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新不卡v免费二区

      第34章拜山

      那吴光烈话一说完,原本码头身上船只聚集处立刻便分出了一条水道供青龙会的船只通行靠岸。

      “多谢吴三哥!”刀疤勇一抱拳,然后立即吩咐各船舵爷靠岸。

      顿时,一艘艘满载着大米的货船便缓缓朝岸边停靠。

      刘东明这艘船因为是客船所以走在最前面,一靠岸刀疤勇便带着刘东明以及杨学文等人朝吴光烈走去。

      这时候吴光烈已经在前面等候,一靠近刀疤勇手一招,立刻就有两名老幺,分别托着一个托盘走上前来。

      吴光烈一看,不禁严肃了几分。

      一般的袍哥拜码头只是粗略见礼,就如同刚才那边打个招呼,相当于双方认识。

      而接下来往往便是酒楼喝酒吃吃喝喝走个过场,从此在对方地界上便可以便宜行事,只要不触犯对方的利益基本上便相安无事。

      只不过相对于这种粗浅的拜山,青龙会此刻一行人的做派却大有不同。

      只见托盘上来,一个托盘放着法币,一共分成五卷,全是5块面值,一卷二十张,总共合计五百块整。

      另一盘却是大米,是直接从货仓米袋里取出来的。

      这种拜山又名叫做上供。

      右边的五百块法币是交的地盘钱,意思就是借你的地盘做生意,江湖事你兜底。

      而左边的大米则是交代做生意的门道,就是大米。

      老江湖一看就能明白,这青龙会的人交了五百块钱准备在朝天门地界上做大米买卖。

      只不五百块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仅仅只是做米粮生意的话根本不用上供这么多,吴光烈不由得暗暗思索起来青龙会这帮人到底是搞的什么名堂。

      要知道,现如今的重庆可不平静。

      随着蒋仲正迁都重庆以来,就一直致力于收编本地袍哥会,愿意收编的勉强能够混口饭吃,不愿意的则出动军队开剿。

      在后世的时候刘东明就曾经在重庆的地方志中看到过,这样的记载。

      比如巴县蔡家场的唐廉江,人称仁字袍哥公口“维新园”大爷,被收编后便成为了民国社会党四川支部部长,国是报社长。

      由此可见,在这个档口袍哥在重庆这边其实并没有那么好混。

      在枪杆子的压迫下,任凭你是舵爷还是大爷,都的趴着。

      “你们这是准备做米粮买卖?”

      吴光烈看了看两个托盘,然后才走到刀疤勇跟前道:“这生意不好做,一条街十个铺子就有两个米铺,如今政府方面又在限制米价,你们想要从这上面做文章恐怕打错算盘咯!这样,钱你们拿回去,生意照做,都是袍哥兄弟相见便是缘分,今晚我做东,在通远门七星缸我给兄弟们接风洗尘!”

      (注:七星缸又名七星岗,起初门外七口大缸是用来储水灭火之用,后来此街取了谐音,名为七星岗)

      刀疤勇重要说话,刘东明已经走了过来。

      他朝着吴光烈一抱拳,然后才道:“既然是兄弟,吴大哥便收下,免得外人见了笑话我等袍哥正宗没有点规矩!”

      说着,刘东明便向那两名老幺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刻会意赶紧将钱递到了吴光烈的跟前。

      这时候刘东明才又道:“人终究是要吃饭的,重庆米价限控难不成那些米商就心甘情愿的卖米?”

      “当然不是,政府要求米价不超过两分,这个价钱其实也能做,不过利润没那么大而已!不过都是自家兄弟我也不欺瞒你,那些商贾全都统计了口径,没米!政府有政府的张良计,这些人也有他们的过墙梯。都偷着卖呢!”见到刘东明,吴光烈先是有些意外,不过看到刀疤勇没拦着自然笑哈哈的收了钱,在他看来刘东明应该是青龙会白纸扇一般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尽管年轻他也不敢小看。

      更何况,青龙会做生意对他或者对天门会来说只有好处没半点坏处。

      首先,你青龙会的船要在码头靠岸吧?

      靠岸首先就要给一笔停船费,这笔钱看似不多,可长期下来也是不菲,最关键是细水长流是个稳妥的买卖。

      其次,船到了码头上,搬运货物人手不够用的自然是码头上的棒棒,这些人都是天门会的袍哥,赚钱扛货养的也是天门会的人。

      最后则是名望!

      同样都是哥老会嫡传,没见青龙会都来朝天门在哥们的地盘上罩着经营营生,要是说出去天门会脸上自然也非常有面子。

      至于抢了别人的生意…..根本就不在吴光烈的考虑范围之内。

      大家打开门做生意,本地商贾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这都抢不过不如回乡下种田算了…….

      “多谢吴大哥!”刘东明哈哈一笑,再次一拱手,道:“既然如此那还请吴大哥帮忙找个仓库,再找些人手帮忙将船上的米放进去,我也好带兄弟们先四出转转拜会一下其他会里的兄弟!”

      重庆的袍哥会自然不止天门会一家。

      城里的公口,水路边上的码头,不管大的小的林林总总算起来少说也有几十几家。

      刘东明自然不可能全部一一拜会,但是尽管如此一些大的帮会是必然要拜山的,不求别的只求到时候和本地商贾闹翻了这些人不闻不问就好。

      吴光烈自然明白刘东明的心思,当下便打了包票保准让刘东明满意,这才又约了时间中午吃饭。

      等一行人出了码头,戏封就拍了拍刘东明的胳膊,问道:“明少,你干嘛把扛包的活给天门会的人?”

      与其说是戏封在问话,还不如说是这次前来所有弟兄的心声。

      刚刚他们就打听过了,找码头上的棒棒一个包1分钱,他们的米包都是一百斤左右一包,整整三十多万斤就是三百多包,算成钱差不多三十块了。

      或许这笔钱在杨学文这些人看来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底层的袍哥来说无疑是一大笔钱。

      最重要的是扛包本来就是他们的老本行,平日里想扛还没地方扛,现在有了赚钱的机会刘东明不留给自己人却往朝天门推这无疑让他们很失望,因此这才找了戏封问问,看看刘东明到底是怎么想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