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APP下载链接进入

      (感谢山阳笛꘲声柎成为本书第二位白银大盟,感谢飘红大赏,本章特别加更)

      成为骷髅最大的好处就是禑不知疲倦为何物,也不能说是好处,不知疲倦为᫜何物就М体会不到休息放松的爽感,没有苦涩的对比哪会感觉到甘甜。囘

      白玉宫摇了摇头,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这几天实在陳是磨难重重,身体有些支持不住了,她就靠在漆面斑驳的柱子上休息,刚靠上去就进入了梦㘙乡。

      秦浪躺在火堆旁一动不动,想起自己的遭遇心中不知是应该庆幸㼸还是应该悲哀,如果不是发现了那支白骨笔,自己应该已经饿死在了荒岛上,来到这个世界,虽然变㳼成了一具白骨,可毕竟还拥有一魂五魄,是个有思想有行为能力䴝的骷髅。

      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獨的世界,只能慢慢适应,至少目前他已经挈拥有了和外界自如交流的能力,这一点多亏了白玉宫。

      ८ 外面传来┒断断续续的铃声,秦浪心中一沉,这铃声他白天听过,是招魂铃̓,难道那个赶尸人也选择冒雨赶路?

      白玉宫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她也听到了招魂铃声,举目向庙门望去,却见一位身穿蓑衣的赶尸人摇着招魂铃雖走了进来,跟随在他身后的九具尸体并椽未进入大殿,而是在前院残破的风雨廊内一字排开。

      赶尸人来到大殿,先合什向无头的菩萨像行礼:“菩萨,叨扰了。”

      然后他在火堆旁坐了下来,隔着火堆望着応表情警惕的白玉ꟿ宫道:“小姑娘,你不用担心,我暂时避避雨,等雨小了马上就走。”

      白玉宫忍不住看了一眼外面的尸体。

      赶尸人道:“不用౶怕,它们不会进給来的。”目弗光落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秦浪身上:“也死了?”

      白玉宫没搭理他。

      赶췚尸人道:“听说今晚永福客栈死了一个人,想必就是他了。”

      白玉宫往火里添了几块劈柴,没有搭理他的兴趣。

      赶尸人道:“据说是自杀,好端端的为何要自杀?”深邃的双目盯住秦浪的胸膛。

      白玉宫不悦道:“你休要打扰死者的清净。”

      赶尸人的目光重新回到白玉宫身上,背着秦浪一路走来,她的身上难免也沾染了不少的血迹。

      “你们身上不是血跷,债是朱砂!”

      鸰 秦浪听到这里已经意识到有些不妙,这赶尸人绝不是恰巧经过这里,这个人眼光毒辣쓃,和他们之间隔着篝火仍然֮一眼就看出破绽,只希望他不是白玉宫的敌人才好。槅

      白玉宫的手悄悄握住短刀,她预感到危险的来临,做好了先下手为强的准备。

      外面传来了马鸣之声,一名头戴斗笠的骑士也顶着风雨来嶭到了小庙,看到站在大殿前的九԰具尸体,骑士怒道:“岂有此理,尸锁山门,对菩萨不敬吗?”

      白玉宫从来者的声音中已经判断出来者的身份,正是壷杀手高汉阳,白玉宫有些痛苦地闭上了双目,冤家路窄,早知如此就应该听从秦浪的建议。

      ῵ 赶尸人摇ᢧ了摇手中的招魂铃,九具尸体迈着同手同脚的步子进入了大殿,在东侧靠墙站立。

      ਌高汉阳将马匹栓뷮在外面的廊柱上,随后进入大殿,看到白玉宫,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白玉宫把脸扭到一边,根㏇本不想理他。

      高汉阳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尸ꪃ体,又看了墙边的尸体,皱了皱眉头。

      他去西边的墙角坐下,准备等这场大雨过去再离开。

      大殿内谁也⊏没有说话,火中的木材熊熊燃烧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白玉宫抽出短刀,赶尸人的瞳孔骤然收缩。

      高汉阳望着那心爱篻的短刀双目一热,虽然舍不得,可现在也不好开口讨回。

      白玉宫开始用短刀劈柴。

      高汉阳心中暗叹,简直是暴殄天物,他起身道:“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抽出长刀,几下就将౒剩下的门板给劈开,投入篝火,烈火熊熊。 ࠜ

      此时外面又传来脚步砧声,人还没有进来,就听到一个稍嫌稚嫩的声音道:“公子,快进去避雨吧。”

      这次进来的是赵长卿和他的书童茗儿,虽然茗儿在关键时刻把他拒之门外,可宅心仁厚的赵长卿还是原谅了他,毕竟只是个小孩子,遇到这种场面害怕也是难免的。

      赵长卿倾尽所有赔偿了客栈的损失,想起白玉쫁宫一个孤身女子背着尸体冒Ꝅ雨离开,他又怎能放心,于是带着小书童一路追赶过来,希望能够帮帮她,如果白玉宫中途再出了什么意外,赵长卿这辈子也良心难安。 ᚃ

      看䶙到篝火櫵旁的白玉宫安然无恙,赵长卿心中泈暗自欣慰,可看到杀手高汉阳也在这里,内心不由得又是一沉。

      书童茗儿被赶尸人和九具倚墙而立的尸体吓住,站在门口油布伞失手落在了地上。

      秦浪看죟到他们主仆二人也赶过来了,心中暗暗叫苦,这赵长卿也是不省心,今天的事情都是因为他惹出来的钠,好不容易才保住了ॳ他的性命,现在他又主动送上门来,如果高汉阳得知真相,第一个要杀得就是赵长卿,第二个就是自己,也许自己应当排在第一。

      赵长卿虽然害怕,可仍然壮着胆子㞞向白玉宫走去,故傰意对茗﯇儿道:“君子重诺,其心荡荡。”

      高汉阳嗤之以鼻,书呆子这话分明是说给自己听得,怕死就怕死还特么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赶尸澏人从随身布包中取出了一样金灿灿的东西,正是ī白玉宫拿去当铺典当的金印,在籡白玉宫面前晃了夘晃道:“认得吗?”

      秦浪心中一沉,这赶尸人十有八꯶九是和严清州一伙的,白玉宫是个大麻烦啊,居然得罪了朝廷빻的人。

      白玉宫脸色苍白,咬了茾咬嘴唇,忽然怒视赶尸人愤然道:“无耻之徒,我相公尸骨未寒,你居然对我威逼利诱,图谋不轨,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就算你搬一座金山放在我的面前,我也宁死不从。”

      反手将那把短刀横在自己雪白无暇的ꀙ粉颈之上,望着地上秦浪一动不貜动的尸体ᩃ,凄凄惨惨道:“相公,你好狠的心,丢下我们孤儿寡母……”

      駚赶尸人知道她想鋔干什么,只是冷笑。

      赵长卿早已热血಻沸腾,只是他不明白孤儿寡母是什么意思?白玉宫用词不当ꓒ啊,此刻用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岂ᆽ不是更好?悄꿋悄去摸地上的木棍,今天拼着这条性命不要,也要保护这可怜的女子。

      白玉宫眼泪婆娑:“相公,我还未来得及告诉你,我已经怀胎三月……你好狠的心……”刻骨铭心的目光投向杀手高汉阳。

      高汉阳被她看得心里发虚,杀人如麻的杀手居然连正眼都不敢看白玉宫了,看我干毛?你怀胎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

      杀手并非冷血无情,联想起㝧白玉宫腹中的孩儿出生就没了父亲匩,캇心中难免歉疚䈰,不是他心软,而是因为秦浪的死根本就在计划之外,没人为他的死埋单。

      커 白玉宫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逼死了我的相公,꾐我岂会被这无耻之徒欺辱?相公……你等我……我这就홨寻你来了……”

      秦浪简直无法㹳听下去了,白玉宫的智商真是飘忽不定,这会儿突然上线,뤅这种弥天大谎都能扯出来,怀胎三月亏你能想出来,别人一扒开我裤㚲子就真相大白了。

      赵长卿义愤填膺道:“无耻之徒,谁敢欺负白姑娘׶就是我赵长卿不共戴天的仇人!”

      赶尸人叹了口气道:“年轻人,你是真嫌自己命长啊!”

      书童茗儿一旁拼命朝赵长卿ㄬ使眼色,他知道自己옷公子是真没有打抱不平的本事,好不容易才⫵躲过一劫,餯现在又要主动把人头送出去吗?

      高汉阳忽然开口道:“你那把刀是我的,你要是自杀,选投河悬梁我都不管,可千万别用那把刀,真要是死了,别人还以为ၷ我杀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帧女人,我高汉阳丢不起那人!”

      充满杀气的双ே目锁定在赶尸人的身上:“我数到十,如果我数完你还没有离开这里,麻烦你捧着自己的脑袋离开。”

      赶尸人似乎鼱被他的气势震住,将那枚金印纳入怀中,起身向门外走去。

      白玉宫暗自松了口气,她刚才得表演就是为了博同情,书呆子赵长卿无疑愿意帮助她,可他能力不足,强出头也是白白赔上一죣条性命。

      现场只有高汉阳才有这个实力,而高汉阳也扌没有让她失望,终于还是成功被䙨她感动,女人最好的武器还是谎言和泪水。

      赶尸人来到门前,高汉阳看到那历九具尸体仍然靠墙站着一动恍不动,提醒他道:“把你的死人都带走!”

      赶尸人停下脚步:“你不说,我几乎忘了。”

      拎起手中的小阴锣。

      噹!地敲击了一下。

      潛 随后他的身躯在院落中如黑烟般冉冉升起。

      临!

      兵!淭 䜘

      斗!

      者䶅! 岪

      皆!

      阵!

      列!

      前!

      鏙  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