽然后来打听到帝辛身体无恙,但此事始终是他失职,担心帝辛事后责罚,他便连夜将此事告知了商容等人,一是趁机探望,二是为了让商容等人为他求情。

“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

叶辛摇头笑道,这件事本就是费仲受妲己指使,为了铲除姜皇后特意设的局,而那刺客姜环就是费仲自家的家将,你能够查到才有鬼了!

“谢大王!”

雷开闻言脸色一喜,连忙行礼,随后赶紧起身站了回去,生怕迟了叶辛反悔一般。

而叶辛目光一转,忽然看向了文官行列,一位白面留须,身材偏瘦的中年官员,“费爱卿?”

“臣在!”

这中年官员,正是中谏大夫费仲,听到叶辛叫他,连忙走出队列,拱手回道。

叶辛看着费仲,眼眸眯了眯,道:“孤让你调查刺客一事,调查得如何了?”

这费仲之前并不怎么受帝辛重视,但自从闻太师前往北海平叛以后,这家伙就跳了出来,各种虚溜拍马,很快讨得了帝辛的欢心。

再加上之后女娲宫进香,帝辛迷上了女娲,思而不得,这老小子与尤浑联合,逼冀州侯苏护献女妲己入宫,从此更是受帝辛重视,在王宫里无法无天,各种进谗,而且净出些馊主意。

后来帝辛变得昏庸无道,若主谋是妲己的话,那这老小子便是主要从犯。

偏偏帝辛这傻子啥也不知道,昨夜遇刺之后,还特意让他前去调查。

“回大王的话,此事臣已经查清是何人所为,不过,臣不敢说!”

费仲有些迟疑,俯首说道。

“有何不敢说的?孤在此,还怕谁威胁你不成?速速道来!”

叶辛知道因果缘由,心中冷笑一声,但面上却是淡然问道。

费仲咬了咬牙,说道:“回大王,经过臣拷问调查后得知,那刺客姓姜名环,乃是东伯侯姜桓楚的家将,他是奉了……奉了中宫姜皇后的懿旨,前来行刺陛下!”

“什么?!”

“这怎么可能!”

龙德殿里一下炸开了锅!

文武百官脸上都是震惊之色,纷纷看向殿中央的费仲。

商容浓眉紧蹙,紧紧地盯着费仲,“费大夫,此事你可确定调查清楚了?皇后娘娘怎么可能会派人行刺大王?”

显然,他是不信的!

费仲此人贪婪无比,在朝中也只会虚溜拍马,偏偏大王还听信他的谗言,做了多少错事。

商容怀疑,这件事会不会就是与费仲有关。

不仅是商容,此刻比干、黄飞虎、箕子等许多大臣,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眼神不善地盯着费仲。

“老丞相说的不错,皇后娘娘贤良淑德,深谙国后之道,如何会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此事老夫绝不相信!”

费仲没有理会商容等人的质问,他只是低着头,嘴角浮现一抹自信的笑容,但脸上却肃然回道:“臣不敢欺瞒大王,此事确是姜皇后所为,目的就是为了刺杀大王,侵夺帝位,与其父姜桓楚为王!”

百官更是震惊。

而王座之上,叶辛眼中噙着冷笑,却并未与费仲多言,目光看向百官:“众卿以为如何?”

这时,上大夫杨任走出,沉声道:“大王,姜皇后贞静淑德,慈祥仁爱,治内有法。据臣所论,其中还有委曲不明之说,宫内必有私通,不如令西宫黄娘娘亲自前往姜皇后处查询,再来定夺!”

费仲心中冷笑,此事他早已做足准备,只要妲己娘娘在大王面前说几句话,你们就是查出不对劲又能如何?

不料就在这时,叶辛忽然道:“不必了!正好今日众爱卿皆在此间,便借此机会,孤亲自审问,看看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刺杀孤王!”

说着,看向殿外,“来人啊,去把皇后和刺客姜环带来,让他们当面对质!”

“遵旨!”

殿前两名侍卫领命而去。

不过站在殿中央的费仲却傻眼了,这剧本不对啊!

大王怎么会突然想着亲自审理此事了?按照往日习惯,不是应该让他全权负责此事么?

费仲张了张嘴,可刚抬起头,迎着叶辛那对平静如水的目光,只觉得心中一跳,突然不敢说话了。

殿内其余百官也是觉得,今日的大王,似乎突然有些不一样了!

一时之间,也无人开口,时间就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缓缓流逝。

未过多久,只听殿外有些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紧跟着,传话奉御官高声道:“中宫皇后娘娘到!”

众人皆是向殿外看去。

随后,只见在两名殿卫的带领下,一名端庄典雅的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身穿红色冕服,绣有百花之首牡丹,头戴凤冠,相貌虽不如苏妲己,但也是倾国倾城之资,只是年纪稍大,没有了年轻女子的青春活力,不过却更添了几分成熟妩媚的韵味!

叶辛见此,心头又是一跳。好家伙,帝辛可真是享尽齐人之福啊!

“妾身拜见大王!”

姜皇后盈盈走到大殿中央,没有理会其余百官,一双美目只看着叶辛,眼中满是雾气,嘴角轻咬,脸上充满了委屈,朝着叶辛行礼说道。

“皇后免礼!”

压下心中纷乱的思绪,叶辛收回心神,看着姜皇后,淡淡道:“梓潼乃孤之元配,向来尊礼守法,谙国后之道,但如今有人指证你派人行刺于孤,与你父东伯侯姜桓楚为王,对此不知皇后可有辩解之处?”

……

……

PS:新人新书,您的支持就是我码字的动力,求收藏,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