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0adc

      初春的街道显得格外冷清,天下着毛毛细雨。

      一个六七岁、头发乱蓬蓬、一脸污垢的小男孩蹲在街道的一角,衣不蔽体,瑟瑟发抖。然而一双大眼睛却格外明亮,因为对面就是包子铺,他在这里等待好心人,然而事与愿违,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有些头昏眼花,虽然现在冷冽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割得脸疼,但相比于不争气的肚子更是让人难受。

      正在他观察这街上行人时,一个大约六七岁、身穿雪白色毛皮披风、一双墨黑色的眼珠犹如宝石般炯亮的小女孩,蹦蹦跳的来到包子铺前,买了一袋包子,随手给了一锭银子(这里的普通民众使用银子交易),转过身摆摆手,示意店家不需要找钱,此时正面对这他,随意看到了蹲在墙角的小男孩,不知是不是女性天生的善良,心生伶悯,便走过去将手里的包子递过去。陆羽明白这是给他吃的,在确认一下后双手闪电般接过包子,大口大口往嘴里塞,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应该是说感谢的话,三下五除二,一袋包子就这样被消灭了。

      看着这个年纪与自己相差不大,但如此可伶的人,心里多了一些感慨。

      “我叫陆羽,感谢你的包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小男孩一双天真的大眼睛看着她,小女孩微笑着对他点点头,也没有搭话,转身又去包子铺,买了双份,一份给了他。

      然而,不知何时,在他身后出现一个年长,胡子花白的老人,站在小女孩身后,道:“语菡,我们该回去了,不要叫你娘担心才好”。

      小女孩点点头,嘴里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老人跟在身后,从始至终也没有看一眼墙边的他。

      他们两个人的身影越来越远,只有老人衣服背后大大的唐字深深的烙印在他心中。

      经历过太多人情冷暖的他,不免有些感动,深深的记下了她的身影,同时还有那双明媚的眼眸。

      “语菡,唐语菡吗,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吗?”

      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了,因为他明白,他再呆在这里,也许真的会饿死在这里,何况他还有另外一个秘密,这个是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

      在他母亲生下他的时候,有一道紫光从他头上冒出,久久不散,这个也是他养母告诉他的,说他必将成才,将来是了不起的人物,四岁那年,养父母因食物中毒死了。母亲在他还未满月就被不知名的坏人抓走,养父母死后,他就过上了乞讨的生活,对于他将来是个大人物,他一直深信不疑。

      谁知小小的梦想会不会支撑他一步一步的成为万人敬仰存在呢?

      他快七岁了,在这片大陆,八岁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这里的人八岁就会觉醒自己的修炼天赋,一个人是否具有修炼天赋,可以通过相关测试测试来判断。

      觉醒天赋也不是必须的,像普通老百姓一般都不会觉醒,一是他们本来就没有修炼的天赋,这个是会遗传的,父母没有,后代基本就没有可能,倒不是绝对,但是几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二是有修炼天赋的人本就稀少,万不足一,一般人怎么会奢求,也就是做做白日梦;三就是这测试费用高,普通民众根本支付不起;四是,这觉醒地方不是随处都有,而是要到管辖融龙镇的天丰城,因为那里有个天丰门,天丰门可是大门派,测试自然有,这来来回回的,普通民众经不起折腾。

      陆羽左右无家可归,于是就准备去天丰城看看,大城市起码也要方便他的磨练,他一向都不认为自己是平庸的人,乞讨是为了磨练自己。

      一晃眼,十个月过去了,风尘仆仆的陆羽通过这段时间的不断努力,终于来到了他的目标地方,看着眼前天丰城大大的城门,还有那大大的红字,心里无比的激动。

      心里想着“这是我陆羽大展头角的地方,我陆羽来了。”,如果要是这话让身边过路的听见,恐怕要笑掉大牙。

      顺着人流,他大摇大摆的走进城门,宏伟的高楼大厦、宽大的马路、熙熙攘攘的人流、店面老板热情叫卖,无不让他感叹,暗暗与自己呆过的融龙镇对比,宛若蚂蚁与大象,不可比较。

      其实他不知道,天丰城平日里也没有这么热闹,主要是还有十天就是觉醒天相的日子,虽然说有修炼天赋的人确实少,但积水成渊,自然不会少了。

      漫无目的的在城市里的大街小巷走着,环境虽美,但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之前一路走过来,条件反射的做着所谓的“磨练”,却一点收获都没有,让他很是苦恼。

      不知不觉间,走到一个庙堂之类的房屋前,这里已经很偏了,一身疲惫,便想进去休息一下,毕竟以前也没少睡过这类地方。

      刚一进屋,十几个老老少少乞丐打扮的人群围了上来,还有刀棍之类的对着他,疲惫得无精打采的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背心冒汗。

      “各位,这是……”

      “我只是想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这就走”

      顿时,年老乞丐终于松了一口气,压了压手,示意大家放下武器,道:“没事,你自便”。

      陆羽左看看,右看看,确认没有危险才走进去,两个年轻人在老人的示意下关上了门。其实陆羽心里是荒的,不过左想右想,自己就这样,他们还能打劫我啥,想想便释然了。

      陆羽找个靠角的地方坐下,身子靠在墙上,不知是疲惫、饥饿还是真的困了,不知不觉间便沉沉的睡了过去,老人看着这年轻人,羡慕中又带着杀意。

      第二天一大早,咕噜咕噜的肚子叫个不停,他确实是饿了,前一天还没有吃晚饭呢。睁开微带困倦的双眼,顿时睡意一扫而空,此时,在中间围着一圈老老少少,正中间烧着一堆柴火,柴火上面有两只鸡正在用一根木棍穿着,一个二十三四左右的女乞丐真目光盯着,手里不停的翻滚着木棍防止烤焦,周围一双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时而传来吞咽口水的声音。

      陆羽哪能见着这一幕,他是多久没有吃上肉了他也记不清?看着口水的快流出来了。

      他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周围的人,顿时尴尬起来,一个比他还小上几分的小女孩怒目圆瞪,维护着自己的主权,深怕他要与自己抢夺食物。表示,没你的份,不要打主意。旁边烤肉的女人也看到这一幕,说道:“婷婷,娘是怎么教你的,不可这样”。

      “可是,可是,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看来是教养极好。

      陆羽仔细想了想,这些人应该不是乞丐,乞丐没有这样的素质才对,而且这些人表面穿着确实破烂,里面的衣服还是挺新的,这个倒不是陆羽特意去看什么,同住一起要一点破绽都不漏出,确实很难。陆羽给他们下了这样一个定论。但是事不关己,他也没有要去打探什么的心思,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是饭还没有吃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