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王绾绾和富二在线播放

      剑无痕正聊的飞起,突然之间却发现身边的海蒂已经好久没说话了。侧身望去直接海蒂正愣愣的望着前方,站在那里不动了。

      剑无痕有些疑惑,凑近了两步,发现海蒂娇美的身子正微微颤抖着。

      剑无痕再往前走了一步,猛的发现前方如梯田一样有着层次的雪坡上,斑斑点点的鲜红小尸体布满了整个雪山面,只不过现在鲜血已经逐渐干涸了!

      雪是那么的洁白,血却是那么的艳丽,那一具具小尸体多得根本数不清,在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之前,我们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血液还没有完全渗透到雪里……”海蒂眼神有些空洞的望着前方,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么,当时行凶的人应该就在附近。”剑无痕开口说道,以此来转移一下海蒂愤怒的注意力。

      在之前尤莱的诉说中,剑无痕也明白了雪山小生灵对阿尔卑斯学府意味着什么,谁能想到它的后山上还有着这么惊人的一幕!

      杀了成百上千只的小生灵,还将它们的尸体全部扔到了学府北面的后山中,这分明是在向整个阿尔卑斯山学府挑衅,更是一种疯狂的报复行为!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是依旧能够感觉心中有一股无名火正然然生腾。

      海蒂深呼吸着,她想让自己赶紧平静下来。

      看到这么多小动物凄惨的模样陈列的那一刻,她的心是有些绝望的……究竟是谁?谁那么的残忍?

      那么,究竟是谁干的,这分明是亵渎整个阿尔卑斯山学府,更是在向他们发起血淋漓的挑衅!

      “那时,真正的凶手应该已经走了。”海蒂说道。现在她也早已经自然而然的将尤莱学姐移出了嫌疑人的范畴。

      毕竟尤莱犯案的可能性几近于无!

      “你们最近有得罪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人吗?”剑无痕询问道。

      “我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很多,勉强算是半个犯罪心理学家。(主要是精神力强大,脑部运算速度快。)这明显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恶作剧而已,没有恶作剧会这么残忍,会杀死这么多,从那些小生灵的遍体鳞伤的模样和针对性的摆放,便能足以表明那个人内心的怨气与杀意非常庞大,绝不排除他会对学员里的学员下手的可能。”剑无痕认真的说道。

      “你确实这样认为的吗?”海蒂注视着剑无痕的眼睛。

      “恩,一个内心有这样执着杀念的人,跟人们外出时那种烤烤兔子吃的是不一样的,他目的很明显,就是告诉你们,即便是你们敬仰的神,我一样弑杀。他在向你们宣战,而且自信与狂妄到了极点,不介意让你们知道他的意图。”剑无痕说道。

      剑无痕见识广博,一眼洞悉本质!

      报复!绝对是赤裸裸的报复!

      嗯,盲猜是学校之人干的,毕竟几率最大……

      再盲猜其对尤莱和学院的某些决定有一定的不满……

      然后,一定需要认识尤莱了……

      嗯,应该还挺熟,嫌疑人一下子便缩小了很多……

      最后再盲猜……

      嘿!嘿!嘿!剑无痕的不屑一笑……

      剑无痕可以嗅到那个人丧心病狂的腐臭气味,而且她应该绝对不是只满足杀那些小动物的报复,阿尔卑斯山女学员一旦撞见了她,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阿尔卑斯圣学府主要有四大学院,费伦学院倒是在最中央地势稍微平坦一些的地方,兰雪学院在西面被一座大山隔开,蔚天学院坐落在地势最高的东面,由几座山峰飞桥连通在一起,圣裁学院则在北面,他们和费伦学院最近,但同时离小动物们被虐杀的现场也是最近的.....

      行凶的人修为应该很高,否则不可能那么短时间捕获那么大量的小动物,并在血没有渗透到雪地之前完成这么大的工程,学院的导师到达后还不止一遍地反复扫过了那一片大雪山,也根本没有那个家伙的踪影,这都表明那人并非等闲之辈。

      啊哈!看来后面还有人在推波助澜啊!

      ……………………………………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

      兰雪学院旁的一间宿舍之中:整个房间都以蓝色为主调,天蓝色的墙,在阳光下似乎在荡漾,天蓝色的床和被子,天蓝色的书桌,上面摆着一些女孩子的小玩意,透明的紫蓝色纱帐,显得床上的身影更加飘渺,说不出的美感。

      尤莱正一脸安详的熟睡着,黑暗中,冰蓝色的眼睛间或一轮,仿佛那里有个活物……

      “乖女儿……就让……爸爸……守护你……最后一段……路!”

      而,就在隔壁……

      而就在这间“温馨”到能让人哭泣的房间隔壁之中……

      一眼望去:便能发现这个房间非常干净,外观是中世纪西欧的样式,内里又充溢着中国古典氛围。

      竹叶灯,红木椅,大理石面狮子爪圆桌。房子不奢华,自个性的布置中显出主人的品位,十分清雅。室内处处可见梅兰竹菊,墙都是磨砂蓝。

      只不过有些素冷色调,往往让人觉得寒气袭人。

      “海娜珂君,来吃饭啦!”

      “嗯ヽ(○^?^)??,别生气了,我们还有机会的。”两道关心的声音传来。

      “你们不是想要去食堂吃饭吗?为什么来这里这么早?”回答的语气显得有些冷冽。

      “难道七师妹不欢迎我们?还是不想和我们合作了?”两道嬉笑声齐齐传来。

      “呵!呵!当然欢迎,这不是害怕耽误你们去食堂吃饭吗?去晚了,凉了该多不好啊!”

      “那七师妹自己回来这么早,是想去干嘛呀?”一道戏谑的声音说道。

      “是不是觉得大师姐出身名门,以后就看不上我们这样的小人物了。又想偷偷的去告密,还是想要如同哈巴狗一般去摇尾乞怜?”另一道冷冽刺骨的声音讽刺道。

      饶是以海娜珂君平常那白莲花、犹如圣母一般的心态,也有点受不了这种讽刺,狠狠地回应道:“滚!还不是你们!我……我只是不想大师姐离开罢了……后面的事……可是跟我没有一丁点关系,你们别想血口喷人……”

      旋即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嬉笑的说道:“哼,其实你们去告密也没关系,到最后还不知道师姐会相信谁呢……”

      “呵呵……那只是你以为……你真的以为后面真的是我两个做的……我们都被算计还看不清吗?”一道尖锐声显得很是刺耳。

      “嗯嗯,我知道的,不都早就讨论过了吗?我相信你们!”海娜珂君一脸“真诚”的说道。

      “嘻嘻……好了,好了,都别冲动,合则两利……”另一个人开始复合……

      “对!对!对!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那我这就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就凭我们和大师姐的关系,日后平步青云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希望大家都不要去干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说完之后,一道冷冽的目光便死死的盯在了海娜珂君的脸上,灯光灰暗,映出了一道显得略微有些苍白,楚楚可怜的面孔。

      “好的,我知道了……”海娜珂君有些弱弱的回应道……

      “哼!我们走!”

      “嗯嗯,七师妹好好休息,注意养好身体哈……”

      “嗯嗯,我会的。”海娜珂君满脸乖巧,“两位师姐慢走,替我和其他师姐师妹报个平安……!”

      随着砰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之后,海娜珂君的脸色瞬间变得发青发紫,狠狠的低声咒骂道:“贱人!”

      紧接着便发现其嘴角挂上了一抹,若有若无嘲讽的弧度……

      门外细语喃喃:“报个平安……!”

      “嘻嘻……报个平安……!”

      漆黑的夜晚,寂静陰森,外面的风陰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现在已经午夜时分,突然一个黑影掠过窗头,可是外面寂静的可怕,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

      夜色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学校上空,光线暗淡,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高大的建筑物被黑暗模糊掉棱角,远远看去,似血肉模糊的脸孔。

      ……………………………………

      三分钟之后,海娜珂君的房间之中:又有模糊的身影进来了,海娜珂君浑身是血的盯着前方,她冷冷地望着祂,没有说一句话。

      眼神冰冷到瞬间可以冰冻住对方,并且霎那间崩裂。

      她的心已如冰窟,心中已无半点犹豫与怜悯,想要让眼前的身影从眼前永远消失是她此刻最想做的事情。

      她的瞳孔微缩了一下,散发出淡蓝色的寒气,空气被冰封的不敢流动,风也不吹了,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一个快,一个慢。

      人类的心脏嗵嗵嗵地大声跳动着,耳中有刺耳的声音开始响,她想躲,但眼睛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深深抓住一般,不能离开半秒。

      “你……”(? ̄?^ ̄??)嫌弃你

      “恶心……真恶心!”

      “该死!必须死!”

      骨裂声、撕碎声、锤击声不绝于耳,只不过由于特殊的能量包裹住了,整个房间,在外面听不到这里任何的声响。

      声音越来越轻,逐渐已经渐渐的听不到了,整个房间重新变得凄静黑暗。当一切都将重新归于平静之时,房间中突然有一抹暗淡的光闪烁着。

      手机的灯光反射着,映照出一张很是精致的面庞!

      ……………………………………

      五分钟之后,阿尔卑斯圣学府费伦学院附近的一座外表精致美丽的小食堂内。

      这里面用餐的人不少,整体看上去却显得很是安静。每个在这里用餐的学生动作都很是端庄典雅,一个个笑容温和,动作清雅。即使是相互交谈也都给人一种如春风拂面一般的和煦

      菜品也是五花八门,看上去很是精致可口,虽然都是素菜,但也不难让人食指大动。

      四、五个清纯可爱的女生正聚集在一起,在一个排满人的长队中相互打闹着,时不时的引来一些其他学姐学妹们的注意。

      不一会儿之后,又有两道绝代风华的身影袅袅走了过来。

      “二师姐、五师妹你们换个衣服怎么用了那么长时间呢?我们都等了好长时间了,你们不来?都无聊死了!”四五人中的一位率先开口。

      “切!”伊迪丝换上了一套精致的蓝色古典长裙,显得很是端庄典雅,打趣般的说道:“不就是多等一会儿嘛?竟然还抱怨上了!”

      “哪有!哪有?”几名女子笑着摆了摆手,道:“这不是担心你们来晚了,找不到我们吗?”

      “嘿!嘿!嘿!我就知道在这个时间段内食堂中肯定还有不少人,一定需要进行排队,这才好好的打扮了一下!”爱迪丝笑嘻嘻的说。

      “打扮的这么漂亮,到底是给谁看呀?”一道调笑声从女孩儿中传来。

      “去!去!去!去一边去!胡说什么?”伊迪丝气恼的说道。

      “嘻嘻,都别想了!大氏族之人往往眼高于顶,根本看不起我们这样的贫民学子。而且,大氏族之中还有着很多苛刻的家规……是根本不可能的!”爱迪丝调和着说道。

      “诶嘿!我还没说是给谁看那,你就已经……”一个女孩马上开始起哄。

      “嘿!嘿!嘿!炸出来一个!!!”旁边的闺蜜立马开始附和。

      “呜呼!你竟然还真考虑过!”另一人也跟着嬉笑着说道。

      一句话之后,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爱迪丝的身上。

      “没啦!没啦!怎么可能……”爱迪丝的小脸微微红,赶忙摆手,“我都说了不可能,就是分析一下而已……”声音弱弱的,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哦~~~”众人齐道。

      伊迪丝哈哈笑,一把搂过爱迪丝,色咪咪地说道:“还别说今天来的那位大少爷长得是真不错,就算像你说的一样:最后肯定不可能,但是,渣一下好像也可以!!!”

      爱迪丝气愤道:“二师姐,别一副女流氓的样子好不好?正常一点好吗?”

      “诶嘿!还敢说我是女流氓了!厉害了哈?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女流氓!”伊迪丝娇哼一声。便挠起了爱迪丝的痒痒肉~~顿时,便又引来了一阵阵地娇笑声。

      看闹得差不多了,四师姐艾佟令赶忙转换了话题,向伊迪丝和爱迪丝两人问道:“那么的长时间,你们肯定不止打扮了一下吧?”

      伊迪丝和爱迪丝默契地相,对视了一眼,皆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