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油盒子

      凤儿:

      好久不见!我很想念你!在分开的这段时间,我不断问自己,为什么?。你要拒绝我,还给了我那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如此骄傲的我,就这样被你生生的拒绝了。我从没觉得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我,你这个小丫头,活生生的让我无法释怀,把我难道了,还要和我握别!

      你此刻一定在想,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上班吧?我一想起你拿到信呆愣的站着,久久想不出头绪得的表情,就忍不住想笑。我们开封工艺美术学院也和你们学校一样要求提前结业,所以我就想你可能也会如此,就托人打听,看你分配到了哪里。

      我回开封后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我们的问题,虽然我还没有很好的办法,但我还是想对你说,让我们得关系继续向前,船到桥头自然直。总有办法解决你认为的难题。你说呢?

      你在新的岗位上适应吗?我想,我的凤儿做什么都会很出色,只是你心里一定会难过,不让你做自己喜爱的工种,等同放弃了理想。但是我的凤儿,我们年轻一辈是中国的未来,未来国家的繁荣昌盛需要我们暂时放弃个人的得失,你也一定能体会。给我回信吧,告诉我你现在的喜乐和经历,让我们一起承担。再过两周,我会随家父一起出差来你的城市,我们见个面吧!

      和你毗邻而居的付玉笙

      付玉笙,付玉笙……我心里低声呼喊着他的名字,我以为我已学会如何面对生活给以的变故,但我看到你的名字,脆弱就攻陷了我的坚强。我止不住的哭,哭的双肩战抖。门卫师傅连忙上前询问,我只是摇头。师傅说,是不是边疆有啥消息,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给你组长说一声。

      我恍恍惚惚的前行,听不见周边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该往那里去,该找谁说说,我心头塞着的那声嘶吼。我好想有个人来帮帮我,帮帮我来面对心头的难过。我不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王。我怕饥饿,我怕父母有天不在身边,我怕此刻这样的难过没有尽头,我怕快乐再也回不来。

      付玉笙,你有多思念我?和我思念你一样的思念我吗?我们短短的相处,能有多深情呢?是不是我们年轻太冲动了吧?其实是我们并不懂什么是爱情,这份眷恋或许和好朋友分离的不舍没有什么不同吧,是我们误会了吗?不是,不是我们误会了,应该是初见的琴瑟和鸣,双壁起舞,以及学识的相互欣赏,和彼此互补的性格,让我们相识,相知,相吸。只是,只是,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拥有不同的家庭背景,我们注定无法在一起。我还不能称你为我的爱人,我还没有接受你的爱,我们此刻的依恋,是经不起考验的,不,不需要验证,结果那样明显。我们需要的是时间的清洗,我们其实最需要的是忘记。是的,我们需要的是忘记,忘记琴瑟和鸣,忘记双壁起舞的默契。忘记你的阳光,忘记你的幽默,忘记我们曾经相识过。

      恍惚中,我已走到了曾经集训的博物院。此时的博物院已不再对外开放,我满脸泪痕的望着铁栏杆内的博物院,仿佛看到博文院门前的空地上,一对年轻男女正在专注的排练的舞蹈。他们时而动作流畅,时而因某个动作的不和谐停下来认真讨论。女孩儿认真听着男孩儿教授的手鼓技巧,专心的都没注意到男儿眼中的深情。和时不时嘴角上扬的笑容,还几多次抬手想要替女孩儿捋顺凌乱的发丝。好温柔的大男孩儿,好美丽的画面。

      “老师,我来为这位同学伴奏吧,我会弹冬不拉。

      “凤儿,一会儿食堂门口见“

      “凤儿,你的梦想是什么?

      ”凤儿,你会骑自行车吗?“

      “凤儿,你梳的两条大辫子真好看

      ”凤儿,……“

      “真好听,“我在心底听到自己的声音。是的,付玉笙的声音很好听,甚至常想,他如果不为自己伴奏,是不是可以自弹自唱?如果,他先表演,我们还会不会有‘冬不拉’的节目。如果!如果?世界上之所以有如果两个字,就是给无法实现的结果一个借口,或者说是一个安慰。

      如果我父母年轻力壮,如果父母有得利的人照顾,如果我很有钱,可能我和他可以试着向前走。可是没有如果,我们注定没有如果,除了城市间的距离还有很多无法跨越的阻碍,只是不能对你说。

      泪,此刻只有你能与我相伴的,默默无声与我同悲。你能看到我眼中的幻想,体会我渴望永远留在那刻的痴傻。泪,你比我幸福。夺眶而出,流淌致衣襟,蒸发后化作云就能飘到他身边。那么,好吧!请你带走我对他的思念,和无法释怀的情感。和风做个交易,让风帮你久久的环绕在他身边。替我抱抱他,告诉他我也很想他,其实我也很想抱抱他。告诉他,他的声音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表达,我很想听一辈子。最后留一缕我的气息在他指尖,愿我柔情常系他左右。

      付玉笙,这就是我给你的回信,你永远收不到的回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