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川结衣中文字幕

      楼上,开门的时候,霍欣的姨妈已经收拾好要带东西。

      霍欣也拄着一只拐,她们显然是做好了全部准备在等宁卫民。

      所以见到他,就要出门下楼。

      但让她们未曾料到的,却是宁卫民用自己的身子拦在了门前。

      他目无表情的叫着霍欣姨妈的官称,却连个敬语都不用了。

      “黄主任,先别急着走啊,我们还是先进去,一起谈谈有关交通事故的赔偿问题吧。”

      “你想干嘛?”

      霍欣姨妈的确感到情况不对头,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状况。

      宁卫民则坦荡荡的回答。

      “赔偿你们啊,我把钱都带来了。”

      这位黄主任不由皱起了眉头,毫不客气加以斥责。

      “具体钱数现在怎么搞得清?你别胡闹好不好?”

      霍欣在旁也不耐烦地催促。

      “快走吧,我都站了老半天了,别耽误了去医院。”

      但宁卫民却笑了,压根没为官威所震慑,反倒直不楞登顶了一句。

      “对不起,恐怕我得把话说清楚了。如果你们不愿意谈,想马上去医院。可以。但我就恕不奉陪了。”

      这话一说,霍欣可有点傻眼了。

      “啊?”

      黄主任更忍不住发了火儿。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逃避责任?嗯?”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宁卫民以一副受了冤枉的样子摇着头。

      “这话是从何说起啊?接你们的汽车我都约好了,钱也付过了,就在下面等着你们呢。”

      “还是那辆伏尔加。司机认得你们,即使我不去,他也会把你们送到医院再送回来的。”

      “何况我不是也说了,钱我都带来了。是你们自己不想谈嘛。”

      “要不咱们就进去谈谈?其实耽误不了你们几分钟……”

      宁卫民这样的态度,让霍欣有点儿不知所措。

      吃惊的人,当然还包括见多识广的黄主任。

      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真正令她们吃惊的事还在后边呢。

      因为当黄主任为了避免让邻居看到门前的纠缠,总算让宁卫民进了屋,面带寒霜地质问他到底打算怎么样的时候。

      她们的颜面才真正遭遇平生从未有过的挑衅。

      宁卫民从背着的书包里拿出一千元钱,还有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居然以一副公事公办,丝毫不带感情的淡然样子对她们说。

      “我撞伤了人,我再次表示道歉。这是我支付给你们的一千元赔偿金。请你们清点一下,再给我打个收条。”

      黄主任一下瞪大了眼睛,身体也因为宁卫民这个态度被气得发抖。

      但没等她说话,这次霍欣已经先于她表示愤怒了。

      “你这是干嘛!是想拿钱收买吗?你在侮辱我们的人格!”

      说心里话,其实一直以来,霍欣就对宁卫民的印象就没怎么好过,净是负面的成见。

      尤其刚才,宁卫民说恕不奉陪的样子就让人气不打一出来。

      她心里早就怨恨上了。

      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呀?你算那根葱啊?你以为你是谁呀?

      哼!不是你上次来追着我们屁股后头了?狗奴才一个!”

      她是越想越气,越气还就越想。

      可就没真正的好好想一想,宁卫如此反差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并不奇怪。她是自小娇生惯养的,缺乏对人情世故的了解。

      周围大多数的人一向都是围着她转,她从来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真的很难知道自己无意中因为几句话已大大得罪了人。

      这下看到宁卫民拍出钞票的样子,受到羞辱的感觉全然爆发。

      也是自然而然觉得普天之下,唯有自己委屈到了极致。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一句不平的言语,反倒给宁卫民提供了口实。

      “霍大小姐啊,瞧你这话说得,多委屈啊!我就不明白了,我给你赔偿怎么就是侮辱你人格了?那我倒要请教你了,像那些在背后骂别人狗腿子,骂别人贱骨头的主儿,又该怎么说呢?”

      这话一说,无论是霍欣和她的姨妈都是齐齐变色,尴尬非常。

      而她们的眼神里除了下不来台的郁闷和吃惊,也充斥着气恼和鄙夷。

      果然,霍欣下意识就指责上了。

      “你……你居然偷听!下流!无耻!”

      但这一次,换来的却是宁卫民极为愤慨的冷笑。

      “霍大小姐啊。外文书店门口,我只是扶起自己的车着急离开,就被你当众责难,骂我没素质,非说是我把车碰倒的。”

      “街上撞了你,只是我为了躲避孩子造成的一场意外,就又被你骂了一次流氓,还要派出所把我抓起来。”

      “那这次,我想即使我怎么跟你解释,是你们的房门隔音不好,你还是会认为是我偷听的吧?”

      “所以我没办法辩解,因为天下的理,就是为你存在的!你说什么都对!我说什么都错!这总行了吧?”

      “可是有一样,你千万别忘了,我也是个人。我和你一样生在这个国家,我们谁都不是为了让别人羞辱,或是伺候人,才活着的。”

      “你是个大学生,还是个英语专业的大学生,《简·爱》总应该读过的。我希望你能回忆一下简·爱对罗切斯特说过的话,因为那恰恰正是我现在想对你说的。”

      “你以为我会无足轻重的留在这里吗?你以为我是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吗?你以为我贫穷、低微、不美、缈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和你有一样多的灵魂,一样充实的心……”

      霍欣彻底听傻了,也看傻了。

      宁卫民一改往日的唯唯诺诺。

      当前所表现出的这种不卑不亢,还带着点文艺范儿的成熟男人气质,她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过。

      哎?这家伙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难道……难道真是我冤枉他了?

      就这样,正在霍欣胡思乱想之际,宁卫民又把钱直接放在桌面,转向了她的姨妈。

      “黄主任,千万别多心。我其实什么恶意也没有,只是想咱们能互相体谅一下,维持住彼此的体面,更加妥善解决这个问题。”

      “说实话,即使我天天跟着你们,也帮不了什么忙。反而让你们生疑,咱们彼此看着生厌。既如此,倒不如咱们互不相扰,都落个清净。”

      “这里的一千块钱呢,我算了算,车子、衣服和皮包怎么也够了。医疗费和营养费当然还没有个准确的数字,但我估计应该也差不多。”

      “至于霍欣去医院、学校,和平时的护理问题,那这钱也许就打不住了。不过没关系,你们先用这笔钱,我还会补给你们。总之,一切费用都由我负责。”

      “你们尽可以自己包出租车出行,还可以从外事人员服务局请个人来照顾霍欣。只要有票据,在霍欣养伤期间,花的钱我都给兜着。行不行?要同意,请写收据……”

      霍欣的姨妈当然是见过世面的。

      她现在发现宁卫民年纪虽然霍欣还要小一些,可阅历和手段,却不容小觑。

      反倒显得更加具有威胁性了,于是没用多少时间就做出了明智选择。

      “那好吧,年轻人的时光是很宝贵的。我们也不想影响你的学习和工作。”

      她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就写好了字据。

      宁卫民一边收好,一边把医院挂好的号放在桌上。

      “好啦,那就再见了,你们快坐车去医院吧。回头可以找司机要个出租公司约车电话,会更方便些。”

      说完他抬腿便走,下楼的脚步声,一点都没犹豫。

      那消失在门前的潇洒的背影,看着霍欣半天没缓过劲来。

      哎?他怎么就变了呢?怎么就变得这么有骨气了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