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疯狂在线观看

      毒素早就深入了五脏六腑,鹿沅澋再也支撑不住,眼睛一闭,就昏迷过去了。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沅澋,沅澋!”袁若轩用颤抖的手试探鹿沅澋的气息,发现她的气息十分微弱,也许下一秒就要断气了。

      “如果你想救她,就把她交给我,我带她去冥界换魂。”萧洛凡对袁若轩说道。叶清霜的躯体,还完好无损地保存在冥界禁地,只需用还魂术将鹿沅澋的魂魄还原给叶清霜身上,叶清霜就能复生了。更别提,鹿沅澋的魂魄,本来就是叶清霜的。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不行,我也要去!”袁若轩质疑道。十八年前,哦不,对于叶清霜来说是十八个月前,是萧洛凡害死了她,如今又口口声声说要救鹿沅澋,这让他袁若轩怎么敢相信萧洛凡。

      呵呵,看来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可不太好。萧洛凡自嘲了两声,也不太在意地继续说道,“神界的主,你现在还做不了,我劝你还是谨言慎行、小心为妙,以免惹祸上身。”他这话可不假,目前袁若轩还不是天帝,就算袁若轩是,那也不能随意出入冥界,更何况是禁地。

      这时,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徐烨宁开口了,“轩哥,你就听他的吧,沅澋的命要紧。”他将袁若轩的手掰开,以便于让萧洛凡接过鹿沅澋。袁若轩不是不讲理的人,他分得清轻重,就顺势放手了,将鹿沅澋交给了萧洛凡。

      救人要紧,片刻时间都不能浪费,萧洛凡的双手一接过鹿沅澋,就火速抱着她离开了不归崖,急匆匆地奔向冥界禁地。鹿沅澋尚且还有气息,只要能够及时到达冥界禁地,她还有救。

      袁若轩就这样静静地目送萧洛凡和鹿沅澋离开,直至两人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轩哥,我们回去吧。”徐烨宁出声提醒。

      愣了一会儿,袁若轩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来,“回哪里?”在袁若轩看来,这话没有任何毛病。天帝让他滚,他现在恢复了身份,肯定是不能再大温担任国师了,就算他想,只怕温锦彬还不敢收。这么一看,他好像是真的无家可归了,人生的悲催,莫过于此了吧?其实,只要袁若轩服个软,向天帝低头,接管了神界,什么都好说。只是,袁若轩的性格就是不服输,你越是强迫他,他反抗得也就越厉害。

      回哪里?当然是回神界啊!徐烨宁已经大致知晓今日神界所发生的事,神界本就是袁若轩的家,袁若轩怎么会问出这么笨的问题?徐烨宁想,兴许是袁若轩与天帝闹矛盾了吧。今天因为鹿沅澋被绑架一事,对其他事情没有过多的关注,所以徐烨宁并不太了解袁若轩今日的状况。

      考虑到回去再查实在不便,徐烨宁单刀直入、直接了当地问袁若轩,“你是不是与天帝或者在神界闹矛盾了?”袁若轩今天的衣着实在是太抢眼,这分明就是天帝才能穿的衣袍吗?要不是今天有重要的事,徐烨宁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发觉。

      好兄弟都这么问了,袁若轩怎么有不会回答的道理,便将他在神界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徐烨宁了。末了还自嘲了一句,“我现在是无家可归了。”可不是吗?他目前还不想回神界,怎么说也要等到鹿沅澋平安归来,他才能放心。见不到鹿沅澋的每分每秒,对于袁若轩来说,都是煎熬。

      唉,这都是什么事啊!只要袁若轩成为了新任天帝,那就是神界之主了,跟温锦彬、萧洛凡和陆璃歌就能够平起平坐了,而且还有更大更多的能力去保护鹿沅澋这有什么不好呢?徐烨宁表示无法理解袁若轩的想法,但他还是尊重袁若轩的意见,并且给袁若轩出了一个主意,“你还有我呢,和我回碧轩阁也好,你都没有去过呢,话说回来,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回去了。”由于徐烨宁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旁边灭完火的孟云江恰好就听见了,他苦笑了两声:自从前十几天开始,他家阁主就变了,这回竟然还要外人回碧轩阁,这也就算了,但是,徐烨宁居然要带未来的天帝回去,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万一袁若轩在碧轩阁出了什么事,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没准神界就会借此机会向碧轩阁、向人界发难。不怪孟云江会这么想,因为谁都有一统五界的想法,神界也并非想象中那般不食人间烟火。这要是被徐烨宁知道了,没有又要嫌弃孟云江小题大做,袁若轩是他徐烨宁的好兄弟,为好兄弟两肋插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只是,徐烨宁未免想得过于简单了些。这些道理,袁若轩不可能不懂,相反,袁若轩清楚得很。一旦他继位,他就不能光明正大地护着鹿沅澋了,他有他的立场,一切都要以神界为重,只要鹿沅澋恢复了身份,那么,他别说能够护着她了,恐怕两人就要站在对立面上了。也许有一天,他会为了神界的利益,不得不与鹿沅澋反目成仇。这是他不愿见到的。对了,还有一件事,各界之间是不可以相互通婚的,叶清霜的母亲就是一个例子,冥王到最后都护不了她。

      “你先回去吧,不用管我。等等!你根本就没有回碧轩阁,一直还留在帝京,对吧?”袁若轩从徐烨宁方才最后一句话中找到了破绽。

      完了完了,刚才不小心说漏嘴了,真想抽自己几个巴掌。徐烨宁急忙回答,“轩哥,你听我狡辩,不不不,你听我解释,我只是舍不得离开你们。”这的确是徐烨宁的真心话,如果他真的回金陵去了,以后,何日才能见上一面都不得而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