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情感>

      画画?

      亚伦很干脆地摇头拒绝。

      她是真的疯了?

      开什么玩笑,鬼知道这女人又会搞出点什么新花样来。

      就冲她那带着几分神经质的表现,他哪里敢让给她当模特?

      “是吗?”莲娜似乎还有些不甘心,追问了一句。

      爱丽丝冷声说道:“莲娜小姐,或许我们该进城了。”

      “对对对,”莲娜恍然大悟,轻轻拍了拍头,“也不能在这里画画啊,你说对吧,唔……你叫什么来着?那个标……”

      她又将“标本”两个字咽回了一半,率先大摇大摆地走向城门。

      “似乎是个……”亚伦看着她大步远去的背影,嘴角抽搐了一下,看向了罗恩,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所以,她才被人称作唤灵魔女。”罗恩眼神闪烁,低声说道,同样快步跟了上去。

      “这次来呢,你们也都知道,我需要记录天灾·死亡之喉的气息,就在之后不久,我记得我已经和你说明过了。”莲娜笑嘻嘻地对着罗恩说道,“所以,要是引发什么天灾余波,死了不少人的话,不要怪我哦,我提前说过的。”

      她在来到莱登城前就已经提前和空悬之剑打好了招呼,预定了激活气息和记录气息的时间。

      既然上司已经同意,那么罗恩这边自然不可能阻止她记录气息,只能通知勉强还算是成建制的城防队事先疏散周围的无关人员。

      事实上,自从城主府被巴尔斯和天灾·死亡之喉祸害之后,以它为圆心,周围空出了好大一片无人区。

      别说是普通人,就连超凡者也都不敢在这里久呆。

      即便是天灾·死亡之喉已经远去,而其爆发的天灾事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可这片区域依然充斥着不小的危险。

      任何进入这块区域的物体,其体内的灵性都会以缓慢地速度抽离身体,成为游荡在这块区域的游离灵性。而其游离在外的灵性又会因为沾染上邪典气息而被污染,最终成为了散播在空气中的哀嚎声、痛苦声……

      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这里看上去总比其他地方黯淡许多。

      除了这里没有游荡的不死生物外,这里比那些乱葬岗、古战场遗迹更加阴森恐怖。

      在亚伦他们意料之中的,莲娜反而对眼前的阴森场景很是满意,忍不住点头称赞:“看起来气息很新鲜嘛……真是,不是说有人从天灾中活下来了嘛,我记得好像有个从北国来的少年,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月之塔已经很少有活体标本了,真是……”

      只不过说到最后,她明显有些不甘心,双眼有意无意地打量着亚伦,“唔,似乎你身上的气息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得多,可能得找个好日子认真画你才行,不过我觉得老师们应该会喜欢你这幅画的。”

      她似乎选择性忘记了亚伦根本就没有同意过她的请求。

      “莲娜小姐,我再次强调一遍,我不愿意当你的模特,也不想被你画画。”亚伦耐着性子说道,同时心中还有些无奈。

      和一个精神病人是说不清的,尤其这个精神病人似乎还是个超凡者的时候。

      “现在不想?没事没事,以后会想的,毕竟我的画画技术可好了,我都能把天灾装进我的画里,能被我画绝对是你的荣幸,不相信你看!”

      似乎为了证明什么,她腰间的羊皮书再度滑入她的手中,她也顺势急切地快步走到亚伦跟前,一边飞快地翻动着书页。

      看着她做出如此举动,亚伦咽了口唾沫,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

      “莲娜女士!”罗恩厉声呵止,单手剑的剑刃无声地滑出了一半,雪亮的剑光无声地闪烁着。

      莲娜却丝毫没有听见罗恩的警告,絮絮叨叨地说着:“还记得我今天为什么会迟到吗?猜猜看,对对对,猜对了,我在路上遇到了那个天灾残留下来的痕迹,虽然说只是一丁点,但是你知道吧,好大一块区域的树林都被彻底抽干了灵性,想不想看?我正好把那种场面画下来了,在哪呢……不是这个,不是这个……对了,就是这幅!”

      她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下意识地想要拉着亚伦的手,可下一秒又被挡在亚伦面前的爱丽丝拍开。

      “先走。”亚伦低声说着,拉了拉爱丽丝的衣角,已经开始不自觉地后退了数步。

      尽管他也好奇莲娜那本书上究竟画着什么,可直觉告诉他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

      况且,在这种地方贸然做出什么奇怪举动……

      “走?你们想去哪?为什么要走?别走啊。”莲娜如同连珠炮般说着,一边还想越过爱丽丝抓住亚伦。

      然而,爱丽丝直接反手抓住了莲娜,双方的巨力在不经意间再度爆发,莲娜直接被拉了个踉跄,而爱丽丝不得不重重一脚跺地,勉强维持住身体的平衡。

      “莲娜!”罗恩厉声警告。

      “你想干嘛?”莲娜皱着眉头回头,颇为嫌弃地打量着爱丽丝,“你想求我画画?呵,真可笑,身上就残留着零星一点山岭巨人的气息,嗷,还有一点那个蠕行……等等,你身上怎么可能有那么浓重的死亡之喉气息?呵,算了算了,连气息都做不到挑选和筛除……不要拦着我画画!”

      说到最后,她已经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情绪,语气也忍不住高扬了几分。

      “莲娜小姐,你似乎并不在意我的警告啊。”罗恩语气冰冷,快步走了过来,在他的手臂两侧,符印铭文已悄然浮现。

      他肩头的黑猫已经无声地落在了地上,体型膨胀了数分,扭着头盯着莲娜,优雅地走向莲娜的视觉死角,露出了嘴角光洁的獠牙。

      “怎么了,罗恩?”

      “莲娜女士,别忘了你的任务!”

      “哦,任务啊……”莲娜恍然大悟,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对对对,我是来做任务的。”

      说着,她翻开了一张书页,一股死亡之喉的气息无声地弥漫开来。

      如沸油入冰水,原本沉寂下来的城主府再度热闹起来,死亡之喉的天灾气息再度激荡,甚至凭空形成了一阵剧烈的狂风。

      “你觉得在这里画画怎么样?”她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亚伦,好奇地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