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极速在线视频

      齐鳞带着黄二走近道,先行一步来到华山山顶,正好远远看到即将抵达山顶的天山童姥巫行云。

      “童姥。”齐鳞向天山童姥打了个招呼。

      “哦,是你小子啊,你刚刚不是在山脚下吗,怎么这么快就到山顶了。”

      “晚辈取巧走了近道,才稍微快了童姥一步而已。”

      “嗯,原来如此。”天山童姥点了点头。

      “他们来了。”齐鳞指着天山童姥身后紧随而来的乔峰和李秋水还有少林的三位玄字辈高僧道。

      天山童姥刚刚在山脚之下是在轿子中被人抬着,所以并没有看到李秋水,还不知道李秋水也在华山。而李秋水也为了避免和天山童姥正面撞上,以免到时候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再起纠纷,特意进行了易容化妆,因为李秋水是易容进来的,而且天山童姥并没有专门去注意都有什么人抵达山顶,只是匆匆望了一眼而己。

      齐鳞等到面前的竹香烧完,站起身来,运转内力对着山下大喝道,声音传遍整个华山:“三柱香的时间已过,所有尚未抵达山顶者一律淘汰,还请各位被淘汰的同道自觉于山脚下等待,齐某在此先行谢过了。”

      所有听到齐鳞的声音的人纷纷面露惊讶,没想到齐鳞的内力竟然这么惊人,竟然可以用内力将声音传遍整个华山。

      山顶上,在三柱香之内登顶的人看着刚刚小露一手的齐鳞,面露疑重,包括天山童姥和乔峰这等足以位列三老四绝的高手也都纷纷面露疑重。

      齐鳞看了周围一眼,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眼神和脸色,双手对着他们道:“齐某先在欢迎各位,成功于三柱香之内抵达山顶,我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如果大家没有其他问题的话。那现在就让我们开始第二项的以武论高低吧。”

      齐鳞见其他人并没有问题,便开始为其他人讲解以武论高低的规则,“规则有三,一、一对一单挑。二、胜者晋级,败者退场。三、比武切磋,难免会死伤,而第二个要求就是在不伤对方性命的情况下,让对手主动说出认输二字。”

      齐鳞施展轻功后退了几丈,对着周围的人道,“现在不知道那位想先上场。”

      众人互相望了周围的人一眼,能够在三柱香之内抵达华山山顶的,都是武林之中的强者,而混武林的主要讲究一个面子,由于不想第一个上去丢人现眼,众人都在观望,指望着第一个出头鸟。

      齐鳞见许久都没有人想先下场,气氛有点些许怪异,便暗中对着丁春秋使了个眼色。

      由于是新投降于齐鳞的,丁春秋一收到齐鳞的眼色,为了不让顶头上司收不了场,于是丁春秋主动跳入场中,对着周围的人道:“竟然,你们大家都不太想先下场,那么不妨就让老仙我先来,不知道那位你们谁想。”

      除了天山童姥和李秋水还有乔峰三人在看到丁春秋下场后,并没有准备出手的意思。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其他人见终于有人下场了,也纷纷准备施展轻功出手,毕竟如果迟迟没有人下场的话,恐怕传出去怕是会被天下习武之人耻笑说是怕了丁春秋。而天山童姥和李秋水还有乔峰之所以不准备出手,一是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不准备以大欺小,欺负丁春秋。二是李秋水不打算暴露身份,与天山童姥作过一场,自取其辱。三是乔峰知道丁春秋乃是齐鳞的手下,为了齐鳞的面子,乔峰不准备出手,基于这三个原因,天山童姥和李秋水还有乔峰三人并不想出手。

      而其他人则为了不让天下人耻笑,纷纷准备施展轻功出手对战丁春秋。

      而少林寺玄字辈的三位高僧之中的玄悲大师率先拨得头筹,抢先入场。来到丁春秋的面前。

      (玄悲:《天龙八部》中少林寺玄字辈高僧之一,武功造诣极高,已达当世一流境界。原文之中并未真正出场,其战绩为曾被慕容博用“大韦陀杵”暗中偷袭,却遭到玄悲用“大韦陀杵”还击。两人一交手,慕容博竟然“登感不支”,只得使出斗转星移,把“大韦陀杵”反弹到玄悲自身,方才取胜。

      五霸之一的黄眉僧曾评价玄悲大师的“大韦陀杵”是武林一绝。

      大韦陀杵:般若堂专研。类似于一种锤法。乃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七十二绝学第二十九门,一共十九招杵法,但招招极为厉害。)

      “就让老纳来领教领教丁施主那威震武林的化功大法吧。”

      “啍,老和尚你不在少林之中吃斋念佛,非要跑出来学别人竟争这天下第一的名头,当心天下第一没抢到,反把小命给搭上,到时候可就惨了。”丁春秋看着玄悲阴森森的道。

      “阿弥陀佛,多谢丁施主的关心了,老纳今天来此,并不是专门前来夺取这天下第一的名头的。老纳今日来此只是受齐施主所邀,特来一会这天下武林豪杰,丁施主,我们闲聊不妨就聊到这吧,还是莫要让其他的各位施主久等了。”玄悲并没有把丁春秋嘲讽的话放在心上,对着丁春秋慢悠悠的道。

      “啍,既然老和尚你急着想被老仙我所打败,那就来吧。”丁春秋一扇扇向玄悲。

      玄悲熟练的施展出大韦陀杵中的武功,一拳携带足以穿金裂石的巨力向着丁春秋打去。

      “咚。”两人一人仙风道骨,一人得道高僧,看上去皆非凡人。可是谁料到一出手便是石破天惊,一股刚猛的劲力向着丁春秋胸口打去,而丁春秋则是以一股阴柔的劲力攻向玄悲的面部,玄悲另一只手握拳拦在丁春秋鹅毛扇的前进路线前,丁春秋则不甘示弱,另一只手掌心涌现一股血腥味,一掌拍向玄悲打问自己胸膛的那只手。

      玄悲一闻到血腥味就知道丁春秋掌心的剧毒不可小觑,为了避免被丁春秋所毒到,只能中途撤拳转抓,一爪抓向丁春秋的手腕。

      “做梦。”丁春秋冷喝一声,为了防止手腕脉门被玄悲抓住,撤掌出腿,同时辅以鹅毛扇攻击,意图分散玄悲注意力。

      玄悲看出丁春秋鹅毛扇才是主攻,腿才是辅攻,并没有中招。

      丁春秋一见玄悲不中招,也不着急,撤腿施展凌波微步,双掌齐用,掌心生毒,同时攻向玄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