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关晓彤下海ai人工智能

      夜半时分,盘山路下面的崖底。

      一束血红的月光透过稀稀疏疏的不知年轮的树,像是吸血鬼的视线。

      打在一辆车头发瘪,但框架尚且完好的SUV上…

      SUV再往下,是两具不知生死的躯体,

      其中一具胸口腹部有些大小不一,长短不齐的伤口。

      最显眼的是胸腔有一个小碗一样的血洞,一根由三三两两藤条交叉缠绕而成的尖锥尽数刺入。

      鲜红的血液像是城市里缺少压力的自来水,顺着藤条的缠绕的纹路汩汩而下。

      藤条之下像是久未饱食的僵尸,大口吮吸着这来之不易的新鲜血液…

      场面端是诡异,要是有普通人三更半夜看到此情此景只怕会吓得肝胆欲裂!

      另一具斜躺在染血躯体之上,也是头脸带血,手臂腿上更是有几道划口。

      但那血更像是沾染上而不是自体流出,虽然凄惨,但胸口却是微微上下起伏!

      倒是还活着……只是以这高海拔的夜晚,零下十几二十的温度能否捱到天明还真是个大问题…

      …………

      王落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世界好似老相片一样失色无光,天色昏昏沉沉。

      一间废弃仓库,角落里堆砌着一些原料、工具。细小的灰尘布满整个地面、三三两两的蛛网交叉遍结在其间…

      一顶带着灯罩的非常大的吊灯孤零零的垂在中央,一抹白色的光晕在地上熠熠生辉。不知道是吊灯的光团还是从仓库靠顶斜射下来的月夜辉光…

      库房中央一袭白的女子与一个看不出身形年龄身披深蓝色花纹斗篷的人相对而立。

      女子梳着端庄典雅的波浪卷发,耳戴白色泪滴形珍珠耳饰…

      两道弯弯的柳叶细眉,樱口琼鼻。

      身穿白色高领旗袍,白色绸丝边角带有吊饰的小披肩,姣好的身姿被修衬得一览无余。

      脚下一双白色缎面高跟鞋。鞋尖前端嵌有蝴蝶结形式的装饰,蝴蝶结上一颗奶白色珍珠在光的照耀下明亮无比。

      若不是夜半三更,在这空旷得一丝杂音都无的废弃仓库。活像是那个年代特有的富家姨太太…

      …………

      “你来了。”

      “告诉我,你的决定是什么?”

      …………

      “够了,我到这来不是要听你说这些话的!”

      “你铁心如此,看来我们是没得谈了!”

      “我劝不动你,那我只能找那个让你动了凡心的人。”

      “你要做什么?”

      “自然,是绝了你的念想。”

      …………

      “这样你才会……,嗯哼…呃…”

      白色旗袍女子话音未落,一根褐色藤条自女子胸口穿胸而过。

      斗篷人右手平举,指尖发出妖异的红光。

      与此同时女子一根根褐色藤条从仓库顶上垂下,死死缠绕住女子下半身。

      然后带着女子倒悬半空中……

      血液从胸口一点一滴流尽,女子从一开始的凄惨叫声,到后来慢慢渐小,最后细若蚊鸣。

      血一边流一边汇成红光往斗篷人身上汇集,女子丰满玉润的身姿也如同缺少水分的花朵。

      逐渐干涸枯萎,衣服裹着尸体,皮肤依附骨骼,最后形同一具干尸!

      …………

      随着一声叹息,晦暗无光的画面如同燃烧的画卷渐离渐远。

      说叹息也不确切,像是带着愤怒和痛楚的闷哼,又或者是久睡不起醒来的舒展。

      …………

      盘山路下的崖底,初升的太阳冉冉升起。虽不及中午的火辣,却还是给予世间万物无限的温暖。一抹白露挂在树梢泫然欲滴。

      不远处是一条小小的溪流,潺潺的流水声、鸟雀的叽叽喳喳声、松鼠觅食的声音构建出一幅和谐而又唯美的山水画卷。

      除了,一旁发生在崖底的惨烈车祸现场。

      一具斜躺在胸腔被尖锥穿透的倒霉蛋的人,胸口微微起伏嘴唇发白,眉毛挂满白霜,手脚不时抽动。

      一丝细微的震动从地下传来,初时动物们几乎不曾察觉。

      随后报废的车体开始细微震颤,有序的流水慢慢出现波纹。

      最后地面开始上下颤动,树木左摇右晃。

      一时间,鸟雀飞远,松鼠遁走。

      …………

      画面的破灭,让王落从梦中灰暗的世界醒来。

      刚一睁眼,便感觉一股剧痛从胸腔传来,刚想哼哼两声…

      一股汹涌的气流从尖锥旁喷薄而出,把报废的车体以及两人半推到空中。

      没等到应该因为重力落下的时候,伴随着牛顿的眼泪。

      车体、人、周围的水、树木像是手机的视频,按下了暂停键。

      一切!都在一瞬间定格…

      …………

      一道嫩绿的新芽从布满苔藓的泥土上,慢慢抽枝破土,却又以比正常生长快千百倍的速度极速生长!

      抽枝、成藤、最后带着绿色的辉光附着在人形的轮廓。

      初时,只是一具身穿旗袍,皮附骨骸的干尸。

      随着辉光的注入。干尸的身形像是酵母和糖放多了的发面馒头,在适宜的温度环境下极速膨胀,却又因为容器的限制直接丰满、鼓胀!

      藤条慢慢褪去,一道身形珠圆玉润、风姿绰约,白色旗袍、白色高跟的女子出现在王落眼前。

      女子缓缓睁眼,眼睛里一抹不及之前藤条速度的绿色辉光一闪而逝。

      …………

      王落有点恍惚,因为这个女人跟他在之前那灰暗的梦境中,所见的那个仓库里被斗篷人放干血的女人一模一样…

      就在王落恍惚的时候,女子睁大眼睛左右定睛看了看,仿佛是在疑惑又仿佛是在确认。

      视线扫过周围,女子眼睛绿光再次一闪而逝。

      被定格在空中的王落和秦放如同磁悬浮一般飘到了女子身前…

      女子细瞧了两眼,伸出纤细的手指。轻拂过王落的胸口,如同透明丝带的绿色氤氲缓缓沁入王落胸口,自胸口流入,经四肢百骸流转。

      王落只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像是泡了一桶热水澡,好不通透!

      见王落伤口闭合。女子注入的绿色氤氲缓缓回收,又是顺手拂过秦放。

      秦放本来发白的嘴唇渐渐变得有血色,挂霜的眉毛渐渐消融。抽动的手脚再次变得平静…

      …………

      就在王落以为女子要将他们放下的时候,女子伸出的手,反手一推。

      然后顺势冲天而起……

      飞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