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

      “就是这里了,老太爷的棺材就放在这里。”

      九叔推开门,三人走了进去,任老太爷的棺材放在这停尸房的右边,有一道帘子挡着。

      三人来到老太爷的棺材边仔细地打量着,文才有些担忧,不知道自己刚才有没有漏掉,不过看样子好像是没有的。

      “嗯,弹的还可以,有这些墨斗线缠着,老太爷即便成了僵尸,一时间也很难挣脱,我们也好有准备。”九叔说道。

      阿威点了点头,摸着上面的墨斗线,墨斗还没干,说明是刚弄上去不久。

      突然,他蹲了下来,看着棺材底部,果真如电影里一般,秋生与文才漏了这里没弹。

      “这里怎么没有?是不是漏了?”阿威皱眉道。

      九叔闻言,也蹲下了身子查看,这一看顿时气得起来给了文才一个他最爱吃的巴掌。平时九叔是不会这样的,只不过刚才秋生文才二人戏弄他时的怨气,加上这次弹墨斗的疏忽,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

      “师傅。“文才有些委屈道。

      这一巴掌似乎力气不大,反正没什么响声,顶多就会痛一点罢了。九叔还是很护着自己的徒弟的,阿威看着文才说道:“这种事可马虎不得,还有墨斗吗?”

      “刚才还有……但是被我跟秋生玩完了。”

      “你……你们两个!”

      九叔指着文才,气不打一处来,他看着任老太爷的棺材跟阿威说道:“队长,我明天会再补上这里,老太爷的尸变应该不会这么快。”

      “但是,我也不敢保证,它不会提前破棺而出。这些墨斗线,只能对一些等级比较低的僵尸管用,对老太爷受到风水宝地二十年蕴养的僵尸,效果可能没理想中那么好。”九叔又说道。

      “我知道了,我会让衙门通知下去,任何人晚上减少外出,以免遇害。”

      “嗯。”

      ……

      另一边,任家镇郊外。

      秋生正在骑车回家的路上,突然一道青烟在他前方不远处出现,一名身边婀娜的清秀女子,站在树上看向秋生这边。

      女子一挥衣袖,一队人马便凭空出现在这小树林里,而女子自己也换上喜庆的红色嫁衣,坐在轿子里,这队人马便这样化作迎亲的队伍,朝着秋生这边走去。

      他们的脸色都很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脸颊两边还有一道鲜红的圆型印记,整个人表情十分僵硬,看上去无比诡异。

      “她的膀胱,她的膀胱,好似好似星星发光,睇见,睇见,睇见,睇见,心慌慌。她的膀胱,她的膀胱,好似好似星星发光……”

      寂静的夜晚里,一行人,哦不,是一行鬼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透过红色轿子的窗门,还能清晰地看到一个长相靓丽,大约二十出头的美丽女子。女子坐在轿子上,整理着头发,嘴边还挂着一抹隐隐约约的笑意。

      “明月吐光,阴风吹柳巷,是女鬼觅爱郎,谁人愿爱凄怨鬼新娘,陪伴女鬼深宵偷拜月光。她的膀胱,她的膀胱,好似好似星星发光,睇见,睇见,睇见,心慌慌~”

      在音乐声中,女鬼穿着红色礼服轻轻地坐上了秋生自行车后排的座位,并笑着挥手告别送亲队伍。

      可是,有些滑稽的一幕再次出现,只见秋生骑车在一处枝干比较低的柳树前低下头骑了过去,而后排座位上的女鬼却狠狠地撞到柳树枝干,并向后摔倒。

      “天际朗月不愿看~”

      直到这里,女鬼出场的BGM才彻底结束,女鬼看了一眼远去的秋生,有些懊恼地跺了跺脚。

      一旁不远处的土地公朝着女鬼笑了笑,女鬼害怕地转身离开。

      可怜的秋生,还不知道,属于他的缘分终于来了,只不过这缘分来的不是人……

      任家镇,义庄。

      正在熟睡的文才突然翻了个身,抱着他从小到大最喜欢的毛毛虫公仔继续熟睡。

      这时正值子时,属于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任老太爷的棺材突然间抖动起来的,似乎是想要推开棺材一般,却被棺材外的墨斗给弹了回去。

      一只留有修长指甲的手突然探出棺材外,它先是往下摸了摸,发现没什么事,又将手往棺材上面伸。

      突然,它的指甲与棺材上面的墨斗线接触,产生一种类似电流的声音。

      这只手也如同被电到一般,急忙缩了回去,仿佛一切都没发生。

      只是,棺材间的碰撞声惊醒了睡着的九叔,九叔连忙翻身下床,提着一盏煤油灯来到停放任老太爷棺材的停尸房查探情况。

      九叔四下打量着棺材,棺材上都布满了墨斗线。九叔有些疑惑,这都布满了墨斗线,不可能会发生什么变故啊。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任老太爷的棺材,尤其是棺材盖与棺材间的位置。

      “砰!”的一声传出,九叔连忙来到声音发出的地方,却发现是文才那神奇的睡姿将一旁的置物架给弄倒了。

      “睡得像个猪似的,这种人看义庄最合适了。”九叔帮文才翻了个身,以防他摔倒,有拿起地上的毯子给他盖上。

      文才迷迷糊糊间找到了自己的毛毛虫公仔,继续抱着它熟睡了。

      九叔以为刚才的动静应该就是文才搞出来的,摇了摇头,继续回去睡了。他也是忙了一天了,也是怪累的,明天再将墨斗补上吧。

      就连九叔也没想到,任老太爷的尸变速度会这么快,二十年的风水养穴,致使任老太爷与其他尸体有着显著的不同。一旦破土而出,重见天日,这些年来吸收的风水灵气,会加快它的尸变,要是碰上月光那就更不得了了。

      ……

      第二天清晨,任老爷又将阿威叫来府上,喝茶并谈着最近镇上发生的事情,以及衙门里的一些事务。

      面对任老爷的提问,阿威一一答了上来,这让任老爷由不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阿威啊,你今年也是二十出头了吧?”任老爷淡淡地问道。

      “嗯。”

      任老爷又看了一眼正在插花的任婷婷,不经意地说道:“婷婷啊,也不小了,过了今年就是十八了。”

      阿威有些搞不懂任老爷为什么要说这个。

      见阿威有些迷惑的眼神,任老爷笑了笑,看着任婷婷淡淡道:“也该给婷婷找个婆家了。”

      原来是在打我的主意?

      “婷婷表妹还小呢,这种事不急。再说了,这种事情还是问一下她本人更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