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桃花视频下载安装

      三日后。

      虞将军畏罪自杀的消息被人故意放出,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便已经人尽皆知。

      人人皆道这虞将军衷心一世糊涂一时,最后畏罪自杀使整个虞家落入山穷水尽的地步,可谓是一步错步步错,实在是令人万分痛惜。

      皇帝下旨着令昭明府秉公办理,而昭明府受命后不再有任何迟疑,转头便直接以欺君罔上、暗藏谋反之心给虞家定了株连九族的死罪。

      皇帝派御林军和黑羽卫查抄了京城虞府和彭城虞家老宅。

      虞家的主母萧氏与二子被押入了天牢,四日后他们将会在午门外被公开处以问斩,而负责监斩的正是刑部尚书周承利。

      远在彭城虞家老宅的虞老太君杨氏在黒羽卫抄家那日突发了心疾,丧子之痛令这个可怜的老人很快病入膏肓。老太君怕是也快要油尽灯枯了,再加之虞家落败,日前许多与其敌对的商户官员皆在此刻纷纷落井下石。

      老太君不堪其然,心病在几天之内多次复发,病来如山倒,她精神不济缠绵床榻,在外人看来怕是也没几天日子能活了,皇帝知晓后为了彰显其仁德,便听从幕僚建议,下诏宽恕了这个即将油尽灯枯的老人。

      虞家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阖府财产尽数被官府查抄,多病的杨氏被迫搬离虞家老宅,听人说她和她的贴身婢女离开老宅时就简简单单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两人全身上下竟是连十两银子都凑不出来。

      虞常宁听闻虞弘昌去世,是在她去昭明府探视后的第二天正午。

      彼时她刚刚从那两个小厮之前生活的李家村暗访回来,这次出去,她倒是有不小的收获。

      房嬷嬷为她将饭菜端上了桌,她沐浴过后坐到桌前,刚准备夹起就看见褚离出现在了房中。

      褚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眼里的神色极其复杂。

      “你这是怎么了?”虞常宁对他笑着道。

      褚离冲她拱了拱手,有些艰难的开口说:“昭明府出事了。”

      虞常宁的笑脸一滞,忙问:“出什么事了?”

      她见褚离这幅模样,心里有些忐忑,昨晚在她离开以后,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虞将军死了。”褚离沉声道。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和虞常宁叙述这件事儿,眼前的小女孩不过才刚刚十二岁,这会丧父,过两天母亲和哥哥又要被公开问斩,这要她如何接受?

      虞常宁闻言,手上夹菜的动作顿时就僵住了,她楞楞地抬起头看向褚离,大脑里一片空白。

      “你说……谁死了?”她扶着桌站起身来,满脸的不可置信,声调微微有些颤抖。

      褚离似乎有些不忍,“……虞将军。”

      这三个字像是有着万斤的重量,生生的压在了虞常宁的心头,她胸腔里的悲戚似乎已经快要盛装不下。不会的,怎么可能,前天夜里爹爹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人就没了?

      “你骗我,褚离,我,我还没找到充足的证据,我爹爹,我爹爹怎么可能就这样没了?!不可能,我不相信!”她的情绪逐渐开始失控,急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褚离。

      褚离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悲恸的样子,心里莫名酸涩。

      她很难过吧。

      他自小便是孤儿,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家破人亡的痛苦,但在这一瞬间,他也不知为何,竟然能感受到虞常宁心里那种难以言说的痛苦。

      虞常宁的眼睛本来含着星辰,可这时候却空洞暗沉,仿佛失去了星光,她的杏眸里的承载着太多的痛苦和绝望,在对上她的眸子时,那些痛苦和绝望,就像是一股巨浪,似乎能够将人从头到脚的吞噬掉。

      房嬷嬷被她屋子里的声响惊动了,赶忙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进门,她便看到虞常宁情绪失控的抓住褚离的衣领,向来恬静的小脸早已泪流满面。

      “小姐,发生了何事?!”她赶紧走上前去,虞常宁看见了她,松开了抓住褚离的手,猛的朝她怀里扑去。

      虞常宁泪眼朦胧的把头窝在房嬷嬷的颈边,哭喊道:“爹爹……爹爹没了,褚离说我爹爹没了!!”

      “……没……没了?”房嬷嬷有种被人给了当头一棒的感觉。

      太后娘娘不是宽限了查案时日了吗,老爷,老爷怎么会出了事!?

      “嬷嬷……嬷嬷我要爹爹……”虞常宁哭的泣不成声,平日里她最是冷静镇定,但在这时候,她设下那些伪装,通通都被卸了下去。

      她只是一个十岁大的孩子,只是一个想要父母康健,想要被他们永远疼爱的孩子。

      房嬷嬷紧紧抱住怀里的哭的满脸通红的虞常宁,有些恐惧的闭上双眼,老爷死了,那夫人和两位公子……

      她不敢想,因为她知道,皇帝会杜绝春风吹又生的可能,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虞家人。

      在多年后的史书上,当时的史官对虞家灭门只写下了寥寥数笔的记载:

      盛雍二十三年三月,有御史上奏,定北大将军虞弘昌密造玄铁,私制龙袍,暗藏谋反之心。

      帝闻之大怒,遂削其官,抓其入狱。

      不日,虞弘昌认罪自杀于狱中,其妻子仆从俱问斩伏诛。

      盛熙二十三年初春,北梁虞氏,于朝夕间败落。

      ——

      都说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秦淮河岸边,坐落了一座历经了百年风雨的乌衣巷。

      黛瓦白墙的建筑无端便有一股子江南的婉约,青石板铺就的路面积留着浅浅的水洼,撑着纸伞的世家小姐领着婢女轻轻踩过这湿滑路面,嘴角轻轻弯起,梨涡深深,眉眼干净如画。

      这乌衣巷的巷头和巷尾各种了一株凤钗,初春的好时节正巧适合它盛放。凤钗开花时花香袭人,一前一后的栽种着,整条巷子都能闻见它清甜的香气。

      在这乌衣巷里不光住了王谢两大世家,还住了几户祖上曾经光耀,而如今却败落到只能勉强撑住门楣的人家。

      谢家百年风光,自住进乌衣巷,便一直居于正中,只可惜族中人丁单薄,一连几代都是单传,几年前谢家的当家谢荛谢将军不幸战死沙场,这偌大的谢家如今便只剩下谢将军留下的两位公子,大公子君熠寒和小公子谢淮。

      这大公子并非是谢将军亲生,而是他从战场上带回来的。

      谢将军战死后,小公子因为年幼无法接管谢家,这担子便落到了大公子身上。人人皆道谢家大公子是世间难得的佳公子,温润如玉,气度不凡。

      谢府里了人气少,所以十分冷清。府中的小公子是个天生的顽劣性子,十四五岁的年纪不喜爱读书,却成日里在外面招猫逗狗。说起他,建康城里就没有人不头疼的,任谁见了那谢淮,都要说上一句谢将军那样一个稳重的人怎么生出来这种皮猴一般的儿子的?

      再看那大公子,虽不是亲生,但年仅十六岁少年处理起事情却老练稳妥,可不比小公子更像谢将军的亲生儿子?

      谢府,扶蘅院。

      身着浅白云纹锦衣的俊秀少年正襟危坐地坐在书房内的案前,他用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握着上好的狼毫,手腕稍稍运转用力,便在雪白的宣纸上留下了一个龙飞凤舞的赵字。

      一个暗卫打扮的男人出现在房内。

      男人恭敬的对少年行了一礼,目不斜视的开口道:“公子,虞弘昌已死。”

      少年闻言顿了顿,随后停下了手中的笔,他侧目睨了暗卫一眼,“可是那人下的手?”

      “正是。”暗卫点头道,“周承利暗中接受了那人的密令,昨夜聘用红玉楼的杀手,在昭明府里大牢里直接取了虞弘昌性命。”

      少年嗤笑一声道:“为帝者,眼界竟然如此狭小,也是,这世上倒也真的就只有赵临安那个蠢货能做出这种生生折断自己的臂膀,还为之沾沾自喜的蠢事。”

      “公子……我们接下来……”

      “虞弘昌还有个女儿吧?”少年将手里的狼毫轻轻放下,身子稍稍往后,靠在了椅背上。

      面如白玉的少年嘴角微微勾起,攒着千万朵桃花的眼睛里眸光滟滟,不用做过多的修饰,他周身便自成了一派温润公子的亲和气度。

      俊美的容颜和儒雅的举动,更是让人打心里觉得那世间少有佳公子的名头,他当之无愧。

      暗卫心下一惊,连忙应声答道:“是。”

      “再去请红玉楼的人做场戏。”少年轻笑着吩咐道,“记得处理干净些。另外,等下出去如果遇上东林,让他把那小姑娘塞进祁府里去。”

      “我瞧着,祁府,现下倒是正缺一位五小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