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进入了

      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都是对朝局、权势非常热衷的人,尽管叶法善对此根本不感兴趣,仍然难免听到了很多消息。

      其中最让叶法善恼火的就是:尽管严防死守,“观天宫”最要紧的两个人终究还是被他们逃脱了。

      袁天罡、李淳风师徒。

      尽管太平公主说已经让皇帝,以谋逆罪下了海捕文书,保证一定会把这二人抓回来。

      但叶法善深知以这二人的本事,这次让两人逃脱了,之后就难了。

      神龙政变的红利,让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现在是志得意满。

      与当时太子李显拙劣懦弱的表现相比,太平公主在政变中体现出来的果敢狠辣给朝臣和宗室留下了鲜明的印象。

      崔玄暐、张柬之、敬晖、桓彦范、袁恕己这五位都是太平公主在政变中的“战友”,全部都因功拜相。

      再加上现在也已经入了政事堂的,原本就对太平公主言听计从的相王,现在的安国相王李旦。

      等于政事堂中书省,大半人都以太平公主马首是瞻。

      再加上私下已经掌控了内卫并且掌管着制诰之权的上官婉儿,与之守望相依。

      不论是朝野的威望,还是内外的权势,太平公主说一声一手遮天都绝不为过。

      可惜这种好日子,并没有太持久。

      由于武则天还健在,所以为了政局的平稳,太平公主等人始终都没有动武家的人。

      而武家的人在武三思的带领下,貌似也非常配合新君的各种安排。

      可毒蛇不论蛰伏多久,都是会咬人的。

      如果说安国相王李旦怕猜忌而辞去太尉及知政事之职时,太平公主还不以为意的话。

      一纸绕过上官婉儿直接发到政事堂的诏令直接就把太平公主给打醒了。

      崔玄暐晋封博陵郡王;张柬之晋封为汉阳郡王;敬晖晋封平阳郡王;桓彦范晋封扶阳郡王;袁恕己晋封南阳郡王。

      皇帝竟然没有问太平公主的意见就一下子封了五位异性王。

      瞬间把太平公主打了个措手不及。

      恩出于上,皇帝绝对有这个权力给这五位晋爵。

      问题不在于这个爵位上,而在于有了王爵就不能再握相权了。

      王爵乃是爵位的顶峰,相权乃是人臣的顶峰,都是升无可升了,兼而有之的话除了篡权谋反就再无他途了。

      连李旦这个皇帝的亲弟弟,都为了怕猜忌弹劾而请辞了知政事等职,更何况是这五人。

      果然就在太平公主刚知道这个消息还不知所措时,上官婉儿也赶了过来,告诉了她最新的进展。

      “张柬之等五人请辞相位的折子。陛下已经批了,并且明发了。”

      “怎么可能?!”太平公主听到这个消息根本不敢相信。

      要知道那可是一国丞相啊。

      自古以来,君臣共治天下就是千年来的共识。而臣的代表就是相。

      甚至在很久以来,君和相都是相对而坐的,显示双方几乎平等的地位。

      无大过不可罢相,甚至君主的命令如果有错,丞相都完全有权利拒绝和驳回。

      正因为丞相权力和职责巨大,所以到了唐代开始采用群相制。

      凡是进了凤阁中书省或者政事堂的大臣都称为丞相。但人数依然不多。

      所以任何一位丞相的任免和调动都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纵然丞相有过错,要请辞,那“一请一拒”也是最基本的。

      能做到宰相的一定都是往日功绩显赫之人,所以不论什么原因请辞,皇帝为了表示对他往日功绩的肯定,一定会先拒绝然后加以挽留。

      然后臣子再第二次请辞,表明态度,皇帝才会批准。

      “一请一拒”是最基本的,到丞相这个级别“三请三拒”都是寻常事,就是这个套路玩三遍。

      更何况张柬之等五人无过而有大功啊,只是为了自谦而请辞,皇帝竟然连“一请一拒”这个最起码的面子流程都没走,直接就批准了。

      这已经近乎羞辱了!

      这让张柬之等人怎么看?!这让文武百官怎么看?!

      “谁接任有没有定下来?!”太平公主从震惊中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李旦的请辞对政事堂的格局影响不大,但张柬之五人不同。

      这五人一走,政事堂立刻就会产生一个巨大的权力真空。

      “还没有?!但刚刚韦后来跟我讨要天子之宝,我没给,只言说此事必须有陛下之命。她很不高兴!”上官婉儿也是忧心忡忡的说道。

      天子在秦汉时有六玺: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各有用处,代表着皇帝的各项权威。

      当然还有一个最特殊的一个传国玉玺,代表着皇帝的正统地位。

      后来在高祖武德年间,再加神玺及受命玺。

      皇帝神玺以镇中国,藏而不用。受命之玺以封禅礼神,皇帝行玺以报王公书,皇帝之玺以劳王公,皇帝信玺以召王公,天子行玺以报四夷书,天子之玺以劳四夷,天子信玺以召兵四夷。

      武后在位时,又多了一方“皇天景命有德者昌”玺,并改玺为宝。

      等于加上传国玉玺,现在天子之宝共有十件,从武后在位之日起就一直都在上官婉儿手中。

      这也是为什么上官婉儿被称为“内相”的原因,皇帝所有诏书都必须由她用印才能明发,大部分的诏书也都是由她帮忙起草的。

      特别是武后晚年,书写不变,上官婉儿甚至已经有了批阅奏折之权。

      “这贱妇想干嘛?!”

      太平公主对这个贪得无厌的嫂子历来不喜,两人的关系也向来不睦。

      若不是李显对自己这个患难与共的妻子实在是情深义重,太平公主早就想上书废后了。

      “我担心的是如果陛下迟迟不任命新相的话,政事堂就是武三思的天下了!并且韦后现在是名义上的中宫之主,我能拒绝她一次,但不可能拒绝她一辈子。”上官婉儿在政治上明显比太平公主敏锐地多。

      而太平公主才忽然想起,这些日子自己确实太过忽略自己的这位表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