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市车辆违章查询

      “曹巡检,本官为何不可以这样?”

      朱慈炯将三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老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的楚雄,只是逼问着曹阿瞒,更是漫不经心地说道:“本官是晋城县的知县,是尔等的上官,就算是真得做错了什么事情,还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

      何况——”

      顿了顿,朱慈炯已经起身走了下来,绕着三人踱步而行,嘴角噙着一抹嘲弄之意。

      “何况,寻阅和剔除县衙的酒囊饭袋的衙役,本就是分内之事,乃是本官的职权范围,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从九品巡检,身为下属,有什么资格反对本官的决定?

      就算你内阁里有人,首辅来了,也无可指摘本官吧?”

      朱慈炯停了下来,站在气呼呼的曹阿瞒面前,直勾勾地看着那张粗糙而肥胖大脸,脸上的嘲弄意味愈发的不加掩饰。

      “还是说,本官清查城防营吃空饷的事情,戳中了你的痛脚,逼你做出狗急跳墙的举动,不惜举兵造反,也要阻止本官行使正常的职权?”

      别看曹阿瞒一副不可一世的糙汉子模样,一听到“造反”二字,顿时就蔫了,却还是硬着头皮轻喝道:“查就查,谁怕谁?”

      朱慈炯呵呵一笑,又岂能听不出曹阿瞒色厉内荏,在死鸭子嘴硬,也没有继续再和一个末流小官纠缠,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说了下去。

      “丑话说到前头,赵班头,沈班头,楚班头,但凡是没有通过本官的考核之人,一律清除出去,绝不手软。”

      “是是,老爷,小的们都听你的!”

      三人慌忙点头应是,配笑着,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朱慈炯也报以满意的微笑回应着,说出的话却是让人愈发的如坐针毡。

      “想必你们自己的心里也很清楚,县衙的那些公人们,衙役也好,杂役也罢,十之七八都是上不了台面,不堪大用,有的甚至是不堪小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个酒囊饭袋,顶着差役的名头,专门欺负老百姓,一点正事不干。

      我朱赐可不想用这种人,浪费粮食不说,还败坏了县衙的清誉,也污了朝廷在老百姓中的公信力。

      这种人就是老鼠屎,只会坏了一锅汤,别无他用。”

      三人再也笑不出来了,曹阿瞒的一张脸早就变成了猪肝色,盯着朱慈炯,压着怒火,低低地寒声道:“县老爷,属官是不是可以走了?”

      朱慈炯听到了那若有若无的咬牙切齿声,却是浑然不在意,一甩衣袖,道:“下去吧~”

      曹阿瞒气咻咻的离去了,脚步声格外的沉闷、响亮。

      “好了,你们也下去吧~”

      三人答应一声,刚欲转身离去,却又被朱慈炯给叫住了。

      “对了,告诉你们的那些手下,要是真吃不了那个苦,没有那个能力,还是趁早主动离开县衙,交出县衙配发的兵器,本官的考核可不像朝廷那样,半年,甚至是一年才有一次,而是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有一次。

      考核的内容不仅包括平时的执勤、有无认真为百姓办事,还有各种体能,在规定的时间里,跑完二十里地,深蹲跳一百个等等。

      当然,初次的考核简单一些,只需要在一刻钟的时间里跑完十里地,完不成的,立即走人。

      本官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和粮食养闲人。”

      刚刚有所缓和的氛围为之一僵,三人的一颗心直往下沉,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