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在线视频

      曾小鱼心中也是一惊,汪林的力气之大远超他想象,自己全力打出的一棍虽然把他的刀格开了,但是打狗棍也弹了回来。

      力气大老子就不跟你比力气!他收回打狗棍,棍头一探直奔他膝盖。

      他左一下右一下速度极快,汪林的大刀过于厚重,并不利于快速防守,劣势尽显,他大叫道,“老朴,快过来帮忙!”

      朴玉本来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抵挡着偶而攻过的刀和拳脚,注意力一直在曾小鱼身上,听见汪林喊他,哈哈一笑冲了过来,“老汪,挺不住了?我来攻他后面!”说着便往曾小鱼身后绕。

      岂能让他如愿?曾小鱼以棍撑地纵身翻跃到汪林身后,不等他回身,一棍打在他腿弯处,嘭的一声响,棍子又弹了回来。

      汪林两腿一软向前扑倒,正好迎上绕过来的朴玉,伸手把扶住。

      曾小鱼看向汪林腿部,这才发现他身上的白甲其实是一层坚硬的护板,自己那一棍根本就没伤着他。

      汪林转过身来看着他,“曾营卫,让我看看你的棍子。”

      曾小鱼眼角余光瞥向混战的士兵,自己这边的人几乎被人压着打,连招架都变得困难无比。他大叫一声“不可能!”,纵身冲进白盔士兵群里,几个兔起雀落之间,打狗棍扫出一片空地,后备营的新兵们赶紧聚拢过来围成一圈,刀头一致对外。

      曾小鱼一根打狗棍如入无人之境,白盔士兵们只和他打几个照面就全部退走,嘻嘻哈哈地跑到外面去了。

      汪林和朴玉远远地向他抱拳道,“曾营卫,领教了!”说完之后两人向赵千斤和姜奉躬身施礼,也退到场外。

      姜奉不停地摇头,一脸怪笑问道,“赵将军,你带来的五千人不会都是这样吧?”

      赵千斤无奈地说道,“没办法,京城里随便一个人拉出来都比我脑袋大,他们想让自己的孩子沾点军功,我敢不答应吗?所以……大将军,拜托了!”

      姜奉哈哈一笑,“放心吧赵将军,上阵杀敌收复赤城的事就交给我,到时候你们直接进城就是。”

      “多谢将军!”赵千斤感激万分,向姜奉深深鞠了一躬。

      姜奉抬手把他拉起笑道,“赵将军不必多礼。”然后转向姜宝驹和姜宝义,“宝驹,宝义,后备营有没有可用的人?”

      姜宝驹和姜宝义同时摇头,姜奉看向曾小鱼,刚要说话,赵千斤忽然开口道,“大将军,您不会让他们上阵杀敌吧?”

      姜奉摇头,“当然不行!”

      赵千斤低声道,“大将军,我带来的这些少爷兵们天天喊着要杀敌建功,我哪里敢把他们往战场上带啊,不如您把后备营给我,陪少爷们练练手如何?”

      姜奉失笑道,“你是这样想的?也可以,我没有意见!”

      赵千斤笑道,“多谢大将军!”

      姜奉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曾小鱼正感到奇怪,赵千斤走了过来,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对视了好一会儿,赵千斤才开口道,“李公说你是个怪胎,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曾营卫,走吧!”

      曾小鱼一愣,“去哪儿?”

      汪林和朴玉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挎住他的胳膊嘻笑道,“曾营卫,咱们换个地方接着打如何?”

      “还打?老子不去!”

      “不去不行!”

      汪林和朴玉抬起他箭步如飞,向点校场外飞奔而去。

      姜奉的大军驻扎在东平郡城外,而赵千斤带来的五千人则直接住进了城里。

      宽大的将军府里,曾小鱼气鼓鼓地瞪着把自己“绑架”过来的汪林和朴玉。

      赵千斤看向两人问道,“怎么样?”

      汪林和朴玉不住点头,“可以!”

      赵千斤对曾小鱼说道,“小鱼,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回到姜大将军营中,然后被解散当做民夫,另一个就是留在我的军中。”

      不等他回答,汪林道,“小鱼,你留下,我和老朴负责训练你的新兵,你负责训练我们的老兵。”

      曾小鱼一愣,“你说什么?”

      赵千斤严肃道,“他们说的不错,你那套战法不适合姜大将军,但是对我们京都卫戍营却非常有用,所以你和你的人都留下。”

      曾小鱼还在犹豫,赵千斤走近说道,“这也是李公的意思!”

      一听李公两个字,曾小鱼疑虑尽消,说道,“既然是李公他老人家亲自交代的,我不能不听,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赵千斤道,“你说!”

      曾小鱼道,“你们身上的白盔白甲,我也要!”

      赵千斤一听,看了一眼汪林和朴玉,三人同时大笑起来,汪林边笑边说道,“小鱼,白盔是京都近卫军的专用军甲,你要是想要,那可不容易。”

      曾小鱼一听大感失望,“这样啊……那就算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们会在这里停留多久?”

      既然是京都卫军,当然不可能留在京城以外了。

      赵千斤低声道,“既然李公都说你是个可以信任的人,那我们也不瞒你,收回赤城,把绿毛鬼赶回到姜奉的防线以内,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

      曾小鱼叹了口气,“那也没几天!”

      赵千斤道,“放心吧,没有个把月时间,赤城攻不下来。”

      曾小鱼不解道,“赤城不是只有两万绿毛鬼吗?”

      赵千斤看了看汪林和朴玉,朴玉正色道,“你以为那两万人是哪里来的?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调查得知,那些人都是假扮通商的商人混进赤城的,姜奉管着海防,他可能不知道吗?”

      曾小鱼心头一跳,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说真是他故意放进来的,目的是什么啊?”

      赵千斤道,“这才是天帝让我们前来的真正用意。其实……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曾小鱼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问下去,赵千斤显然已经把他当成自己人,继续说道,“姜奉的父亲姜太公官居左相国,手里握着东海海防的兵权,吴思敏是右相王俨举荐的人,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王相虽然没有受到处罚,但是陆防兵权被收回。如果我所料不错,姜奉会一直拖着以拿不下赤城为由,向王庭索要陆路指挥权,届时海陆兵权尽数落入一家之手,天帝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