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

      国内的新闻报道中,时不时会出现城管和小贩发生冲突的新闻,其实在纽约的街头,做生意同样殊为不易。

      你想要合法就必须去申请执照,执照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老兵摊点执照,只允许退伍军人申请,数额没有上线。第二类是食品摊点执照,全纽约上限发放3000张。第三类则是一般摊点执照,全纽约上限发放853张。

      也就是说除了退伍老兵,纽约街头理论上只能有3853个街头摊位,但实际的数量至少是上限的十倍以上。

      那些没有合法执照的小贩,随时可能吃到罚单。小则一两百美金,多则五百甚至一千美金。

      有权罚款的婆婆太多,警察局、交通局、卫生局,都能找到理由创收。特别是警察局来扫街时,小贩们只要稍有反抗,除了吃罚单之外,还会挨一顿胖揍,同时被抓进去蹲几天。

      而像中央公园这样的公共绿地,纽约市设立了专门的公园管理局来进行管理,其他机构一般不会进来执法。

      实际上公园里也是不允许随意摆摊,而会设置一些特许经营摊点,来向游客提供食品、饮料。

      但像刘晓杰这样的街头画家,则可以钻一下小空子。因为公园里时常会有游客来写生,所以只要不堵塞交通,一般不会有人来管。

      而且公园管理维护人员并没有执法权,他们就算来驱赶,你马上走就行了,至少不会被罚钱。

      三月的纽约中央公园,是一年中游客最稀少的时候。冬季堪堪过去了,滑冰的人不会再来了。春天却还没到来,出来踏青、野餐都嫌太冷,更别说脱光衣服晒日光浴了。

      刘晓杰摆摊的地方,是位于中央公园东南角小动物园的门口边上。这个归属于公园内的小动物园,由一个百来平米的热带雨林馆,以及一个几十平米大的小池塘组成。

      热带雨林馆里有一些蛇、蜘蛛之类的爬行动物可供参观。至于室外的小池塘,冬天会有海豹和企鹅。

      许多小朋友喜欢看企鹅,所以趁着这些蠢萌的小家伙还没被移走,许多家长会带着孩子来这里逛一圈。因此在这个时节里,小动物园算是中央公园内人气最高的地方之一。

      在小动物园门口附近摆摊画画的人,显然不止刘晓杰一个。周阳和室友过来时,已经有三四个画画的摊子支在那里了,其中一个画家正在给一个金发的小女孩画肖像画。

      刘晓杰没有把凳子摆在几个同行边上,而是和他们拉开一段距离,选了个稍微偏一点的地方。

      “在纽约街头讨生活可不容易,像我只有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被人欺负是家常便饭,好地方争不过他们!”

      刘晓杰边说边朝不远处的同行们瞟了一眼,话语中略带几分无奈。

      其实都无需室友多解释,周阳看一眼就已经知道了。虽然其他几个画家有白人,有墨西哥人,但一看就都是西班牙裔。

      在美国的人口统计中,西班牙裔不是指从西班牙来的移民,而是泛指中美洲、南美洲、以及加勒比海地区的移民。因为在大航海时代,这些地方主要都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以说西班牙语为主。

      西裔一直是美国增长最迅速的移民族群,特别是墨西哥,每年都向美国贡献了大量非法移民。

      因为西裔的大量涌入,在周阳穿越前,共和党都开始担心德克萨斯州,有被民主党彻底翻蓝的风险。

      虽然这些西裔移民中,有许多长相和欧洲白人没有任何区别,但在美国的人口统计中,依旧是不会被归为白人的。

      刘晓杰把摊子支好,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小硬纸板挂在胸前,只见纸板上用粗体字写着“肖像画,10$”。

      “我争不过他们,就干脆躲远一点。其实只要够手脚勤快,生意并不会比他们差!像现在人比较多,我就挂着牌子挨个上去拉客。

      等下午三点之后,这边的游客少了,我就停下来画一点自己的作品。每天画到下午四点就马上收工,纽约这鬼地方,别看中央公园两边都是富人区,人只要一少就同样不安全!

      等这里收工之后,我会回家做晚饭。吃完晚饭后再休息一两个小时,然后等差不多八点钟左右,纽约的警察们都下班了,再去时报广场那边接着画,直到后半夜一点左右才会收工回家。”

      “这就难怪了,我晚上九点左右到家的时候,你刚好出门上夜班了!现在每天的生意怎么样?”周阳问道。

      “我这生意完全看天吃饭,要是不刮风下雨,每天总能有三四单收入。纽约的冬天实在太冷,等天气暖和起来,愿意坐下来画画的人会多许多。

      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带着咖啡壶来的。没生意的时候就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开沙龙。

      咱们肯上街来遭罪,每天日晒雨淋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多赚钱。想要挣钱就要动脑子,我也是最近这几个月才想到一个新主意,卖肖像画的同时顺带卖画框。

      你也看到我推车上那一捆木条子了吧,两长两短四根拼起来,就是一个小画框。这还是我去唐人街里的一家小家具厂专门定制的,成本才2美元,而我要卖5美元。

      差不多两个买画的人里面,就会有一个愿意买画框,省得他们自己回去再动手做。”刘晓杰路过几个同行身边的时候,再次表示了不屑。

      周阳笑了笑,没有评论室友的观点。包括墨西哥人在内的拉美人,给周阳的印象就是热情奔放。但在勤劳致富这一方面,的确和国人有些差距。

      周阳没有跟着室友去拉客,而是站在那个有些谢顶的白人画家身后,看他给对面坐着的小女孩画素描。

      小女孩的父亲显然觉得画作上的人物,和自己可爱的甜心有些差距,于是不断出声要求画家进行修改。这个画家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反正周阳觉得对方的素描功底比较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