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的视频用黄瓜直播在线

      中宗紧握的拳头就藏在蟒袍的长袖里,他再次忍了想要立刻杀掉眼前沈运的想法,他目视着这个乱臣道:“那按照领相的意思该怎么办?”

      “臣为了王上您的名声着想,理当彻查物怪一案,还万民一个交代。”

      沈运此刻两眼阴鸷的望着王座上的中宗,底下的他一脸的得意。

      “那就查吧,不过人我会自己挑。”

      中宗没等沈运说点什么,抢先一步答道。

      沈运也只是微微错愕了几秒,旋即冷哼一声,“王上独断便是,老臣告退。”

      随着他的离开,其余官员也陆陆续续离开了宫廷,坐在王位上的中宗看着这底下一个个臣子的模样,心里堵得很。

      满朝文武竟无一个能用之人,王宫上下唯有自己培养的内禁卫方可调派,这不过这些内禁卫可不比沈运手里头养的捉虎军,那帮人是真正见识过战争与鲜血的精兵强将,远不是这帮身在皇宫大内的内禁卫可比。

      以往的或许还可行……中宗猛然想起了一个人,如果是他出手的话,或许可以。

      景福宫中,外面的太监扯着公鸭嗓子喊道:“启禀王上,许宣传官前来觐见。”

      “传他进来。”

      “是”

      一名年轻的男士官走了进来,宣传官在内廷的官衔虽然已经有从三品的官衔,但是实权可大大不如那文武官员们,虚衔大过于实权。

      “叩见王上”

      “许宣传官,这次要派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

      中宗与许宣传官的谈话一字不漏的传到了太监耳朵里,转头后,这消息就已经落入了沈运的耳朵里。

      “尹谦那个家伙还没有死~~算他走运了,不过这一次他要敢出山的话~”

      沈运手指敲了敲桌面,抬头看向旁边的手下说到:“去,将郑宣传官召来。”

      “是”

      手下应声而退。

      在王宫的偏殿处,这一次郑殊穿梭,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在宫殿外巡逻。

      左边腰上系着着御令,右边佩刀。

      只见一名小太监匆匆忙忙的跑过来,“郑大人,领相找你,请您快快随我前去。”

      “好”郑殊一瞬间脑海接收到的讯息,内禁卫一般是由半岛的王公贵族,与中宗有近亲关系的这一帮人的庶子中挑选他们前来宫内担任内禁卫。

      半岛的嫡庶关系太过严苛,所以即便是贵族的庶子也不见得能有好的出路,那么内禁卫这一条路反而是给了他们机会,品秩高,同时又是接近大王身边的人,只要自己好好干,说不定到老了以后乞骸骨的那一天,大王可能会念在多年保驾有功敕封勋衔,那么他们就可以成为贵族了,哪怕勋衔小点也无所谓。

      毕竟赐了勋衔之后是可以传给后代的,如此一来他们也不枉此生。

      这也是为什么绝大部分的内禁卫都只忠于王的原因。

      …………………………

      沈运居住在尚书府,领相只是头衔而非官职。

      郑殊被太监带过来拜谒的时候,大概就捋清楚自己跟对方的关系,总的来说郑殊就是沈运安插在中宗身边的间谍,然而实际上中宗知道这件事情,而郑殊一开始是双面间谍,只不过是替中宗办事的间谍。

      “领相大人”

      站在府中的沈运抬眼看向前来的郑殊,不急不慢的用手拿起了茶壶小酌一口。

      整个府里上下安静一片,随即沈运忽然一个茶盏摔向郑殊站的位置,不偏不倚就砸在了离脚尖还有一两寸的位置,瓷器顿时碎裂,里面滚烫的热茶也溅向周围。

      “郑宣传官,我给过你多长时间了,你在大王的身边,这几年都是在吃干饭吗?”

      “请领相息怒,卑职只是在韬光养晦。”郑殊脑子转得很快,立刻回应道,要是装出一副任打任骂的表情,估计今天是别想完好无损的走出去,至少暂时郑殊还不宜跟沈运翻脸。

      “韬光养晦?大明的文化倒是学得可以,怎么个韬光养晦?”

      “卑职韬光养晦这么久,今日领相召见,就是卑职展现价值所在,不是吗?”

      郑殊半抬起头,脸上露出极为自信的笑意。

      沈运刚才想要大发雷霆的心思就更进一步的被打消了,因为郑殊说对了一点,这次召他前来可不是为了责骂他,而是要让他办好事情。

      在王宫这个地方,太过活跃也不见得是好事。

      “哼,别太自以为是了,办不好你自己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卑职愿为大人赴汤蹈火,请领相您下令吧!”

      “明日大王要亲自去请尹谦出山相助,你跟过去如果这小子答应了,就杀死他。”

      说到这沈运的眼中充满着戏谑,你不是要为本相赴汤蹈火么,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

      这个老家伙坏得很,郑殊当然明白,要是真这么做,就算杀了尹谦,估计他也没办法重回王宫了,更别提这老家伙会不会卸磨杀驴。

      他神色不变,坚定的说到:“领相之命属下一定为您达成,不过……”

      “你反悔了?”沈运沉声道。

      郑殊摇了摇头,再禀:“领相大人,卑职只是觉得如果就这么直接杀死尹将军未免太过便宜他,满朝文武唯一敢与您作对的就只有这个家伙,一刀杀了固然好,可死的还不是时候,他的价值还有上升的空间。”

      “直接说吧,不用跟本相兜圈子。”沈运心里暗暗称奇,以前这个家伙可没有那么灵活的头脑,看来他说的韬光养晦应该不假。

      “卑职认为,眼下物怪带来瘟疫肆虐,而这一次大王必须要给百姓一个交代,他如今去请尹谦就是目的就是如此,如果在他请尹谦回来调查的时候,他们办事不利,甚至还引起了不必要的百姓伤亡,那么已经被压迫已久的百姓们将会向谁宣泄自己的愤怒?”

      郑殊已经把话尽量说得足够委婉了,沈运心中早有计划,而且与郑殊所说的不谋而合。

      “哼,你还算有点用处。”

      “领相大人的教诲,卑职铭感五内。”

      郑殊样子做得足够谦卑,沈运长舒一口气,“既然都领悟了,还不去做?给我盯好尹谦那帮人,计划开始前我会让人传令于你。”

      “是,卑职誓死完成任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