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川ゆい高潮十次

      陆清雪一脸的淡定,仿若万事已成竹在胸,“我记得你之前说你去红尘馆是为了破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为了城内无故失踪的乞丐吧!如果你配合我的计划,这件案子我可以帮你破。”

      其实具体的计划她还没想明白,这件案子中到处都透露着古怪,仅凭她一人难以堪破,她准备先将郭若卿忽悠进红尘馆再做打算。

      郭若卿满面震惊,他快速爬下床,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陆清雪跟前,双手放在她肩膀上,十分激动的摇晃她,“你怎么知道这件事?还有,你凭什么可以如此自信的开口,说一定可以帮我破这件案子?”

      三天了,他已经在那个腌臜不堪的地方虚与委蛇三天了,可任凭他用尽浑身解数都没有从那些贪财的女人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甚至差点搭上自己纯洁的肉体都无用,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无力的挫败感。

      哪怕之前被迫在乱葬岗呆了两天两夜也未曾出现过的挫败感。

      如今随便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就开口让自己配合她的计划,还让自己扮成女人,凭什么,凭什么这么自信?

      郭若卿满心满眼的不服气,不知不觉间加重了手上摇晃的力道。

      陆清雪忍住腹中被晃动的不适感,伸手用力将郭若卿推远,见郭若卿又要激动的扑过来,抬起杏眼十分凶狠的瞪向他,咬牙道:“再晃,卸了你的胳膊!”

      郭若卿颤颤的收住脚,本能的朝后退了一步,人也瞬间冷静下来。

      他知道对面的人一定会说到做到,她刚刚看向自己时的眼神太过熟悉,和另一个人发狠时一模一样。

      长得漂亮的人都好凶!

      突然想到某个可恶的人,郭若卿瞬间就蔫了下来,桃花眼中满是委屈。

      陆清雪看着像淋了雨的小猫一样可怜的郭若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变得温柔了许多。

      算了,小孩子嘛!就是容易激动了些。

      “最近常福客栈死了一名乞丐的事你应该知道吧?”陆清雪指了指一旁的凳子,示意郭若卿坐下。

      “我听说过,不过我爹对于城内接连出现的乞丐死亡案只字不提,我好几次开口问这件事的进展,可我爹一直讳莫如深,不愿说半个字。”郭若卿十分配合的坐下来,还特别懂事的拿起茶壶,将陆清雪跟前已经空了的杯子倒满茶水。

      不知是被陆清雪的气势震慑到,还是因为想起某个令他胆寒的人,反正此时的郭若卿,乖巧的不像话。

      陆清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继续开口,“所以你就偷偷的溜进档案库,发现那些死了的乞丐和红尘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就扮作恩客经常去光顾,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郭若卿瞪大双眼,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些事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而且偷溜进档案库这件事就连他爹都没有发现,这漂亮的有些过头的小丫头又是如何得知的。

      难道她在自己身边安插了眼线?

      “不要想太多,我只是从你遗留在桌案上的一些东西而做出合理的推测罢了!”陆清雪看向一脸震惊而怀疑的郭若卿,淡然的说道。

      她可没有窥视别人隐私的癖好。

      郭若卿长舒一口气,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样就好,他身边已经有一个让他害怕的变态了,要是再来一个,他可受不住。

      “说吧!你都在档案库中发现了什么?”陆清雪撑着胳膊,让自己的身子放松下来。

      这些天东奔西走的,身子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突然一放松,竟有些疲累起来。

      郭若卿劈里啪啦的开始如数家珍,不过所说的东西基本都是陆清雪所知的,她的眼皮逐渐开始打架起来。

      当她猛地磕到桌子上清醒过来时,刚好听见郭若卿说他只查阅了其中的一部分,立马心中有了计算。

      “郭若卿,现在就带我去刑部的档案馆看看。”陆清雪开口。

      郭若卿略一思索后点了点头,这个容易,最近为了查乞丐案,他偷偷仿造了一把档案库的钥匙,已经成功溜进去好几次。

      只是关于乞丐案的资料实在是太多,档案库最近守的很严,他只翻阅到了一点皮毛,所以很有必要再进去一次。

      刑部档案库挨着刑部大牢,夜晚的时候会加强守卫,万一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驻守在刑部大牢的士兵会立即闻讯而来,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陆清雪在郭若卿的带领下,从一处不起眼的狗洞爬进内衙,跟着他七弯八绕后终于看到挂着‘档案库’三个赤金大字的牌匾。

      郭若卿‘嘘’的一声示意陆清雪停下,两人来之前商量好,趁着守卫换班的时候偷溜进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今日居然有人夜袭刑部大牢,守在档案库的士兵闻讯赶过去抓刺客,只余两人看守。

      陆清雪制造一点动静将剩下的那二人支开,两人成功的进入到档案库中。

      郭若卿拿出袖袋中的火折子吹燃,抬步去案桌处将上面的油灯点燃,陆清雪心中一慌,立即跟过去将油灯吹灭。

      郭若卿十分不解的开口:“为什么要吹熄?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见,怎么找档案?”

      说着准备再次将油灯点燃。

      陆清雪默默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的小声解释道:“你把灯点燃,不是给外面的人信号,告诉他们里面有人吗?”

      郭若卿恍然大悟,赶紧将火折子关上塞回袖袋。

      先前他都是在白天混进档案库,倒是没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今夜月色不错,借着月光,郭若卿轻车熟路的从一处架子上拿下厚厚的一沓资料递给陆清雪,陆清雪将其装入特意准备的布包中,两人交换一下眼神,开始往大门处撤退。

      此时刑部大牢处不时传来兵器的碰撞以及人倒地的声音,借着混乱,陆清雪和郭若卿成功的从档案库中退出来,神不知鬼不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