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网页版在手机上怎么删除本

      道长喟然长叹道:“我们道家劝人向善,诸恶莫做。可这等无君无父,不懂礼义廉耻妄造杀戮之人,不知何时才能遭受天谴,枉死众生,何时可得超脱?唉,岂不愁杀人也。贫道倘若年轻半百,一定仗剑出山斩不平,笑傲江湖,快意人生。”

      丁宁不敢多言,只得恭维道:“师父虎老雄心在,可钦可敬。”

      道长见其戒心甚重,也不勉强,微微一笑,放他去休息。翌日一早,丁宁一伙离开道观直奔宁波。将到绍兴,却是南明的地面。守军见其来自西面,自然要盘问一番。正在问着,突然一个军官跑过来,疑惑地盯着他们。丁宁笑道:“许路兄,您怎么在这里?”

      许路两手一拍,惊喜地说:“果然是你,我只说这匹马这么面熟,果然是贤弟的座驾。来来,且到我的住处盘话,咱们又有一段时间不见了。”将他们领到一座兵营内,吩咐人上茶。

      丁宁说:“许兄,我总是欠你的人情。家父说,上次从南京到宣城,一路上多蒙您的照顾,嘱我好好谢你。对了,这是我的内人张倩倩。这便是我常常提起的许路哥,上前见礼。”

      张倩倩连忙问好,说丁宁讲过,你们初到北京就认识了,以后您对他多有帮助,对您充满了仰慕之意。

      许路笑道,贤弟新婚,愚兄也没有赶上为你们祝贺,今天好好地为你们接风洗尘,顺便告诉说说你们俩为何都是这身打扮。

      丁宁笑道:“鞑子兵恶贯满盈,小弟想到鲁王和唐王两处走走看看,又不愿意剃发,可不就得找一个合适的身份作掩护么,您还当是真的?只是,您怎么到了这里?”

      许路笑道:“小孩子没娘,说来话长,待会儿吃着饭给你们讲。”原来,马士英阮大铖护送邹太后来到杭州之后,鼓动着潞王监国,以他们从南京带过来的这支部队做班底,组建御林军。那方国安与两人面和心不和,千方百计地挖这支部队的墙角。方国安在杭州守城时,潞王从城头上给清兵送酒食,大家都很气愤。方国安向东撤退时告诉了这支部队,部队也随同其东渡钱塘江,脱离了潞王。这支部队的统领游击将军窦伟杰与许路关系不错,两人想保持这支部队的独立性,便与原明兵部尚书张国维取得了联系。

      张国维,字玉笥,浙江东阳人,进士出身,曾任明末江南十府巡按,兵部尚书,素有贤名。北京失陷之前,奉崇祯帝之命到浙江督办练兵输饷诸务,出京十天京师失守。福王朱由崧登基之后,曾召他到南京,以备咨询军事。马士英嫉其清廉耿直,闲置不用,宁可重用不知兵的阮大铖。后来,吏部尚书出缺,朝议推荐张国维,马士英任用他人,仍不用张国维。

      弘光被俘,潞王降清以后,南明江山群龙无首,张国维回乡招兵,后来犹豫再三,决定拥立一位宗室,延续明祚。当时,在浙江的明宗室中,鲁王朱以海是唯一没有降清者,便请其出任监国。张国维当初之所以犹豫,就是因为手下无兵。今见窦伟杰和许路带着一支部队主动投靠,自然是喜上眉梢。尽管这支部队规模不大,但是毕竟也有千把人,于是,立刻让其担任了护卫鲁监国的重任。

      许路知道丁宁是个胸有大志腹有韬略的优秀青年军官,便有心笼络。因此,见面后殷勤招待,还让人去请主官窦伟杰,请其过来与之相见。

      不大功夫,窦伟杰骑马赶到,许路连忙介绍他们们认识。丁宁感到此人似曾面熟,不由得问道:“将军可有在顺德府任总兵的亲人?”

      窦伟杰不由得一愣:“我哥哥在那里任职,宣武将军怎么知道?”

      丁宁笑道:“我和窦伟将军是知根知底的好朋友。”

      许路招呼道:“请大家入席,咱们边吃边聊。”

      在交谈中,窦伟杰对丁宁特别感兴趣,丁宁简要介绍了自己近两年的情况。然后,请他们多介绍一些鲁监国这边的情况。

      鲁以海,字巨川,号恒山,山东济宁人,明太祖十世孙,封地在山东兖州。崇祯十五年,清军入关劫掠,攻破兖州。鲁以海的哥哥鲁安王自缢身亡,其躲在死人堆里才躲过清兵的杀戮。崇祯十七年二月,朱以海袭封鲁王。三月,李自成攻破北京,朱以海等南逃凤阳。福王登基后,将藩王分散到各地,鲁王被分遣浙江台州。

      当时,在反剃发爆发的江南大起义中,浙江有多处发难。张国维、郑遵谦等认为只有拥立一个宗室为王,才能更好的号令民众和义兵,因此迎鲁王于台州。弘光元年(清顺治二年、大顺永昌二年、大顺二年)七月十八日监国于绍兴,改次年为监国元年。其实,此刻唐王朱聿键已经于福建称帝,以当年七月起称隆武元年,只是鲁王这边不知道罢了。

      鲁王监国后,先后封张国维、朱大典、宋之普、方逢年、谢三宾为大学士,让张国维统领部务,处理具体事宜。此时,从潞王朱常汸处逃跑的马士英、阮大铖、刘孔昭等人前来投靠鲁王,毛遂自荐可以帮助处理朝务。这一下,朝中立刻大哗,众口一词:诛杀马士英阮大铖等以谢天下。马士英、阮大铖等大惊失色,溜出朝堂,逃进四明山区躲藏。

      张国维统领部务后马上就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他是出京来办差事的,没有自己的班底和嫡系部队。窦伟杰和许路带的这千把人只能当警卫,在军事上,只能借重宁绍总兵王之仁和原浙江总兵方国安的人马。

      许路压低声音,说:“之所以在绍兴监国,就因为这里是宁绍总兵王之仁的地盘。可是,鲁监国在这里监国,也不是太放心的。你们是自己人,告诉你们一下也无妨,省得误听传言引起误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