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奇电影

      看到台下的少年们热血沸腾,天空中似乎开始传递着一种莫名的力量,程英不禁微微点了点头。

      待众人将自己的话消化得差不多后,程英伸手虚压,一股莫名的波动让所有人静了下来。

      只听其开口道:“想必你们报名时也了解过今年大比的规则和流程了。在这里我也不再强调什么。

      现在,请各位在士兵的安排下走进阵法中,这个阵法将会检测你身上是否携带兽核。

      不要想着有任何侥幸心理,这阵法是九州惯用的侦查阵法,只会检测出是否拥有兽核,不会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而且除了兽核,你们的空间装备中的任何东西,都不会被阵法检测到。所以不用担心,只需要安心听从指示去做便好。”

      程英所说的阵法,林峰倒是有所了解,这阵法原本是上古时期的人族为了防备妖兽,祭拜圣碑时传出来的。

      作用就是能够发现任何伪装成人族的妖兽,而到人族慢慢崛起后,又有着这阵法的协助,妖兽便很少在人族中搞鬼。

      而这个检测兽核的阵法,便是由这个圣碑传下的阵法演变而来。

      虽说这阵法只能检验出是否携带兽核,但林峰还是没敢去验证这个从古流传下来的阵法。

      所以从王家宝库得来的东西,林峰是一个都没带,全都放在家中藏了起来,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只有着自家老爹平时给的法宝和资源。

      而这大比如此多的参赛人员,这个阵法也耗费不了多少资源,并且比赛结束核算成绩的时候也要用到这个阵法。

      所以为了方便,这天山脚下倒是布置了不少这检测兽核的阵法。

      而此时高台上的程英,看着一个个少年朝气蓬勃的迈入阵法中,似乎想起了自己少年时期的热血,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

      没有人察觉到程英的这一丝笑意,只见其只是微微露出,便很快的收了回来。

      随后便是调整神情,一脸肃容道:“此次初赛时间为三天,以今天中午为开始,三天后的这个时候,所有都必须携带自己所猎到的兽核过来这里登记核算。

      届时将会公布你的成绩,以及初赛的前一百名。

      当然,初赛的成绩不理想不要紧,只要你能够进入前百名,便能够回京都参加决赛。

      那么,愿你们接下来的比赛中全力以赴,证明自己!”

      只见程英说完便不再理会这些尚未入他眼的少年们,直接朝着自己的中军大帐飞身而去。

      其实身为总管这次大比的最高领导,程英走后自然会有其他人去指导林峰这些牛犊子初赛的注意事项。

      毕竟这大比琐事如此之多,不可能事事都由程英这个堂堂鲁国三大上将之一的将军来做。

      他需要做的就是坐镇在这天山脚下,然后待最后的结果出来后,见识一番鲁国将来的那些顶梁柱。

      所以此时的这些参赛人员,有一个算一个,不管你修为多强,家世有多强大,在你成为胜利者之前,在程英眼里一切都是虚的。

      这和修炼界的铁则是一样的,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所以此时关注这些人还为时过早,只需要安安静静的等待最终的结果出炉便可以了。

      不提这些,此时检测过后的林峰正静静的打量着这鲁国最庞大的高峰。

      天山!是由中心山峰高达万丈的大山,和一旁还环绕着的一座座参差不齐的千丈小山组成。

      其上高耸入云的山峰若隐若现,仿佛是一位庞大的巨人蒙上了面纱。

      至于名字为何叫作天山,那是因为一个古老的传说得来的。

      据传当时人族才刚刚划分九州,还算不上强大的人族需要靠着圣碑才能抵御前来人族疆域施虐的凶兽和其他敌对种族。

      当时还没有鲁国的存在,天山所在的这一片土地也是空空如也,只是一片人烟稀少的土地。

      而就在一次圣碑与一个不知名的敌手对抗时,一个意外发生了!

      原来敌人是联手而来,趁着人族先辈操控着圣碑对抗着敌手之时,另一位强大的敌人竟突破了圣碑的防御。

      直接冲进了人族疆域之中,就在这危急关头,眼看着众多人族陷入险境,一块远古星辰的碎片从天而降。

      这庞大的星辰碎片直接将那冲入人族疆域的的敌人活生生的撞碎。随后因惯性落在了人族疆域内。

      庞大的星辰碎片直接化作了这一片如今被称之为天山的山体。经过一代代人的口口相传,天山便因从天而降而因此得名。

      当然,这是从古时流传下来的故事,至于这天山是否像传说中那般形成,并没有人去解释。

      所以这故事也就被人们所认可,一代代的传了下来。

      至于为何将这天山选为今年的初赛场地,不单单是因为这是一座由鲁国完全掌控的试炼之地。

      最重要的是这天山的妖兽众多,范围足够广阔,不仅能够满足对妖兽的猎杀,还能够轻易容下今年参加大比的人数。

      所以这处于鲁国边境的天山便成了今年大比的初赛之地。

      看着这巍峨壮丽的大山,林峰心中满是震撼。

      虽然他并不相信这天山会如此巧合,如故事中那般拯救冀州人族于危难中。

      但他知道,在这上古修士的手段可以移山填海的世界,这种故事不会空穴来风。

      或许故事与事实有些不符,但若是有人刻意掩盖事实,不想让后世之人了解实情,那么真相一定是让人惊叹的。

      林峰神情恍惚,如今弱小的他,并没有资格去了解这等上古辛密。所以他只能够在这山脚下静静的感叹上古时期的波澜壮阔。

      “峰子,想啥呢,这检测差不多结束了,我们是和别人组队,还是就我俩一起并肩子上?”这时,朱能疑惑的声音将陷入臆想的林峰打断。

      林峰收回目光,将脑海中的杂念甩掉,看着朱能调笑道:“组个球的队,这次针对我们的人可不少,要是混入什么奇怪的队伍,那你这身肉估计得少个十斤八斤的。”

      “那还是算了吧,反正有你在,组不组队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我就跟着你喝点汤,拿到进入决赛的名额就行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场景,朱能讪讪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