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总裁豪门>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无题》唐·李商隐

      晚饭时间,在校园里已然贴满了有关于迎新晚会的海报和活动细则。这样的办事效率也从侧面说明王思航的办事能力,至少不会是一个庸碌之辈。“这样的对手才能让人勉强提起兴趣!”

      泽灵和三个室友也在一处公告栏前细读着,“果真是一次博采众长的尝试!”细则中言明,此次晚会将以竞赛的形式进行,为了节约时间,入围最终决赛的选手由各系在各系自行举办的迎新晚会上选出,进而在校级迎新晚会,即十佳歌手大赛上进行角逐最后的十佳排位。

      “老大,你说他会不会暗中给你使绊子,让你在现场丢人?”钱丰在泽灵身旁低声问。

      泽灵也在想这个问题,自己入围决赛、甚至是名列最终的十佳名单可以算作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王思航在这方面做不得手脚。十佳的排名先后又不会有任何影响,细则里说明的,十佳名次不分先后,若他打算使坏就只能是在自己演出时搞些类似失误的事故出来。

      “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其他的不用理会。”泽灵笑着对钱丰道,是充满自信的笑。猫会把老鼠当做对手,不是因为老鼠可以威胁到猫,而是猫觉得挣扎的老鼠比较有趣,仅此而已!

      提到王思航,自然便想起了小英。一个下午都被琐事打搅,让泽灵无暇逗弄这个可爱的小妮子,时下记起来便索性掏出手机给她编辑起短信息。

      略作沉吟,泽灵恶趣味地笑着发了一条正常人多半看不懂的信息过去——“卿欲何为,看云乎?”看那妮子可能想得明白自己的意思。

      不多时,小英便回复了一条:“君未观星,怎知妾所为?”

      呦呵!竟还有胆子反驳,却是小瞧了这妮子!泽灵想着,他又哪里知道,小英正慌乱地盯着手机,不知他会如何作答,她也不知自己是如何鬼使神差地就回了那样一句羞人的话。

      旁边的宋茜见小英面如飞霞,一副紧张兮兮模样,便凑过来瞧她手机。刚巧瞧见泽灵的回复:“卿本类书”

      “无赖!”小英半晌才红着脸啐道。

      饶是小英心思过人,照旧要思索良久,方能读懂泽灵的言中意更遑论他人?宋茜伸着脖子瞧了半天也没看懂,这二人有来有往地是在聊些什么,“你们猜谜呢?哪个正常人能看得懂它!”说着便央着小英为她破译。

      二人正身处自习室,周围环境严肃,小英不敢与她嬉闹,只得用指尖在手机屏幕上为她点出几处重点——“看云”、“观星”和“书”,搞得宋茜一头雾水。

      小英摇着头正要再提示她两句,泽灵的信息又至:“牧童”。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们这是什么神仙对白?你就给我翻译一下嘛,要不然我可就对你不客气啦!”说着便要去搔小英的痒。

      眼瞧着宋茜伸手过来,小英哪里还敢不老实交代?“是,‘敢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他在问我在哪里。”

      小英正在犹豫是否要告诉泽灵自己的所在,宋茜早已急道:“那你快回他啊!告诉他你在图书馆。”

      小英摇着头,“那样回,他只会想不是我在答复他。”

      “那要回他什么?”

      小英想着,既然到了这个地步,见他又有什么?便回道:“舟行于海思无涯”。

      宋茜盯着小英,半晌才道:“真想把你的脑壳敲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怪不得这么多年找不到对象,还真是个怪物!这回算见着同类了!”

      小英白了她一眼,“你没见他回我时片刻便至,而我却要思索良久?他在诗词上的功底不知要比我深多少呢!”

      “是呀,要不然怎么降得住你这只怪物?”

      另一边钱丰三个也正围着泽灵,猜他与小英在写什么天书。“老大,翻译下呗,你们这神仙打架,我们凡人看不懂啊!”许博文道。

      泽灵看了一眼三人,许博文不用去说,钱丰也多半正迷糊着,只有孙鑫略带疑惑地望着自己,“书是指的哪句?”

      天府之国、文萃之地说得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泽灵暗自点头,不愧是学霸级的人物!不但考试成绩好,在诗词上的功底也是不差的,“是‘书卷多情似故人’……”

      泽灵才说了上句,孙鑫恍若接道:“‘晨昏优乐每相亲’!原来是这一句!”

      听着二人对话,钱丰和许博文如坠云雾,没用泽灵示意,孙鑫便向他们解释道:“这段对话主要重点在‘看云’、‘观星’、‘书’、‘牧童’和‘舟、海、无涯’几个词上,每个词代表一两句诗词,就是他们两个表达的意思。”

      看着一脸迷茫的二人,泽灵笑着朝孙鑫摇摇头,便留他给二人解惑,自己则赴约而去。

      “看云是指‘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看着小鸡食米般的二人,孙鑫也苦笑着摇头继续解释:“观星是指‘昼赏浅月夜观星,醒也思卿,寐也思卿’。书方才老大说过了,牧童是指‘敢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最后一句应当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明白了?”

      许博文恍若大悟,“老大先问,想没想他;人家回老大没想人家,怎么知道人家想他;老大又先回时时刻刻想亲人家,又问人家在哪;紧接着人家回他在学习呢。”说完又抱怨道:“你说老大他俩也真是的,好好的话不能好好说吗?非得在这云里雾里的绕,弄得谁能看明白?”

      “她看明白了!”钱丰望着泽灵远去的地方道,或许他们真的才是天生一对吧!

      “哎,不对呀,人家又没说在哪儿学习,老大去哪儿找人家去了?”许博文又急道。

      “我真怀疑你这智商是怎么考上的大学!”钱丰道:“学校里哪儿的书最多,图书馆呗!‘书山’啊!”

      “你那同学真够厉害的,才一会儿功夫回复就到了,我可是想了很久都没记起那个‘书’指的是哪句呢!”孙鑫撞了一下钱丰肩膀道:“你说老大这么问话是为什么?”

      “可能是要试试小英的才情吧,看看能否与他琴瑟相合?”

      钱丰哪里知道,泽灵如此只是出自一份存心逗弄的恶趣味?

      到了图书馆,略一打听便知道学校的图书馆只在四楼有一间专门开设的自习室。泽灵信步来到四楼,沿着过道走足了半间大厅才寻着伏案躲避的小英。

      泽灵走到近前,见她旁边没有空位,便从旁边座位扯来一把椅子,靠在她旁边大马金刀地坐下。见她依旧没有动作,便又指着桌上她喝剩的半瓶矿泉水道:“又是给我准备的?”说着便作势拿。

      小英赶忙起身,拉住泽灵的手道:“那是我喝过的!”她情急下声音有些不受控制,惹来周围人侧目。

      泽灵瞧她急的满面通红、好不惹人怜爱,便不再挑逗她,“适才回信时你可是寸步不让的,怎地见着面了,又要像只鹌鹑似的躲着不敢见人?”

      小英照旧红着脸,勉强小声应付道:“谁躲你了,我只是休息一会儿。”

      “是休息,还是在想我?”泽灵步步紧逼道。

      “你这人怎地这样无赖!”小英气愤道,大庭广众虽然对话声小,难保不让人听去,怎能说如此暧昧的话?“你若是再这样,我便不和你见面了!”

      宋茜旁观许久,见泽灵将小英处处拿捏,两三句话便让她面红耳赤,有心帮忙,却又哪里方便插口人家情侣间的话题?便想着告辞离去,不打搅二人打情骂俏,“两位大神之间的事情,我这样的凡人还是眼不见为好,我先撤了,你们继续!”说罢便起身离开,临了还递给小英一个要她把握机会的眼神。

      宋茜走后,泽灵也就不再逗弄小英,转而道:“问你些正经的。”

      小英猛地一见他正色,以为他要说什么紧要事,不由也跟着严肃起来,“你说吧,我听着!”

      泽灵凑到她近前,故作神秘问:“你有男朋友吗?”

      这话若是叶俏来答,多半要反问泽灵一句“若是有了,你难道就会放弃吗”。换成小英,她又哪里受的这个?一时间面红耳热,嗔怒地瞪了泽灵一眼。这个无赖分明又是在戏弄自己,小英想着便开始收拾东西,打算不再理他。

      俏丽若三春之桃,泽灵正瞧得喜欢,旁边却有人不解风情地打扰,“泽灵学弟,在学校的公共场合还是应当注意一下影响的好!”抬眼望去,正是王思航。

      小英在旁低声问了一句“学长好”,泽灵却笑着回他:“我们正准备换个地方约会,这里确实有些吵闹得厉害!”说着便不由分说,一只手拎着小英的书包,一只手牵着小英的手,也不去看王思航铁青脸色,起身离开。

      感受着自手心传来的他的温度,是似火的炙热,烧得小英浑身发烫。他手掌的力度刚好,不紧不松,刚好让人挣脱不得;他行走的速度刚好,不快不慢,刚好让人并肩同行……

      小英就这样胡乱琢磨着,竟被泽灵一直牵着手带回了寝室楼下。

      “要我送你上去吗?”

      “嗯!啊?”被他忽然提醒,小英才从思绪里抽出身来,眼见着已经到了寝室楼门口,慌乱间也不知如何作答,只是紧张地盯着四周,唯恐让人认出。

      瞧出了小英的六神无主,泽灵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怕什么,莫非觉得我配不上你?”说起来二人的身高正好相衬,泽灵有一米八三的高度,小英也要一米六出头、一米六五不到的样子,刚好方便泽灵去骚扰小英的脑袋。

      “没有。”小英垂首轻语。

      “是没有怕被人瞧见,还是没有觉得我不配你?”

      “我、我要回去了!”楼门前人来人往,让她愈发觉得忐忑难言,在这里与泽灵纠缠,只会让他得逞。只是她的手一直被泽灵牢牢握住,一时间又哪里得脱?

      握着小英双肩,把她像路牌一般摆在自己面前,泽灵又问:“你和那个王思航是什么关系?”

      一心想着赶快逃离的小英索性便如实交代,“他和我打小便是邻居,两家的关系一直不错,我们一块儿长大,像是兄妹。”

      原来如此,得知了她的想法,泽灵便已心满意足,这样青涩扭捏的小女生,总不能期待三两日的交往便要她投怀送抱不是?

      “上楼时候慢一点,莫要再慌慌张张!”叮嘱了一句,泽灵正准备离开,谁想小英竟还愣在原地,“不想回去吗?那我们再去别处转转?”

      小英这才反应过来,赶忙从泽灵手里接过背包,往楼内跑去,才进楼门时候,又听到泽灵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今天就算是我们的头一次约会吧!”

      望着小英落荒而逃的背影,没有理睬旁人艳羡的目光,泽灵径直往寝室回去。

      一口气飞奔回宿舍,顾不得这一路上造成了多少混乱,小英靠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颇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与泽灵第一次单独相处,被他处心积虑地不停戏弄搞得人牙根直痒不说,只是牵手时的意乱情迷,便扰得她乱了方寸。

      “哎呦!这良辰美景的,神仙眷侣怎地舍得就这样分开?”宋茜笑着走到小英身边,俯身捧着她的脸蛋儿,朝其他两个道:“瞧,这小脸儿红的,莫不是头一次约会便迫不及待地献上了珍藏已久的初吻?”闻言,王小岑和朱倩文也围了过来,一齐逗弄着小英。

      气喘匀了,心思也不似适才的凌乱,小英先是怒视着宋茜道:“数你嘴快,没影儿的事情也能编排出一万种花样来!”

      “哪里是我嘴快,方才的那一句喊,只怕是整栋楼都听了去的!”

      “就是,你们两个的神仙对话,好不让我们这些凡人们羡慕呢!”王小岑道。

      旁边的朱倩文也不甘落后,“可不是嘛!你们俩个云里来、雾里去的,知道费了我们多大的心思?我们可是在网上搜了许久,到现在还剩两句没找到出处呢!”

      “还不是你们八婆?”小英嘟囔着回了一句,不想却招了众怒,被三个人联手制在椅子上不得动弹,身上的痒处被她们挨个蹂躏。

      最终,小英自认是经过了激烈的防抗才屈服于三人的淫威之下,将对话内容悉数解释给她们听,这才摆脱了束缚。

      谁想,才放开了小英,三个人便你一句、我一句地将那段对话内容用通俗的言语演绎了一遍,夸张到肉麻。

      “我和你们拼啦!”小英被她们添油加醋的表演弄得羞愤难当,恨不能与这三个讨厌鬼同归于尽。

      但双全难敌四手,没用多少工夫,小英便又一次被擒获,热闹的寝室里只剩下小英一个人的求饶声传出好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