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老二2

      松里泽总感觉绫音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一定是关于血手海贼团的事。

      绫音那么的着急提升实力,想要早日的觉醒流樱,一定也与这有关。

      松里泽与绫音走到家里时,下午时分都已经快要过完了。

      绫音一回到家,就收拾起了各种各样的调料来,把这次购买的东西做了一个分类收纳。

      松里泽就在院子里,拿着道场发的那把木制的打刀练习着剑术。

      说是练习剑术,其实就是瞎练,一个人在哪儿玩的不亦乐乎。

      松里泽现在其实只会一招剑术,那就是拔刀斩而已,就只有这招是像模像样的学习过的。

      剑术的练习不是那么简单的,基本的剑术动作,像是劈、刺、抹、撩、斩等等,还有练习剑术时,身法上的配合,你的步伐应该如何配合剑术等等很多学问,有的是松里泽学习的。

      绫音忙碌了一阵后,出来见松里泽在那里胡乱的练习着,立马制止住了松里泽。

      不过绫音见松里泽对剑术如此的向往,也就马上给他示范了一些基本剑术动作和步伐的要求。

      绫音没有马上教很多动作给松里泽,只是每一样教了一点给松里泽。

      就这样绫音教完后,转身去忙碌着今天的晚餐去了。

      松里泽就在院子里练习着绫音所料的东西。

      日子一日又一日的过着,在这次从沉船港回来后,松里泽跟着绫音又进了两次沉船港,去往松柏道场两次。

      时间一晃,不知不觉间已过了三个月的时间了。

      这天清晨,松里泽早早的就起床了,从那一张绫音给他做的小木床上起来了,三个月了,这张木床松里泽已经睡了有一段时日了。

      松里泽没有打扰先起来,在一旁练习剑术的绫音,松里泽就在院子一角落,熟练的蹲起了抓狼拳的狼桩。

      这一动作,松里泽已经坚持了三个月的时间了,风雨无阻,不管是下多大的雨,都不能阻止松里泽练习狼桩的进程。

      松里泽如此刻苦的练习狼桩,再加上剑术的练习,这一切加在一起,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松里泽早已跟三个月前的自己有了天翻地覆的差别了。

      这种差别不光是实力上的差距,就连体格上在这三个月时间里都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

      据绫音推测,松里泽自己应该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刚被绫音救起时,身材瘦弱,身高也不是太高,只有一米七三左右,跟绫音一样高。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同了,不说松里泽现在那一身的腱子肉,就说松里泽的身高也二次发育了,足足长到了一米九的身高,接近两米了。

      松里泽现在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那种人。

      松里泽蹲了一个小时的浪桩以后,还是没有继续着之后抓狼拳的练习,绫音说过,抓狼拳的练习还要有一段时日才行。

      松里泽蹲完狼桩以后,绫音向着松里泽扔过来了一把木刀,就是松里泽从松柏道场领取回来的木制打刀。

      松里泽接过来,开始了与绫音的对练,说是对练,其实还是绫音帮松里泽熟练剑术的练习。

      天色还早,两人本来还想练一会儿的,可有生意上门了。

      小河村村子里的村民找上门了,他们没有去找绫音,而是熟练的找上了松里泽。

      原来早在一个月前,松里泽关于铁匠的一些本领就已经基本上出师了,像村子里这些农具和家用小器械现在都是由松里泽来亲自打造的了。

      只是关于打刀的技术,松里泽还没有学到家,松里泽也还没有正式的炼制一把打刀。

      绫音给松里泽说过,不要急,要慢慢来,再积累一段时间,松里泽才能开始打造打刀这一类的刀具。

      关于如何打造刀具,这些技术,绫音早就在日常的这些器械的打造中,把技术传授给了松里泽。

      现在只是抓狼拳,松里泽没有学全而已。

      而像剑术,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不光是绫音手把手的教导着松里泽,在之后两次去往沉船港时,松里泽也被松柏道场场主柳生老师亲自教导过的。

      用一句柳生老师的话来说,松里泽天生下来,就是练习剑术的,剑术天分很高。

      不过松里泽也没有盲目的就去挑战道场里的二十一席弟子,他毕竟练习剑术的时间还很短。

      像柳生老师说的,如果松里泽从小跟随他学习剑术,现在一定是首席弟子了。

      绫音也有着变化,不过她倒不是身体又迎来了第二次发育,而是成功的觉醒了身体里隐藏的力量,流樱。

      绫音就在上一次与松里泽一起进沉船港时,在松柏道场万众瞩目之下,成功的赢了道场第三席弟子,接替他成了三席弟子,排名上升了一步。

      松里泽已经彻底的适应了在绫音家居住的日子了。

      松里泽与绫音也听说了在小河村里的风言风语,全是说他二人暧昧关系的传言。

      其实不光是小河村里有着这种话语,就连松柏道场里也有,实在是绫音与松里泽朝夕相处,又是孤男寡女,不得不引人注目。

      松里泽还打听到了绫音的一些过往讯息。

      绫音的过往,绫音在松里泽面前从来不说,松里泽就算问了,绫音也从不回答,反而会与松里泽生气。

      不过绫音家的事,其实在小河村村子里很多人都知道,松里泽都没有特意的去打听,就知道了这些讯息。

      松里泽知道了,在绫音幼年之时,父亲向往大海的自由,独自一人闯过危险的海底暗礁,出海去了,至今也不知讯息,不知道是生是死。

      而绫音的母亲,这件事,在小河村里,那更是人所共知的事。

      这事还要从血手海贼团说起。

      在沉船港里,三足鼎立,就像在沉船港外围,护卫队和松柏道场和血手海贼团都是一个势力一个地盘,各自在外围设置着卡点,征收进港费用。

      其实一开始血手海贼团并没有这么规矩,没有这么遵守当地的规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