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vlog无限观看

      苏哲的出声,使得二人都看着他。

      “书威,你知道这个部队?”燕双鹰问。

      “当然知道,里面的都是一群畜生,是一个恶魔部队。”苏哲咬着牙说道。

      “他们是一支使用生化武器和毒气弹的部队,如果真的是他们的话,确实是危险了,真的要营救的话只能赶在之前营救。”

      男子特派员赞同道:“这位小同志说得对,我也知道这时候实施营救困难重重,但是这也是事情紧急。

      本来我们可以慢慢探查找机会的,但是突然今天就接到了这个情报,我们消息都来不及传回根据地,不然有根据地支持帮忙肯定会容易许多。”

      “那我们不等明天,今天晚上就行动,”燕双鹰想了想,做了个惊人的决定。

      “今晚!!!”其余两人一惊。

      “对,今晚。”燕双鹰点头确定道。

      “以我们的力量,在保安团和日军都在城里的情况是不可能救出谁的,即使从监狱里救出来了,那么多人怎么撤离?”

      这个现实的问题问住了情报员,“不错,燕同志你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被这个紧急消息乱了阵脚,什么都没有想就跑来找你。”

      “所以既然硬的不行,我们只能行奇招。”

      “奇招?怎么样的奇招?”

      “我们是为了成功把同志们救出来,不一定要抢时间,我们可以拖时间,拖到后天,日军和保安团会出城去围剿土匪。

      我们那时候实施营救,然后再让根据地在城外接应,那这营救成功的几率就很大了。”燕双鹰琢磨道。

      情报员再问:“那时间怎么拖呢?”

      苏哲也在开动脑筋,问道:“日军小队会怎么来临河县城?”

      “军列,直达城东火车站的军列。”

      苏哲失望道:“那看来在这些小鬼子身上是做不了什么文章了。”

      燕双鹰接过话:“所以我们只有在警备队身上做文章。”

      之后,三人就左一句右一句商讨起来。

      最终,燕双鹰微笑着说道:“看来,又要去找一遍王队长了。”

      此时,临河县警备队里。

      三个二鬼子鼻青脸肿地房间里哭天喊地,他们就是福利酒楼的那三个。

      一个二鬼子顶着猪头小心翼翼地给队长王三擦着药膏。

      “哎哟,你他么轻点,再弄疼老子,老子让你去伺候日本人。”擦到痛处,王三惨叫一声,踢了下属一脚。

      另一个手下看见笑了笑,只是配合着猪头的脸,看着瘆得慌。

      “队长,燕双鹰太嚣张了,敢在临河县这样,我看他今天向我们打听保安团和日本人的消息,十有八九是为了关在我们这里的那些人,

      不如我们把这事告诉日本人吧?后天等燕双鹰来个瓮中捉王八,这样我们肯定会立大功的。”站在一旁龇牙咧嘴的手下说道。

      王三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手下,勾了勾手:“你真聪明,来,你过来。”

      “这不是和队长学的嘛。”手下兴奋地上前,以为有好事。

      “学你个龟儿子的!”王三一脚把他踹了个踉跄。

      “嘶!”突然移动一下,使得脸上的伤口又疼了。

      轻轻捂着脸,王三看着一脸委屈的手下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还捉王八,我看你就是个王八,你脑袋被驴踢了,你还知道那是燕双鹰啊,今晚能捡回命来就该他妈的烧高香了,还想算计他。”

      “人家他妈的多少年前就闯出了关东第一奇侠的威名,多少人,包括日本人想他死,成功了吗?没有,人家现在照样活得好好的,死的反而是那些想弄死他的人。

      人家想弄死你、弄死我,就跟碾死一个蚂蚱一样,这么快就忘记上次保安团加日本人二三十个人去抓人,被燕双鹰一个人干掉的事啦。”

      王三说完还觉得不解气,于是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砸了过去,手下狼狈闪躲。

      “就你他么能,就你寻思出了燕双鹰要做什么?山子,我告诉你,在这个世道,这片地儿上,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无知才是福,知道吗。”王三敲着桌子说道。

      “队长,我知道了,我们根本就没见过燕双鹰。”手下陪笑着捡起书放好。

      另一个在帮王三涂药膏的手下在一旁偷笑。

      王三瞥见,一脚踹了过去,“笑你他么的笑,还不去处理一下伤口,我告诉你们两个,给我好好记住,我们啥也不知道,啥人也没见过,谁要是泄露了,将来人找上门,我第一个先弄死他,听见了没?”

      “听见了。”X 2

      王三满意地点点头。

      过了几分钟,看着两个手下专心在涂药膏,王三突然问道:“你们两个见过燕双鹰吗?”

      “见……”

      两人刚想脱口而出说‘见过’,但是看到老大恐怖的眼神急忙把‘过’字吞了回去。

      “没见过,没见过,我们怎么可能会见到燕双鹰呢?”

      “对啊,对啊,像我们这样的汉奸见到燕双鹰还能活命吗?”

      两人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看到老大眼神变得欣慰,小名叫山子的手下福至心灵,问道:“队长,你见过燕双鹰吗?”

      王三给他一个懂事的眼神,“燕双鹰?没见过,听说很厉害,长啥样?三头六臂?那是没遇见我,半人半鬼,呵,要是遇见我,我让他变成真的鬼,我誓与燕双鹰不共戴天!!!”

      “看到没,要这样说,你们两个学着点,这样说不仅表明自己……”王三得意的说道。

      可是却看到自己两个手下竟然没有注意看自己的表演,反而眼光呆滞地看着自己旁边的窗户,大怒:“你们两个他妈的……”

      刚起身想过去一人踹一脚,转头发现窗户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影,定睛一看。

      “呃!!!?”吓得瘫回到椅子上。

      “怎么,才过了这么一会儿时间,就不记得我了,还说没见过我,看来你的记性不是很好,我来给你加深加深印象吧,

      你不是说要让我变成真的鬼的吗,还与我不共戴天,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随你怎么办。”燕双鹰从阴影处走出来,看着王三说道。

      “燕,燕,燕大侠,燕爷爷,祖宗,我,我就是嘴臭,在胡说八道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把刚刚我说的话当一个屁给放了吧。”王三双腿发软,看着燕双鹰慢慢靠近,惊恐地说道。

      “好了,刚刚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不得不说,你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勉强算得上一个聪明人,也难怪在日本人手底下能当上县警备队队长。”

      燕双鹰慢慢走到王三两个手下身边,靴子在地板上发出“噔”“噔”的声音,把两人惊的一抖一抖。

      王三双腿恢复直觉,急忙站起来,勾着身子,急忙说道:“我这也是身不由己啊,不过您放心,以后我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誓与小日本不共戴天。”

      向两个手下挤眉弄眼,伸拳低声呐喊:“誓与小日本不共戴天!!!”

      手下反应过来,赶忙伸起手,跟着低声喊道:“誓与小日本不共戴天!!!”

      “好了,这些话在我面前说没意义,有种去日本人面前喊去。”燕双鹰拿起桌子上的一只瓷瓶,把玩。

      王三讪笑,不过他也基本上知道今天燕双鹰来应该没有杀意,所以主动岔开话题。

      问道:“燕大侠,不知您光临我这狗窝有何贵干,您吩咐一声,我保证给您办的漂漂亮亮的。”

      “把你们两个人的皮扒下来。”燕双鹰抬眼看了一下王三两个手下,说道。

      “咚”*2

      两声清脆的响,二人吓得齐齐跪下,求饶哭喊道:“燕大侠,燕爷爷,您饶命啊,我们什么也没透露,也没来得及和日本人说呢?刚刚是我猪油蒙了心,不知天高地厚。”

      “是啊,您就饶了我们俩吧。”

      王三亦是一惊,也求情道:“燕大侠,我作证他们确实没泄露关于您的消息,而且以后也不会,您就饶了他们两个吧,有什么吩咐,您告诉我一声就成。”

      燕双鹰看着哭哭啼啼的两人,冷酷的脸上显露一丝无奈之色,“我是说扒下你们身上穿的那身黄皮,说的是衣服。”

      体验了一秒从地狱到天堂的两人一怔,哭喊声瞬间断了。

      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脱下自己的裤子,外套,生怕慢了真的要扒皮。

      燕双鹰接过两套黄色伪军棉服,对王三说道:“明天早上我和另一个人会穿着这两套衣服来这儿。”

      “唉,好的,好的,您住哪里?要不我送您回去?”

      “怎么?想知道我的落脚点?”燕双鹰看了王三一眼。

      王三吓得连连摆手,“不不不,您误会了,我怎么敢,我只是怕您拿着这两套衣服不方便,我送您可以帮您拿着,明儿早也可以去接您。”

      “不用了。”

      说完一个跨越,跳了下去。

      三人急忙扑到窗户边,眼看着燕双鹰几个翻越起落不见了踪影。

      “真不愧是半人半鬼,神枪第一的燕双鹰啊,我现在是真服了,也相信队长那句话,他想杀我们真的像碾死一只蚂蚱一样,进出警备队如入无人之地。”

      “嗯嗯。”

      王三跟着点头,马上又反应过来,直起身子,看到两个穿着灰色内衬,撅着屁股,趴在窗户上的手下,对着臀瓣就是每人一脚。

      “哎呦”*2

      “队长,你疯了,你干啥呢?”山子揉着屁股怒道。

      “你们两个他妈的兔崽子为什么当时不提醒我燕双鹰来了,害的老子差点命丢了。”王三质问道。

      “我们吓得不敢动啊。”山子理直气壮道。

      王三气骂道:“两个没用的东西,没卵的怂蛋。”

      “你不是也吓得叫爷爷。”

      “你嘀咕什么?你再嘀咕一遍。”

      “没,队长,我说我们两个确实没你厉害。”

      “去,把今日值班的几个王八蛋拉到外面跑步,绕着院子跑30圈,不,50圈。”

      “这为啥啊?而且这黑灯瞎火的,咋跑?”

      “再问就你也跟着出去跑。”

      “是,遵命,我马上去办,让他们跑50圈,少一圈都不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