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美妖姬实时更新

      真是太有意思了,这窦红真是不经逗弄!

      车上窦家所有人只有窦静她自己是开开心心把家还的。

      此时窦红恨毒了窦静,她们这个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应该说是窦红单方面的和窦静结下了梁子。

      窦静只是无聊取乐根本就没把窦红放在眼里。耍贱是要付出代价的。

      算算日子,不出意外某场大运动六年后就要来了,再这之前会有饥荒。

      窦家、赵家最大的危机之一就是某运动,下一场劫难最少要等二十年后,她只需要帮忙解决眼前的这个就能得到自由不再受因果约束。

      窦、赵两家,其中最辣手的就要属赵家,也就是赵文莲的娘家。赵家只有赵文莲跟窦静有直接因果,在窦家也是一样和窦静有直接因果的是窦海天。至于其他?都是或浅或深的间接关系了。联系浅薄的随便给点儿好处就能打发,可深的就不能随意打发了,比如:那些跟“窦静”有直系亲属关系的人。天,那也不少了。

      赵文莲的父亲也就是赵家的赵老爷子,窦静她现在的亲姥爷赵显宗。他早年是前朝政府官员,父家跟妻家都是当时的资本家;后来在乱世里审视局势,毅然参加了革命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赵老爷子可以说是一位很成功的投机者了——名利双收。但是这些风光都是建立在萧墙之下的散沙,因为他的过去背景和身份于当下本身就是一个敏感、矛盾与对立的存在。什么资本家啊、前朝政府官员啊、曾经的反动派啊、迫害过无数烈士先烈的刽子手啊、其中哪一样再被翻出来不是关键的要命处?当然老爷子也是有革命功绩的人,理论上来讲是可以功过相抵的。可既然有人想要清算了你,还跟你讲什么24效?不论那些找过来算账的人都是出于什么目的,是报仇也好、为了正义而战也中、单纯的争权牟利也成、因嫉恨出于私心蓄意报复陷害也行、随大流瞎起哄的也能、落井下石的也罢......总之,对立的两方当事人,彼此都是因果牵扯罢了——本是顺应天意,正常的因果循环。你欠、你还;欠我、还我;他欠、他还;一欠一还自有定数,直到两不相欠。谁想本是局外之人的窦静无意间牵扯了进来大乱了一切,改变了窦家和赵家的结局,这是后话。

      赵文莲的爹介绍完了该说她亲娘了。生出赵文莲的不是赵显宗的原配老婆李夫人,她是由赵父当时的宠妾之一春鑫所出。

      话说这位宠妾春鑫年轻时可是个千娇百媚的风流人物,做过BT商会主席藤条一郎的唯一小妾,还是个BT人。后来BT国战败就隐姓埋名又嫁给了赵父生了赵家的庶出五小姐赵文莲。

      建国后夫妻制度被改为了一夫一妻制,并严格规定不允许有小妾、外室的存在。赵父为了博得一个好名声就没把年老色衰的原配老婆休弃,而是选择花些钱财把其她美妾们都遣散了,只留下了那些妾生的孩子们,赵家血脉不允许外流。

      春鑫风韵犹存时被遣散,年龄才30多岁出头,所以很快就找到了下家,把自己改嫁给了过去的一位老情人,做起了真正的官太太来。而她的这位老情人霍天远恰巧在那时候刚刚好就死了原配老婆。你说巧不巧?

      赵文莲的亲生父母身份都如此敏感辣手,赵家和窦家还是姻亲,说以后窦家不会被赵家牵连那是假的。有心人存心不放过,就算提前写声明断绝关系也是没有用。

      窦静吐糟:哼!这未来发生的事情谁知道?眼前赵家可是如日中天,那作为赵家五小姐的赵文莲她怎么舍得抛弃身份?

      说完了赵文莲的父母娘家,现在就该来聊一聊窦海天的家庭情况了。

      窦家本身三代贫农。窦老爷子也就是窦静如今的亲爷爷窦展鹏能有今时地位都是靠自己上战场一刀一抢拼杀博命起的家。打内战的时候老爷子最大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死在了战场,窦家战功赫赫受人尊敬。

      窦老爷子窦展鹏,如今还活着的子女只剩下:5个。老爷子共有7个子女,是前后3任妻子所出。大老婆死的早,她所出的几个子女也都死于战场;二老婆是个战地医院护士,当年老爷子战场受伤是她在照顾,二人一来二去日久生情喜结连理,生了老3窦海阔在国家财政局当纪检书记、老4就是窦父窦海天在J区的第七部队当团长;三老婆是个乡村教师,这个比较狗血:先是“英雄救美”的结识了,后来又阴差阳错因为任务假扮夫妻,然后假戏真做连续生了老5老6老7。

      大家都道那“窦二夫人”知道以后定要被气死了,结果谁能想她真的就被活活给气死了呢?因为被气的一口气没喘上,人就没有了。原主的亲奶奶是给口气活活憋死的?窦夫人死时才29岁。

      这件事给年幼的窦海阔、窦海天兄弟两个冲击很大,两人一个7岁一个5岁都已经记事、都能知道好歹了,再加上继母王凤华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父亲的偏袒和不公,仇恨的种子就此埋下。多年来兄弟二人拼了命的往上爬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为母亲报仇,把三房那一家子都撵出窦家以示正统。

      对于手心手背都是肉的窦老爷子来说前后两房子嗣闹不和他也很无奈,二房的两个儿子本事大为着三房着想他只能狠心打压他们了,所以兄弟二人尽管能力出色背景了得,升职仍是不容易。把窦海阔、窦海天两兄弟恨的咬牙切齿——有后娘就有后爹可真不是说说而已!

      窦家虽然是贫农出身,但已经存在多年、家里又人多心杂,不可能真的“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再者窦家也不止只有像赵家那么一个姻亲。

      糟心的一家子。

      前世果下世还,为了不连累自己的下一世,也为了尽快摆脱麻烦,她要尽快找到解决方案,争取今世果今世还。至于还清因果后?这些人以后如何自然不归她管,毕竟自家不住大海管不了那么宽。

      在刚刚掐算窦、赵两家命理的时候,她看到转机就在东北方向得去那里寻找。

      尽管窦静她还不知道这个转机具体是什么。可那是事儿吗?反正掘地三尺必须都要找出来,待具体测好方位就去那里下乡。

      发生今上午商场这事故。赵文莲肯定是想法很多,甚至都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故意耍弄窦红了。可以确定从今天开始她无论是对自己还是窦红都已经有了些新的认知和看法。

      这不,一进家里门就把窦静叫她屋里谈谈了嘛!

      窦静不在意的撇撇嘴,也不攀比对方为啥光叫她自己不叫窦红也过来谈话。

      “今日你有些过了。”赵文莲皱眉对窦静说,“你们两个是亲生姐妹像今日‘姐妹萧墙’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见窦静一进门,赵文莲就劈头盖脸的来了这么一句。

      窦静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架势。

      赵文莲上下打量着窦静,好看的眉眼微微上挑暗道:“你就没有其它话要说吗?”

      窦静想一会儿,说:“乡下不缺粮食,城里缺粮食。在乡下只要经营好了就是很好的粮食来源,到时我会帮家里弄到粮食要多少有多少便宜又安全。我听说乡下最缺工业卷和钱到时你们多给我准备些,能换不少粮食给家里送来呢。”

      “呵,你倒是好大的口气。这年景谁家不缺粮食?”又说,“凭你?”嘴上虽然这么说,赵文莲心里却想:这丫头今天很不一样呢!

      “哦!”被赵文莲不留情面的一通数落,窦静连眼皮都不想抬一下的敷衍似的应了声。

      “你那是什么态度!”赵文莲有些生气的道。

      “立正!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我今天说要自己履行3年不嫁、工资只留3块其余一把交、扶持窦威半点不假,请求监督。”窦静做了一个军姿,抬头挺胸大声回答,那声音大的能揭房抵。

      赵文莲被她措不及防的吓了一跳,差点没跳起来:“你......”感情十分复杂。

      房门外的其他窦家人,“......”窦海天是内疚、窦威是小有感动、窦红气的咬牙切齿,暗骂:该死的,到现在都还不忘给我上眼药。

      “咳!”赵文莲轻咳一声:“你这丫头脸皮到是厚的很,张嘴闭嘴就是嫁人。不害臊!”

      对赵文莲的态度,窦静不是原主感触不深,她只想赶紧还完因果以后活自己的。至于以后嘛......那就要看窦家人的态度了,假如人家不拿咱当自己人,咱也不能厚着脸皮一直臭不要脸的往上贴是不是?

      “好了,你出去吧!记得姐妹之间要搞好团结,将来指不定要用上,别把关系搞僵,对你不好”“去把你姐叫进来吧。”最后赵文莲叮嘱道。

      窦静点头,拉开门时发现窦红居然就在门口。说她没听门儿你信吗?现在窦红正等着窦静开口好给她个下马威呢,没想到窦静只是对着她礼貌式的点了下头然后就从自己身边越过去走远了?这可把窦红给气坏了!

      待窦红母女俩谈完出来时。饭桌上已经拜上了饭菜,那是中午窦海天和窦威到食堂里打来的。窦海天一见到赵文莲就高兴的冲招手:“快过来瞧瞧。今天食堂里居然碰到了肉,这可是我和小威费了老半天功夫才抢到手的。”窦红三步并两步冲到餐桌前坐下,两眼放着光对着菜垂涎三尺。瞧她那样应该是想通了不生气了。

      现在的肉可是金贵东西都是限量供给,就算有钱有票都不一定能天天买的到、吃的到,因为人家缺货。如今的肉可不比后世,那可是全天然没有污染的肉——吃起来可香了。

      桌上摆着一份儿红烧肉、一份脂渣炖白菜粉条、一份清炒小油菜、一份土豆丝,还有五份杂粮大米饭。喝,今儿可真是丰盛。没瞧着窦红、窦威的眼睛都快长肉菜上了吗?

      窦静有空间里头啥都不缺真不馋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