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奇缘

      兔丸做梦也想不到,龙斗会这么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一般人在碰到这种情况事,难道不应该是连忙去找个医院看看还有没有的救吗?

      怎么就忽然间一枪把自己脑袋崩了?这也太果断了吧?简直是个超级刚烈的汉子。

      当然,兔丸不知道的是,龙斗的刚烈有一大半其实建立在他能够重生这点上。

      “检测到宿主濒临死亡,即将启动紧急救助方案,通过花费一百万元来抹除死亡的事实......滴嘟滴嘟,抹除成功。”

      顿时,那听上去就一副老马味儿的语音再度出现,也代表着龙斗的再度重生。

      对于这一次的重生,龙斗心中显然是有着很深的怨气。

      毕竟在龙斗看来兔丸管家的做法就是在欺负人,而且是蹬鼻子上脸的那种。

      我不就是喜欢琉璃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天理正道好吧。

      的确,琉璃的身份特殊,不能随便谈恋爱这我也清楚。

      可就因为这个,你们就得动手阉了我?这谁能忍啊混蛋。

      所以在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龙斗宁愿拼着花费一百万元重生,也不想受这鸟气。

      很好,猫屋敷兔丸还有“神代家”,你们厉害,这把算我输了还不行吗?

      重新醒来后,龙斗缓缓睁开眼睛,闻到的还是那熟悉的薰衣草香味。

      换而言之,他如今还是躺在那松软的床铺上,并没有回到先前的仓库。

      重生点改变了,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但总之可以确定的是,如今的龙斗已经不会再回到那个仓库里头。

      这也意味着,他可以将精力都专注在和猫屋敷兔丸斗智斗勇的方面。

      “臭老头......真是欺人太甚。”

      总之,在迅速清醒过来后,裹在被子里的龙斗忍不住小声臭骂了一句。

      在原先的游戏里,猫屋敷兔丸是主角这边的一大助力。

      从确定了要对抗“天目集团”的主线开始,这位老管家就多次救主角和大小姐与水火之中。

      所以从一开始,龙斗对这位老管家多少是有些好感的。

      当然,经过刚才那一针后,什么好感也都烟消云散了。

      断子绝孙之仇,不亚于杀人父母。

      神代家,猫屋敷兔丸,我一定会找回这个场子的。

      龙斗咬了咬牙,却迅速将精力集中在了除开“报复”之外的地方。

      毕竟现在的他最关键的地方不在于怎么报复,而是在于怎么解决这个困境。

      他悄悄的从被子里探出了头,看了一眼房间门口。

      木格障子门隐约能够看到外面的动静,可此时却没有外头有人的迹象。

      但从之前的情况来看,猫屋敷兔丸应该就在门外不远,等着龙斗清醒过来。

      只要还在沉睡的他发出一点声音,那位老管家就会推门而至,准备拔针侍候。

      怎么办呢?打我是肯定打不过兔丸的,他单手就能把我掐死。

      跑路也跑不掉,这里可是“神代别院“,是人家的大本营。

      靠嘴炮来说服兔丸?也几乎不可能,他是真正的老江湖,没这么容易糊弄过去。

      呼,没办法,只好再看看那个垃圾商城里有没有什么用得上的道具了。

      像是认了命一样,龙斗无奈的躲在被窝里悄悄地打开了商城。

      经过第三次的重生后,他的资金只剩下了“三百九十五万”左右,差不多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点开商城看了一会,龙斗倒是发现几件很有用的道具,可惜太贵了根本买不起。

      比如非常好用的“流氓隐身衣“,穿上去后能与背景融为一体,让人几乎无法看见,售价一千万元。

      再比如“流氓挖掘手套“,戴上去后可以随意挖洞,想怎么挖怎么挖,跟地鼠一样,售价五百万元。

      根据龙斗的记忆来看,这商城里的东西似乎每次重生都会变化,里头的东西很多都是上次翻看商城没有见到的。

      道具里头有贵有便宜,贵重物品的用途明显更大,当然随之而来的是高昂的价格。

      对于眼下还没有赚钱渠道的龙斗而言,这价格的道具都是只能眼馋的梦幻之物。

      只不过就在翻了一会儿商城后,龙斗终于发现了一件相当有用的小道具。

      “流氓魔术贴”,颜色和质感与人类皮肤一样,可以贴在人体产生各种假象,比如遮蔽疤痕隐藏某些特征。

      这玩意虽然达不到易容的程度,但对于现在的龙斗却意外有用,而且只要五十万元。

      很好......就你了。

      点击了几下框框,心痛地将这玩意买下后。

      伴随着一阵轻响,一卷看上去跟胶带差不多的东西便出现在了龙斗手中。

      他慢慢地撕开了少许魔术贴,将其贴在自己的手背上,结果居然完全看不出贴过东西的痕迹来。

      哪怕龙斗把手背放在眼前,也顶多只能看到那里的皮肤有点“新”,仅此而已。

      不错,这样的话要骗过兔丸起码不成问题。

      毕竟龙斗已经知道那个老管家打算对自己做些什么了。

      他既然打算用长针进行针灸式破坏,刺中龙斗小腹的穴位导致“天阉”,那么不让长针刺中穴道即可。

      正好,龙斗的床铺之下是用蔺草编制而成的榻榻米,说白了就是草席。

      他悄悄地伸手抓住一小块草席的边缘,尽可能以最小的动作从上头撕了几块不算太大的草片。

      随后再将草片重叠在一起,形成了类似护具的东西,放在自己的小腹部位。

      如今的龙斗,还隐约能感受到“不久前”被长针刺中的感觉。

      位置的话是这里没错......搞定。

      将那几片榻榻米碎片重叠,再用“流氓魔术贴”贴在腹部之后,龙斗看了看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有区别的小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重叠起来的草片足有两厘米厚,而且柔韧性也有保障。

      哪怕是兔丸的长针,也不可能在穿透这玩意后还能准确地刺中穴位。

      到此为止,防护的工作倒是做好了,接下来得想想怎么给兔丸那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一想到那毫无情绪起伏,犹如机器人一样的老脸,龙斗的眼神中便涌现出了一丝怨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