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备不好算我输

《装备不好算我输》

压倒性力量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救人!”陈年霄坐下。

众人好奇为何武林盟主不追出去,反而是坐下让他们救人。

陈年霄也没有做出多余的解释,他只是坐下皱着眉头。从他的神情中,很多人可以看出来,刚刚传音之人武功不在他下。

此人名叫风间舵,这个名字在江湖中出现,应该也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算一算年纪,这老家伙起码古来稀!一个古稀之人居然能够在千里之外动杀人之术,可想而知他的武学境界得到什么地步。而且孩子在当今武林盟主陈年烧的眼皮底下,重伤了入神境的林如剑。

陈年霄一直坐着,所有人也不敢踏出皓月楼半步,只有那几个皓月门弟子将林如剑抬到皓月门的医者住处,扶着林霜一同过去。

他们一离开,整个皓月楼安静无比。

这时候没有人在想什么江湖秘宝,他们想的只有保命。命没有了,什么奇珍异宝都是浮云啊。

“外公,门主我等已经安置在汤先生那里,皓月门众弟子现在由您引导。”

说话的是方安同,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刚刚皓月门发生了那么多大事,他都一直没有出现,甚至还不知道方子轩的身份。

依旧狂妄的他从他小弟的带话中知道林如剑受了重伤,林霜因为看到父亲受重伤而气火攻心也伤的不轻。

对他来说这个时候就是他方安同出来,整顿皓月门的最佳时机。

“乖外孙,老夫好久没见你了,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

“孩儿也非常想念外公。”方安同凑近陈年霄。

对于方安同来说,陈年霄在这,他就是这里最最至高无上的人,没有之一。与此同时所有皓月门弟子均在皓月楼外等候陈盟主的调遣。

“大家听老夫一言,如今皓月山附近定有风间舵的人,甚至我们当中也可能有内奸。”

当中也可能有内奸的话说出来,说的人个个人心惶惶。在座的人都知道如果别人不信任自己了,甚至说陈盟主他不信任自己了,那这个人必死无疑。

不管他是真的内奸还是假的内奸。

众人皆都默不作声,生怕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而被误会,从而引来杀身之祸,或许这就是江湖武林不谈情分的原因吧。

“陈盟主,请恕在下不能奉陪了。”此刻说话的乃是南剑门门主杨不爽。

杨不爽一直都未曾说一句话,直到是才陈年霄说他们当中有内奸的时候,他知道这种时候,这个地方待不得。

林如剑不在,也不可能有人为他们主持任何公道,陈年霄认为自己就是天,那他杨不爽又怎么能奉陪呢?

“怎么,杨门主这是要自己一个人下山?”陈年霄反问道,他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狂妄和不屑。

当然狂妄,当然不屑,毕竟这天下第一剑的杨不爽,在他陈年霄看来,不过是江湖肖小之辈。

“盟主见笑了,在下自认为不才,武学浅薄,不过下这皓月山,返回我南剑门,估计没什么人能拦得住我。”杨不爽回道。

“哈哈哈,果然是江湖人称天下第一剑的杨先生啊。”这个时候的陈年霄说话的语气已经开始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不过他是谁?他是武林盟主,他说话再怎么样的改变语气,在众人的看来他的话都是圭臬。

“陈盟主这态度是不想让在下下山了?”杨不爽缓缓地伸开左手,他的手心有一团剑气在涌动。

“天地剑法,唉,果然是剑门出身!”陈年霄突然起身大喊一声:“安同让开。”

手中的剑已经架在杨不爽的脖子上,嘴角微微上扬,邪魅一笑,小声问道:“杨门主此刻还要跟老夫对着干吗?”

这半步臻极的威压让杨不爽顿时毛骨悚然,他行走江湖这几十年来可从来没有过被这样的气势吓到。

哪怕是二十年前的武林大会陈年霄大战四大宗门老一辈掌门,他也未曾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威压。

看来这么多年下来,陈年霄的半步臻极境,早亦不是当年的半步臻极,恐怕离臻极境只差丝毫。

“你敢杀我,你知道不知道……”

杨不爽的话还未说完,他的脖子上一道血红的印记,已经嵌下。

鲜血洒在皓月楼堂内的地上。

天下第一剑杨不爽,自此陨落。

“众人莫惊慌,杨先生便是这内奸之一。”陈天霄收起佩剑回到座位,说话时心不跳,眼不眨。

所有人都不敢吱声,这杨不爽的武学造诣众人是知晓的,也知道南剑门的宗门势力有多么的强大。没想到陈年霄杀他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连眼睛眨都没眨,而且还没有让他把话说完。

这全部过程在张玄歌的眼前呈现。

张玄歌身为武林中老一辈人,他第一次深深地感觉到了威胁。可是威胁越大,对于他这样正直的武林中人来说就是最大的挑战,他知道杨不爽死于非命,他必须替杨不爽讨回公道,哪怕身首异处。

“害,居然说杨门主是内奸,那何不尝说,老头我也是内奸呢?”

张玄歌的刀插在皓月楼的地板上,他本人站在陈年霄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这狗东西也配当盟主?”

“看来你们这些奸贼都憋不住,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呀,桀桀。”陈年霄笑道,站起来面对着张玄歌。

“老夫知道江湖人都敬佩长老前辈,不过老前辈这是不善之举,老夫也不能违背天道,不杀你呀。”话音刚落,他的剑已出鞘,穿过张玄歌的脖子。

北刀门门主张玄歌当场毙命,皓月楼的地上又留下一滩血水,又死一条人命。

方安同看的真真切切,他的手抖的也真真切切。

他从未见过如此杀人如麻的外公,如此不堪入目的陷害。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都做不到这种奸诈无比的角色,可能这就是绝对实力带来的张狂。

他看着自己外公的那张脸感觉到了深深的害怕。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啊,呱唧一声坐在地上。

突然天地大变,乌云密布,外面雷霆万钧,轰隆轰隆雷声伴随巨大的暴雨倾盆而下,这天地已然变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