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直播百度云资源搜索软件

      “可我们是兵团,是铁一般的战士!我们不能跟外面普通的工人相比!”

      马洪奎开始唱高调了,他这是找不到合理的理由了。

      “战士首先是人!是人就得有失误。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失误降到最低而不是没有!

      你若是能做到没有失误,我第一个举手赞成他当厂长。我做工人就行!”

      梅花开始叫板,这话说的很硬气。你不是唱高调吗?那咱们就唱。

      马洪奎终于无语了。他张着嘴不知道该说啥?

      马全义狠狠的瞪了马洪奎一眼。这个家伙太让他失望了。

      自己都闹到团里去了,才把职位给他争下来。结果上任几天就能把厂子给弄罢工。

      这样下去,谁知道还会出啥事?

      “马洪奎!你是去干工作!不是去当监工。以后在那里干你能干的事情。不懂的事情不要插手!”

      马全义到了此时,一肚子气也只能撒到马洪奎身上了。

      马洪奎面对马全义是一点脾气也没有的。只能像条狗一样摇摇尾巴。哪怕这主人踢了他一脚。

      马全义扭头对梅花说道:

      “这件事情主要错误在他。可是既然他是组织上分配到你那里的。你作为厂长,就得负起责任。该让他干啥就干啥!”

      连长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梅花自然也就不能再说什么。只能闷声点点头。

      到是指导员表情严肃的说道:

      “梅花同志,连里的工厂不是你家。不能把情绪带到工作中去。你刚刚被团里表彰。不能让领导们失望。”

      指导员的话虽然有些重。但非常中肯。毕竟她今天的行为确实给厂里造成损失了。

      “知道了指导员,我错了!”

      “好了,事情既然已经解决。那就散会吧。梅花,赶紧恢复生产。现在到处都要货!”

      指导员今天本来想趁机发力,把马洪奎踢出厂子。但是现在马全义突然低调处理。

      显然不想把事情闹到团里去。何况马洪奎也确实是团长亲自认命的副厂长。

      若是自己单方面反应。估计会让团长很没面子。

      何况作为连一级主官,连下属一个副业都搞不好。这样的领导团里会怎么看?

      想到这些,他才决定附和马全义的决定。息事宁人。

      反正经过这样一闹。马洪奎在厂子里也掀不起什么浪头了。

      梅花回去张罗人上班,然后明确了马洪奎的职能范围。说白了,就是把他当一个苦力和维修工使用。

      这样一来,女人们的气也消了。毕竟没有深仇大恨。

      看着以前需要几个人一起抬的塑料布卷。马洪奎竟然一个人扛起来放案子上。便也暗暗咂舌。

      现在每天的产量稳定在了五百个。其实这个还可以提高一些。

      只是那时候都是给单位干活,加班也不多给钱的。所以人们干活的尽头还是没那么足。

      若是有了后世的计件工作制,还能增加多少这个就不知道了。

      就这样女人们也是早来晚走。在基建连属于最辛苦的一群人了。

      反正肯定对得起她们得到的二十块奖金。

      老妈今天早早的回到家,等叶雨泽放学时候。饭已经做好了。

      叶雨泽吃惊的看着老妈?“妈,你咋舍得下班了?这厂长不想干了啊?”

      其实叶雨泽这是一句玩笑。却没想到老妈神情很淡定的回答一句:

      “工作是做不完的,还是给儿子做饭最重要!”

      这回答让叶雨泽有些不踏实,或许动不动抡鸡毛掸子的老妈才比较真实!

      这时候老爸也推门进来了。看着老妈的眼神有些躲闪。

      老妈盛碗招呼大家吃饭,显得特别温柔贤惠。好像连老爸都有些不适应。

      咬了一口馒头,老爸期期艾艾的说道:

      “你别生气,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向着你的。只不过这事牵扯到团里,有些面子总是要给的!”

      老妈摇摇头。“我没生气,是想明白了。这又不是给自己干活,没必要那么拼命!

      姐妹们都是有家有口的人,现在手都快了。每天产量维持在五百就行了。”

      老爸看老妈是真的没事,也就放心了。

      到是把叶雨泽听的一头雾水,忙追问怎么回事?

      老爸一五一十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叶雨泽说了一遍。

      叶雨泽的眉头皱成了一团。不过一会就松开了。

      “老妈没事!儿子给你出这口气!”

      叶雨泽大喇喇的说完,就专心对付起一块骨头。

      老妈拿起筷子敲了他脑袋一下。呵斥道: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掺和!再说我也没有生气!”

      叶雨泽捂着头咧咧嘴。这才象老妈的风格。他也放心了。

      吃完饭把碗一推,叶雨泽就跑出家门。连老妈的喊声都没听见。不对,是装没听见。不就是刷碗吗?

      跑到杨革勇家里,敲敲门。杨革勇就出来了。

      叶雨泽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革勇点点头。“这事我知道,刚才我妈还说那个马洪奎气人。让我爸找机会收拾他呢!”

      叶雨泽抬着头想了一会,趴在杨革勇耳朵边上说了些什么。

      杨革用眼神一亮,连忙点头。于是两个人就朝马圈那边走去。

      北疆的天黑要到十点左右。两个人又进了防空洞里面躺了一会。

      “对了哥,你知道我们班那个周桂花什么背景吗?连刘忙都不敢惹她?”

      杨革勇想了一下。“好象她爸是沧州过来的!会武术,几个人都近不了身!老裕民的人都给他面子。教了好几个徒弟!”

      叶雨泽点点头,这才明白了。那时候小孩子们对于武术可是老崇拜了。虽然没有少林寺演出之后那种普及性。

      但是一听说谁会武术,都天生畏惧几分的。想一想自己的老家也是属于沧州。看来有机会盘盘道,没准还能学几手呢!

      天终于黑了,两个人悄悄出了山洞一人背起一大捆草。又拿了两根棍子。偷偷朝马洪奎家房子那边走去。

      那时候没有电视,连收音机都没有几台。人们都是早早上床睡觉。

      大人们造小孩,孩子们做梦。

      又等了一阵,听听他们家没有动静了。

      叶雨泽和杨革勇爬上房顶。因为房子都是顺着山坡盖的。所以上房顶跟上小土坡一样简单。

      求收藏,推荐,月票和投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