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在线视频

      哐当!

      花园别墅的大厅内,一声巨响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㬭 二楼的卧ܣ室里䑯,胡蛽灵嘤咛一声,嘀嘀咕咕了几句呓语,又睡了过去。

      在四楼忙碌的李阿姨闻声而来,她人已经五十几岁,健步如飞地下了楼梯,的手里提着浇水的喷壶。

      쨡原主附庸风雅,在四楼的露台种满了兰花和各种盆栽,又在五楼的特质瓦房养了一群悧赛事级鸽子。

      九个月来,李阿姨肩负了料理兰花和鸽子的重任쵂。

      畺 “哎呦嘾呦,”李阿姨见到安翊君的惨状,急冲冲地奔过去:“是薃君君啊。我以为是阿宝又犯病了。”

      Ụ 阿宝是一条血统纯正的哈士奇,疯疯癫癫的,极具破坏力,曾有撞翻冰箱、弄碎鱼缸的前科。

      “怎么弄的?”

      慶李阿姨见安翊君呆若木鸡,扯下她的囪围裙,小心观察后,帮忙清理起来。

      “哎呀,⨪下巴和袖口都沾䩆上了。

      君鐘君,是遇着什么大事了?”

      “没有,톇”安翊君从惊愕阚的状态中清醒,她咬了咬唇,眉头紧㶳锁,喃喃自语:쌪“奇了怪了,销量为什么飙升呢,是老爸托朋友宣传了?”

      “君君,你说话啊憪,”李阿姨在安家做帮工已经七年了,和几个小孩结下深鉨厚的感情,她摸着ᬸ安翊君的额头:“是不是太累了?”

      安翊君反手握住了李阿姨的手,抚慰濹地笑道:“阿姨,我没事。”

      “哪里没事了?”李阿姨用纸巾擦着她的袖口,絮絮叨叨:Ɠ“反应都比平时慢一拍。你以前身上弄脏了,会大吼大叫,往厕所冲着去整理。”

      人逢喜事精神爽。

      听着李阿姨的唠叨,安翊君也不觉得心烦。

      她优雅地用掌心清理掉下䧂巴的脏东西:“阿姨,您忙您的。我好着呢!”

      湚说完겤,她大踏步向飞牛精噏灵走去。

      ꧡ 拾起放在那上的手机,安翊君的呼吸渐渐粗重。콌

      唤醒屏幕。

      馗解锁人脸识别。

      打开青橙榜,进入2͘4小时的销量㊓排行榜喷,即畅销热榜。

      《勇气》赫然在榜!

      青橙榜的前十名用了黑金的背景条加粗显示,一眼便看到了。

      更穈神奇的是,《勇气》在主持人勵播完的间隙,已经来到了第九名。

      又챭上升了一名!

      “啊啊啊啊啊啊——”

      ᅉ安翊君压抑不䆬住兴奋,狂喜不已,她彻底失态了,在原地蹦蹦跳跳:“我火了!我火了!”

      睃溧 李阿姨正拿扫帚清理脏污,见状,又是担忧又是高兴:“屢君君,咋了?”

      这小孩,该不是疯了丂吧。

      安翊君莞尔一笑,她以芭蕾舞姿,做作而优棰雅地滑向李阿姨,扔掉她手上的扫帚,牵着李阿姨的手,挑起了交谊舞。

      “青橙前十,굘不是梦!”

      “真疯了,”李阿姨ᢪ被安翊君的跳脱惊到了,笑骂道:“人来疯,快放开我ﻰ,≁忙着呢。”

      安ⷩ翊龢君头摇得像是拨浪鼓:“씽李阿姨,我的新歌拿了前十,青橙榜的前十。௺”

      “那了不得啊,”李阿姨不明白什么是青橙榜,哭笑不得地夸赞着。

      此刻,她绷紧的一兦根心弦忖终于松绑了⦯。

      渳……

      安峦睁开眼睛,唤来了护工。

      在厕所闲来无事,例行公事地剕查看《勇气》的排名。

      一看吓了一跳䚯。

      怎么一觉醒来,《勇气》从在七八十名的位置,坐火箭似的飞Œ到了畅销热둂榜的前十。

      “什么鬼?”

      ⡛ 安峦眉头一皱,开始在原主的记忆中ꬕ查阅原因。

      直到护工做了一套康复训练,他才想起平行世界的一个关键角色:乐评人!

      在平行世界,有一款名叫花生的app,定位和前윆世的豆瓣䵞类似칔,又兼具微博的部分特ꝿ色。

      花生app上集结了一众乐评人、影评人等行业内部人员。

      在打分制度上,웭一部作品,也是有专业评分和路人评分两个分数。

      专业评分人的资格认证是由国家行业管理委员会所认证的。

      对比前世,就是类似所谓的国家一级演员。

      쾇他打开花生app,进୪入流行歌曲的子栏目。

      果不其然,《勇气诨》位列瞩目的位置蝲。

      一条置顶飘红的热帖占据了版縴面的醒目位置。

      “论安峦的复兴之始:《勇气》何以拿下专业乐评人89的高分?”

      破案了!

      安峦舒了一口气,但又没全然松懈。

      《勇气》ᇠ的火爆程度有待考验,暂时不能认为会复制前世的辉煌。

      “乐评人打分的广告效应有限得很,基本是脉冲式的一波上涨,能维持三天就不错了。”

      툈 安峦转念一想,晚开怀一笑。

      嵼 “不过青橙榜的24小时销量自带的流量超高,即便只有三天,也足够《勇气》展示了。”

      他转回青橙曲库,点击了一下本周销量。。

      《勇气》的实时周销量来到了三万三,排在第4㑋1名。

      긻 “三万三的销售额就是三十三万,”安峦趴在康复床上,捂脸偷笑:“妈的,纯粹的暴利啊!”

      关键点在于《勇气》几乎是零宣传,却在短短两天时间,斩获如此佳绩。

      钱也太好赚了!

      男护工的手劲很给力,康复训练皳完毕璚,安峦全身都酸爽痛麻。

      正坐在床上看电视歇息,安翊君提着大包小包进了病房:“爸,起这么早?”

      “嗯,你不多睡一会?”

      对于大美女整天喊自己爸爸,安峦已经完全适应了。

      也许是ӑ受身体残余的灵魂惯性影响,他也不知不觉释放出慈爱的关怀。

      “爸,来,蛋奶特制的水果煎勝饼!”安翊君献宝似的递来爱心便当。

      便当盒用锡纸包裹着,安峦卷딎起一个煎饼,感受到上面的余温,不禁露出惬意地微笑。

      有一个小棉袄伺候着,真是爽爆了!

      냱不用怕别人骂自己大男子主义,当大爷被女人伺候。

      因为我自己就是老子,女鈙儿孝敬那是天经地义。

      安峦又找到了一条变老十几岁的好处。 ⧅

      扭头一看,安翊君拿着托盘去了病房外⡏。

      他咬了一࣡口兼并,̄发现口感筋道,面饼里裹着碎萝卜丁和苹果渣。

      “原主太幸福了吧,除了一顶众人皆知的绿帽子比较螕丢人。

      齐人之福和天伦之乐全都有了,真是此生无憾了。”

      “虽然脚踩N只船翻车了,但看尹明薇的态度,似乎不打算恩断义绝。”

      安峦嚼着煎饼,思考着尹明薇的暧昧态度,嘐越想越气。

      ꗢ渣男的魅力何在?

      为什么原主劈腿的实锤都亮出来了,大美女돱还不赶紧눓分手,想着藕断丝连。ሬ

      就凭他身价过亿、英俊不减当年、身材管理恰当?

      “哎,真搞不懂那群女孩子,”安峦愤恨地咬了一口煎饼。

      Dž因为太过气愤,他三两口就吃完了煎饼。

      氊 安翊君回来的时候,看到空荡的饭盒一愣:“爸,你吃这么快?”

      安峦打了个嗝:“我饿啊。”

      ⃿ “那你吃饱了没?我把午饭放微波炉热一热?”

      “不웉用,”安峦指着病房的按摩椅:“你快歇息一下。”

      他大致猜得出安翊君的作息,肯定又是早早爬起床,忙活了一两个小时,才做出精致好看又有营养的早午饭。

      才21岁的小姑娘,体贴乖巧的令人心疼。

      ű她딜本该是天真烂漫,无所事事,娇嗔傲慢的富贵花啊。

      可惜扮演㒓了九个月灰姑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