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纯肉资源百度网盘

      第四十章苏景山

      叶秋不知道虚州飞燕城在什么地方,是个什么样的势力。但是他知道的是,对面这家伙,

      应该不太可能与自己干仗,这就够了。

      “呃,这个时候,似乎不是咱们聊天的时候,要不咱们后会有期?”叶秋有些无语,觉得自己与对面这位,似乎有些脱线。

      “你有急事?”苏景山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是,只是别人在那边打生打死的,咱俩在这边聊闲天,被看瞧见,掰扯不清楚啊。”叶秋有些头疼,对面这小子,脑回路似乎有些清奇。

      “按你这么说。咱俩是不是也得打一场才算正常?要不然就这么后会有期,也不太好说话。”苏景山嘴角微翘,语气中居然有些跃跃欲试。

      叶秋现在可以肯定,这家伙脑子是真不好。

      自己应该早点脱身,于是说道:“我看打就不必了,咱们虽然刚认识,怎么也该算是个朋友,还是后会有期的好。”说罢,也不等对方回话,脚下发力,面朝对方,迅速朝后退去。

      苏景山站在原地,看着叶秋后退的身影,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叶秋退了一段,见对方并没有追来,心下松了口气,转身钻入密林,接连换了几次方向,又埋头跑了数十里,推测着应该算是脱离了战场区域。

      在山里找了一处山石,叶秋随意清理了个石墩,又从神域空间中,找出一副不知从哪个储物袋里得到的阵旗。

      抬头看看太阳,又是测风又是观云,在四周兜兜转转,量山势走向,量灵气流动,忙乎了一个多时辰,总算将阵旗安放好。

      又输入法力测试,来来回回调整了几次,终于在法力输入之后,周围的景色如水波般荡漾了几圈,竟缓缓改变了模样。

      叶秋坐在阵中,身影与座下的石墩,统统消失在原地。

      此时若有人经过此地,入眼的只是一片茂密的灌木丛林,丝毫没有了叶秋的踪迹与气息。

      这套阵法乃是修士用来遮掩洞府门户的大阵,有个名堂,叫天盲阵。

      寓意此阵若是布置完全,大阵的威力连老天都如眼盲,看不透阵中虚实。

      当然,这其中到底有多少夸张的成分,叶秋也说不清。

      将阵法炼制成阵旗,布置之时方便快捷,但是威力也会比直接布置要打个折扣。

      叶秋手中这套阵旗,还之时精简版的那种,更是只是布置方便为主。

      威力估计比之完整版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不过这也已经够用了。

      就这种精简再精简的阵法,叶秋都折腾了这么久才弄好,若是让他用材料,现场按照山脉灵气,布置个完整的阵法,叶秋觉得自己没有数年时间,将周围山川水脉摸清楚,估计没有可能完成。

      修真界的传说中,有大型宗门,为了布置山门的护山大阵,集全宗修士之力,收集材料加测绘山门地形,前后弄了数十年,最终的阵法威力全开,仙人都不得进。

      传闻中,还有一种将阵法炼制成阵盘的方法,布置阵法,在一念之间就可完成。

      但是目前为止,叶秋是没有见过。若真有阵盘那种东西,估计价格也会高到天际。

      毕竟,一念之间布置阵法的东西,那是真的可以用在争斗之中的,不是阵旗这种,对于地形和布置手法,都有特殊要求的东西可比的。

      在阵中休息了一阵,将昨夜至此消耗的法力精神,都补充了回来,叶秋这才收了功法运转。思考了一阵。

      自己也不能真就这么开溜了,毕竟是代表碧涛岛应的灵吉宗的征召,若就这么离开了,估计碧涛岛不好对灵吉宗交代。

      何况,碧涛岛上,可还有一位正在冲击元婴的大修士,倘若碧涛仙子真的冲关成功,叶秋日后可就算是元婴修士座下门人了。

      他暂时也不想失去这个身份。最重要的是,在那里,还有一位让他有些心念牵挂的佳人,当然,最后一点,叶秋不太愿意承认。

      躲在阵法之中,期间倒没有见到什么人,想必双方大战,也没有波及到这么远的范围。

      叶秋等到天黑之后,这才撤了阵法,向着灵州修士集合的那小镇而去。

      “看打……”一声爆喝,将埋头赶路的叶秋惊的后背冷汗淋淋,身形在空中一个转折,脚尖在树干上勾住借力,人已经跳过一段树冠。

      身上灵符光芒闪烁数次,一道剑光浮现,绕身转了三圈,才背靠一棵大树,停了下来。

      “哈哈,道友这反应速度可真够快的。”肆无忌惮的的一阵爆笑。

      叶秋看清从林中现身的来人,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之前在途中,巧遇的那位苏景山么,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遇到这家伙,

      “这就是道友的不是了,害我白白浪费了几张防御法符。”叶秋无奈的说了一句,虽然对方也算是个熟人,身上的灵符防御却没有撤去。

      “与道友开个玩笑,何必认真嘛。”苏景山倒是自来熟,口中又继续说道:“道友这是准备回去了?”

      “再不回去,在下怕要被当逃兵处理,给师门抹黑了。”叶秋装作无奈回道。

      “嘿嘿,道友这话说的,前后只不过一两日的功夫,碧涛岛又不是没跟脚的,谁还敢真与道友较真不成?”苏景山看似无意的闲扯着,目光始终不离叶秋的面庞。

      “道友知道我们碧涛岛?”叶秋有些好奇的问道。

      “略知而已,道友这么急着回去,莫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交代?”苏景山状似无意的问道。

      “道友这话说的,在下有些听不太懂啊。”叶秋嘴角有些抽动,这家伙绕来绕去,似乎还是在怀疑,那野神在自己身上啊。

      “是真听不懂,还是假不懂,道友不说,我也猜不到不是。”苏景山说着,忽然双手微抬,两道黑光从身后爆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如黑色双翅翔空,朝叶秋左右环抱而来。

      苏景山口中还在继续说着:“要不,道友让在下看看身上物件,是否有小弟要找的玩意儿,若是没有,小弟定为道友寻个好风水,亲自为道友埋骨。”

      叶秋心中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只觉得有股子邪火直冲脑门。他的性子本就暴烈,只是因为被社会捶过的腰子,让他很多时候支棱不起来。

      自从来到这修真界,处处小心,又几次触霉星。

      如今被这苏景山这般戏弄,终于惹发了性子,眼瞳里都充了血丝,脱口而出一句大骂:“小爷怕你个龟孙不成,还是爷爷埋你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