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郭晓敏

      郜月萍恭敬道:“宗主,是无名!”

      “他不单针对我们。”“七度教,尚云堡死伤无数!”

      “牧青青的大公子牧戎㢜都被废去修为!”

      “无名!”战商眉头웚紧锁,“这小子太过猖讌狂!”

      “先放下一切,当前勪还是想法进入秘境核心。”

      “我们必须抢占先机!”

      “曵是,宗主!”君方圆和郜月萍两人恭敬领命。

      浓雾回旋之地,七度教老祖舒成乘形神散漫然后出手冷厉。他不断被震退,眼眸深处阴冷和惊异相互渲染。

      “该死啊!”“是谁触动灵境核心。”“这封困之力根本无法破开!”

      “老祖,是不是战商父子?”丘子莫轻轻将扇子合起,思索道:“灵境密钥就在他们手里。” 쫤

      舒成乘背负双手,并未说话。

      焦平沉默不语。

      祝星想了想道:“老祖,梵天传来讯息,我方核心弟子,执事,内门弟子遭遇袭杀。”

      “损失惨重!”

      “什么?”“谁敢对我们出瞯手苛?”舒成乘眼神뢈阴狠,“是不是京无缺!”

      “主力就是无名!”“京无缺也在出手튂。”“京岭正在追杀梵天。”

      “可恶!”“无名,京无缺,你们等着!”

      丘ꀦ子莫心底也有怒意涌起,“让门下弟子收缩。”“遌不要被逐个击破。”

      “遵命!”言毕,焦平和祝星两人释放强大灵魂力,以寻灵手段传递信息。

      彩光游弋之地,甘夫人容颜㥈憔悴。

      牧航无数次被震退,他神情无奈。 뼵

      “你们无需白费力气!”牧合月嶯火眉ථ斜飞,大眼全是思読索,“难道是战商在捣鬼?”

      卟“这封困之力就连天剑剑意都无法撼动半分!”

      听闻老祖所言,平学海、天河、汤梦雨、吕汇四人也放弃尝试。

      他们多次被震伤,气息起伏不定。

      牏“老祖,我收到求救信息!”牧航面容上有怒意流动,“门下弟子被人袭杀,死伤无数。”

      “另外,宗门正在遭受强者围攻,外围已经被他们荡平!”

      “该死,当真该死!”牧合蝇月大眼深处有怒意燃烧,“一定是无名!”

      轰!四象纷纷在他身旁显现,或咆哮,或低鸣。

      甘夫人身躯微颤,“卑鄙无耻!”

      天河眼眸里全是忧虑,“老祖,大公子已经被人废去修为,目前不知身陷何处!”

      牧航瞳孔深处有莫名情绪掠过,“母亲,我们嶯一定要将大哥解救出来。”

      甘夫人看着汤梦雨,轻声道:“你不必留在这里,你这就去找寻大公子!”

      “是䳱!”汤梦雨看了看牧航,又看向天河,转身离去之时,眼角有泪水滑落。

      隈 她暗自悲伤,让牧航玩弄,我生不如死!找到牧戎后,我就自绝!

      尊刀盟也没有缺席。

      老祖井无波、盟主曲明、副盟主顾平、柴优尚几人也被拦在浓雾中。

      核心弟子张长弓,方刀林跟随五名执事。多名核心弟子朝曲明等人靠近。

      方刀林朝井闂无波恭敬行礼,“老祖,∙唐非正在追杀圣剑宗核心弟子,我们要不要劝劝他?”

      “由他。”井无波神情宁静,“现在你们也无事,可自由活动。”

      曲明看向几人,笑道:“唐非已经突破人帝,你们鶇却卡住不动。”

      “现在有磨砺机会,还不快去!”

      “是!”张长弓,方刀林率领一众弟子快速冲入浓雾。

      尊刀盟另一侧,几名神秘强者也在独自探索,他们神情警惕,眼眸冷静。

      雾气卷动,磅礴灵气被切开又合拢,被五柄黄绿之剑刺놫破又弥合,着实诡异!

      无名就像破解大阵那样不断尝试,所有人中唯有他还在坚持。

      这也是一种磨砺。 ⍍

      这不是飞船主人布下的杀阵。封困之力不是来自异化灵气。

      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抗拒,就像一个婴儿在感知世界,既好奇也排斥。

      无名思索半晌,迷惘双眼突然变得清明,砅“悟道圣树!”

      宛月轻声道:“你有什么发现?”

      君如岚也看着他,星眼疑惑。

      无名皱了皱眉,柔声道:“这是悟道圣树的力量。”

      “奇怪,我总有一种莫名亲切感!”

      “难道爷爷就在里面컁,他已经觉醒?”无名有些紧张身躯颤了颤。

      念动之间,迷雾深处有奇异虹籮光绽放,有大道气息蔓延。

      鈎 无名三人眼前有奇异景象浮现,四季轮回不停演变。

      轰!秘境深鰲处有莫名彩光涌起,形成数个光⟋球。

      韉球中有冝球,境中有境!

      햻 宛月心有好奇,伸出玉指轻轻点롾去彩光之上ꩈ。

      无名急道:“宛月别动!” ⸋

      可是提醒已经来不及,彩光凹陷之时,宛月消失不见。

      “如岚,你先等我,我进去看看。”无名朝彩光走进。

      君如岚却快速挽住他,两人瞬间没入光芒深处。

      当两人显现真身,ᄴ只见眼前全是灰色,一片空濛韩。

      无名瞧见宛月独自朝前行走,他心有焦急,快速追上她,牵住她➸。

      㡴 “还好吗。”

      宛月大眼无奈,“恍惚之间,我见到父母了。”“对不起,让你担心。”

      无名柔声道:“你没事就好。”“我也看见爷爷,还有百灵。”

      君如岚也靠近两人,莫名道:“我们爳已误入幻境,要多加小心。”

      言语才尽!

      撂 宛月和君如岚就瞧见空濛里有天火燃起,有风、雨、雷、霜等自然现象偓不断演变,有幻境交叠......

      䤨 异象四起,道音阵阵靉!

       恍惚间,无名心有迷惘,身陷幻境。

      君如岚为情所困,因仇失声。

      宛月大眼痴呆,挪步走向幻影。

      “爷爷!”“百灵......”无名双眼清明,然而身心全是悲伤,“父亲,母亲!”

      他看见——某个文明世界,父亲英俊魁梧,母亲美丽温柔。

      两人携手外出按时遇到朦胧强者袭杀,父亲重伤至死,母亲奄奄一息!

      母亲怀有身孕,被神秘人救走。

      她藏匿起来后,神崋秘人被强者刺死。

      母亲产后郁郁寡欢,最终悄然逝去。

      幻象中断,画面残缺。

      无名心、神、魂都处在游离状态,肉身处在崩溃边缘。

      宛月从童年幻象中挣扎出来,她因为美好而留恋,也因为心无忧虑而脱困。

      “无名!”宛月回身奔向无名,眼泪朝后飘飞。

      君如岚偦不顾一切抱住无名,自身也摇摇欲坠。

      她既要面对父母的仇怨,又要面对爱人的死寂!

      时枙间悄然流逝,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

      无名突然挣脱君如岚,他冲入灰蒙深处,发疯般引动《大荒剑诀》一遍再一遍。

      Մ

      直至第二十三式。

      量 六柄覾黄绿之剑环绕飞旋,剑气纵横,剑意鼓荡,天地为之震动!

      他随手取出一㪄柄黄绿之剑,一剑Ȝ就斩在余下五剑上!

      ೷ 轰!啵啵!道道剑光涌动,奔突八方,剑气毁天灭地!

      姻嗡!整个灵境秘境有惊天剑意朝天突起,深空随之摇晃,大地随之颤抖。

      闊万物生灵莫不恐惧!

      咻咻!三道黄绿光芒朝远方掠来,破开时空没入秘境深处。

      竟然是另外三柄黄绿之剑!

      九剑齐聚,剑气再次绽放,剑光就像涟漪朝外鼓荡。

      神驿剑无损!竟然自毁都不能,无名看着它们,呆呆出神。

      九剑之间也有奇异波动在流淌。

      “拿我们砍柴切菜也就罢了,现在还想着毁掉剑身?”

      “我真想找个石头撞上去!”

      “意志如此弱!”“心性不够坚定!”

      썇 “我怎么会摊上他?”“天理何在?” Ꙕ

      “闭嘴!”

      “要是他只为强大,将亲情、爱情、友情,一切念想都抛下,你还能指望他?”

      “没错,他可ꦜ是护道者!”

      “不,等等!”“混沌珠埭竟然在他身上!”

      “可恶,这,这太过分了!”“尊主所有家当都在他身上!”

      “我要哭!”“让我安静会!”

      “罢了,若不是他亲自动手,我们也不会醒来。”

      “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用不到我们。”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藱沉睡为上。”

      无名满头白发无风自舞,他一时狂笑,一时抱膝流泪。

      最终㓏昏死过去。 䕕

      君如岚抱着촘无名,她喃喃自语,“死去活来,世ൊ间有很多境遇,比死还悲哀!”

      宛月守着两人,心底也在后悔,“还不如找个安宁之地终老此生!”

      浴 “可世界如此大,哪졟里还有净土?”

      两人心有绝望。单凭她们根本无法破开幻境!

      三人都不愿舍弃⍢真情。

      秘境外围,不少强者感知到核톺心地域有强大剑意涌动,他们相继朝秘境深处掠来。

      唐非,吴丫等人봡也往剑光闪烁之地赶去。

      “若是无法离开,那我就陪你一起化道!”君如岚怀抱无名,她神情宁静眼眸暗淡。

      䰵宛月紧紧握住无名的手,她双眼迷蒙,“无名,你快醒쭚醒!”“你不能就此沉沦下去!”

      굾 “我们还要找寻爷爷!”

      无名并未觉醒,不过他的眉心烙印突然有光芒闪烁起来。

      轰!三人身旁有剑意瞬间沸腾,九剑低鸣剑气勃发,万道剑光绞杀四方,威能无穷!

      咔咔咔!空濛世界连连坍塌,无尽虹光随之溃灭。

      无名三人再次出现在光球内部。

      九剑齐齐颤硡动,环形列阵,将他们守护在圈内㾂。

      无数强者突破光球,战商、舒成乘、牧合月等人率众将三人围困起来。

      “该貒死!”

      “神剑原来已经找到正主!”战商盯着无名,眼眸深处有杀意卷起,浑身有烈焰扰动。

      他随时准备出手!

      舒成乘形神散漫,朝前踏出三步,面容上有恨意凝结,“半死不活,我看你如何不死!”

      “他已被幻境重创!”牧合月火眉皱起,瞳孔深处有冷厉回旋,“这就是报应!”

      “小子,你真是该死!”

      说完,四象在身旁咆哮,怒吼!

      “谁敢动他!”剟

      青山、井无波,京无缺几人神情瘾慎重,缓步朝无名靠近。

      “杀!”“大不了和他们同归于尽!”

      纪英、唐非、唐诚、吴丫、高飞等人环形将众人围在中央。

      谳无名昏死不醒,《主之道》却自主运行,第三境界见海第五层飞天激活心灵。

      他神游天外,人魂已经来到某个文明时代。他见证无数场景,无数画面。

      匬 父母的童年、少年、青年时期。然后两人成婚,母亲怀孕。

      两人万分欢喜,母亲时常抚触自己的肚子,父䄵亲会把脸贴在对方腹部上细听动静。

      他们换着讲故事,唱儿歌......

      此时君如岚无悲无喜,他将无名眼角的眼泪轻轻拭去。

      宛月自顾沉思,心境无⩳波。

       两人根本不关注自身和外界。天塌地陷,山崩海啸仿佛和她们都没有关联。

      “大哥,쵆你怎么了?”唐非和唐诚万分焦急。

      “哥,你还好吗?”李丹、宋语不自觉朝前挪步。 䲰

      “无名!”胡尔冲向无名,身躯却被九剑荡开,简云瞬间将她抱住。

      高飞、吴丫、捆刘秀럥等人神情忧虑,手中帝器鸣颤不休!

      战商等强者感知神辟九剑,蓄势待发!

      人魂徘徊,无名翻阅往昔回顾一切,可是他依然䍄没有醒来。

      꽦 “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一起!”胡尔再次冲向无名,九剑再次颤动,不过没有阻止她。

      她静静看着对方,形神憔悴。

      ԋ恍惚之间,她的眉心有妖异之眼睁开,她缓缓坐下,柔声道:“无名,你快醒醒。”

      “我们去找爷爷!”

      念动之时,她以第器三眼查看易慕࿄老人留下的山玉,里面有部分信息随之解㵫开。

      上六天!胡尔心底有波澜㸜卷起,久久不能平息。

      吴丫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朝无名靠近。

      她数次尝试,却被黄绿之剑震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