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黄色vdvdbdv

      周云目瞪口呆,将口中刚喝下的酒,一口全吐了出来,旋即又羡慕不已的看向这条白泽犬,通体雪白,尾巴毛茸茸的一团,小舌头贪婪的舔着酒酿,额头隐有两只小触角,憨态可掬。他忍不住道:“我能摸摸么?”

      李仙儿道:“洗手了没?”

      周云无奈叹气,去院里又洗了洗手,回来道:“行了吧?”

      李仙儿道:“轻点,小心它咬你。”

      周云嬉笑着摸了摸白泽犬乖巧可爱的小脑袋,却瞬间它眉心的魔晶光芒万道,吓得他急忙缩回了手。谁知白泽犬一跃而来,跳进他的怀里,主动拿自己的小脑袋蹭他的手,他奇怪道:“这是?”

      杜止汐神色沉重道:“这好像是灵兽认主时才会产生的魔晶感应,我猜是你体内的真气威慑到了它,因此它臣服归顺于你了。”

      “什么?”周云和李仙儿同时大叫,急得李仙儿忙把白泽犬要抱回来,却听“汪”的一声,白泽犬冲她狰狞的怒目而视,气的李仙儿瞬间哇哇大哭:“我的小白怎这么没有良心?我好吃好喝招待了它三个多月,它见周云一面就不要我了。周云,你还我两万万魂晶币。”对着周云又捶又打。

      周云既无意间喜得灵兽归顺,绝无辜负它心意之事,可这两万万魂晶币……愁眉苦脸,无计可施。

      李仙儿誓不罢休,仍打个不停:“还我两万万魂晶币。”

      杜止汐轻叹一声:“周云,我借你两万万魂晶币,你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我吧。”

      周云大喜过望,起身一鞠躬道:“多谢师姐慷慨解囊,他日我还你三万万魂晶币。口说无凭,我立个字据。”取出随身携带的练习雪鹰行纹的纸笔,写了一张借条:今周云借杜止汐师姐两万万魂晶币,他日连本带利,归还三万万魂晶币,立此借据为证,周云。然后兴奋的塞给杜止汐,抱着白泽犬跑了。

      李仙儿气的又哭又跳,“我不要魂晶币,我要我的小白……”

      杜止汐无奈的开始苦口婆心的劝她……

      周云一溜烟带着白泽犬跑回了家,见到爷爷,兴奋的直接抱住了他,爷爷一巴掌扇开了他,他本摸着脸一愣,可白泽犬立时冲爷爷汪汪直叫,他喜悦的忙抱起它道:“没事没事,自己人,以后你也要喊他爷爷,他就是个坏脾气的怪老头。”

      爷爷双眼微眯,忽浑身打了个巨颤,指着白泽犬骇然道:“这……这从哪来的?”

      周云从未见天塌不惊的爷爷如此惊慌失措过,奇怪道:“这是我一个朋友在拍卖行买的,我一摸它它就认主了。”

      爷爷勃然大怒道:“你个小王八瘪犊子是没长脑子么?这是她……快把它扔了,扔的越远越好。”

      周云不甘心道:“为什么?我两万万魂晶币白花了?我要还人家三万万魂晶币!”

      爷爷怒的一脚踹在他的身上,但周云已是黄庭境,被他踹不倒了,只是往后退了两步,他不解道:“我为什么要扔掉它?”

      爷爷咬着牙道:“这不是普通的灵兽,这是具有上古神兽白泽血脉的白泽犬,当年有一位极其神通广大的女子,以其血脉注入万年宝物,可化世间万物的轩女圣果之中,才有了这只白泽犬。不管它走到哪,它的真正主人都会有感应。它就是派出来找我的,你是猪脑子么?你若无我太华经真气,你认为它会跟你走?”

      周云惊出一身冷汗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爷爷道:“把它扔的越远越好。”

      周云扼腕叹息,早知如此,我何必手贱去碰它?本以为捡到了宝,到头来白白损失三万万魂晶币,老天爷啊,你真的不是在玩我么?

      这会爷爷情绪缓和了不少,道:“算了,我估计扔也不行了。这白泽犬能万里循着气味找人。以你的能耐,你是摆脱不掉它了。”

      周云道:“可这样对爷爷……”

      爷爷叹了口气:“该来的迟早会来,躲了十八年,也该到头了。我教你一套驭兽术,你命令它去武佑大陆吧。”

      周云看着地上吐着小舌头,眨着天真的小眼看着他的白泽犬,莫名有丝担忧道:“它不会出什么事吧?”

      爷爷道:“它与那女子有血脉封印,只要那女子不死不灭,它纵然粉身碎骨,也能完好如初。当然,它现在只是五品,若能进化到九品,它就独立生存,不受那女子控制了。”

      周云心念一动道:“那我们让它……”转念一想,九品灵兽堪比造化境的血脉觉醒巅峰强者,哪有那么容易?便不再说了,以免爷爷又骂自己蠢。

      爷爷道:“听好,驭兽术精要,在于心意相通,灵魂感知,以意念感受灵兽魔晶意识,以魂力……”将驭兽术详解了一遍,但周云听的仔细,好像这驭兽术不仅对这白泽犬有效,对许多其它灵兽也有效,只要神魂足够强大,便能通过灵兽的魔晶去控制它,而灵兽因没有神魂,所以一般后期各大境界的巅峰强者,基本修为要高于同阶灵兽。

      听爷爷又说,在九品灵兽以上是灵魂兽,具备灵魂力,灵魂兽以上是神兽,具备神魂,只是灵魂兽与神兽已数万年不见,早已灭绝,只有它们的子嗣,还传承至今。

      最后,爷爷说道:“待你练会这驭兽术,你让它去武佑大陆的藏虎山一带转悠。”

      周云心念一动道:“是上次我带回的那张残图么?”

      爷爷沉默不语,一摆手,侧卧躺下了。

      周云只得抱着白泽犬去了,但看着怀里的乖宝宝,他真舍不得送它走,可爷爷既然有命在先,他岂敢违背?于是带它来到了山上,让它坐下乖乖别动,催动飞煌印,感知它的魔晶意识。

      却霎时大脑内一阵胀痛,一股极强的能量正在抽取他的灵魂,就像风卷云吸。这白泽犬的魔晶意识,差点把他的意识吞噬了。他猛想起爷爷说不能用蛮力,要让灵兽甘愿跟着你的意念去走。

      于是他脑海里想:乖乖,听我的话,我会对你好的,你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我给你买肉吃好不好?

      神奇的是,白泽犬竟乖巧的点了点头。

      他喜出望外,解除了神圣状态,抱起它回了炼药房,可他前脚刚把不带品阶的鸡腿塞进它的嘴里,它就一口吐了出来,满脸傲娇之色。

      周云瞪了瞪眼,你若要吃带品阶的,我哪养的起你?

      但见白泽犬眨着可怜巴巴的小眼呆呆的望着他,他的心再硬也酥化了,“好吧,我带你蹭饭去。”抱着它又来了栖霞院。

      李仙儿一见到他,就兴冲冲的要去抱她的小白,可小白爱搭不理的缩头进周云的怀里,气的李仙儿牙磨的吱吱响,怒道:“好你个周云,一顿饭把我小白吃跑了,你怎么赔我?”

      周云无奈道:“我恨不得现在就还给你,我养不起啊。”

      李仙儿道:“那你就让我的小白跟着你餐风露宿,吃苦受罪?”

      周云苦着脸道:“我想还你,关键它不跟你啊。”

      李仙儿一愣,转眼却哭了,对着周云又是捶捶打打,道:“你这个坏东西,还我小白,我不要魂晶币,我要我的小白。”

      周云恨不得一头撞死,却想起一事,问道:“你说你领养它三个多月了?这三个多月有什么异常么?”

      李仙儿想了想道:“没什么异常,除了喂它吃东西,它就不理我。啊,你个没良心的小白,吃了我那么多好吃的,最后居然跟着这个穷光蛋走了,啊……”

      周云道:“那它是谁送到拍卖行的?”

      李仙儿道:“是个男的,这小白是他偶然捡的,起初还行,后来小白越吃嘴越刁,非四品食物不吃,那男的供奉不起,就委托我们拍卖。”

      周云想起爷爷传“驭兽经”时,说过灵兽只有具备灵根才能被驯化,而这灵根有时一万只灵兽只有一只具有,而有灵根的灵兽,懂得接受人的意念,沟通交流,执行命令,换取资源。不具备灵根的灵兽,或是狂暴成性,或是胆小如鼠,要么见人就咬,要么见人就跑,无法驯化。

      而灵兽之间可以互相吞噬进化,弱肉强食,就像修炼者炼化灵兽魔晶,为己所用,补体增功。这白泽犬因是五品灵兽,吃四品食物能有效的给自己增加灵气注入,方便积蓄能量,完成进化。而高了两个大境界,三品食物对它来说作用微乎其微,因此小家伙倒也聪明,不断易主跟随能养的起它的主人,不然它和周云其实年纪不相上下,竟一个太初境,一个黄庭境,这差距未免太过悬殊。

      可现如今因“太华经”真气的缘故,白泽犬误认为周云是它原始的主人,所以跟定了周云,打不跑骂不走,而它似乎也看出它的主人竟是个穷鬼,满目幽怨的看着周云,好像也在说,老天爷,你是在玩我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