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主播视频

      其他两门长老不可思议的问道:“怎么可能?”

      天刀门门主,葛霸天,八扇门,门主葛天霸。

      “我们是孪生兄弟”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明白了,其他两门派老对视了一眼,难怪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铁砂门长老苦笑着说道:“你们都在演戏,说什么,天刀门,八扇门,势同水火。竟然演了四五年的戏,佩服佩服。”

      “还好,我们门长总说,你们这两个门派靠不住,指不定在背后捅刀子,一直坚定不移的交好神龙门。”

      神龙门的长老也是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们团长也说,你们门派如水中月,镜中花,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切。真正靠的住的还是你们铁砂门。”

      “哈哈,愚蠢,不知死活。冥顽不灵的老顽固。”天刀门长老说道。

      “慢着,你们说了半天,究竟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们该死!”葛霸天恶狠狠的说道。

      萧宁沉默了,所有人都沉默了,静静的看着天刀门的长老。

      “来啊,这次拍卖会的消息,绝对不走漏风声,一个活口都不能留。”

      萧宁忽然眼前一亮,将一切都串了起来:“好一个巨大的阴谋难怪,我们必须死。”

      “动手,眼见一名弟子就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屠杀,确无能为力,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住手,怎么,葛霸天,你真的要将我们斩尽杀绝,为什么啊?”

      葛霸天指了指萧宁,因为他,所有人均大吃一惊。

      萧宁点了点头:“不错,因为我,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动西,也因为我,给你们所有人都带来了灭顶之灾。”

      “为什么?”铁砂门的长老问道。

      “哈哈哈,因为我的身份,我是一名药膳师。而他,是一名炼药师,这就是我们必须要死的原因。”

      “而你们,因为知道了这个秘密,就要全部被留在这里,我说的可对?葛霸天!”

      葛霸天吃惊的看着萧宁,满脸的不可思议:“你,你给我闭嘴。”

      “算了,让他说,我真想知道他究竟猜测到了哪一步。”葛天霸阴沉着脸沉声说道。

      “冒昧的问一句,你们三宫出现问题的长老,除了宫主之外,都是大长老,或者说实力最高的在长老之中。”

      “我们是大长老。”缥缈宫说道。

      “我们也是大长老。”仙女宫点了点头。

      萧宁笑着说道:“不用说,雪神宫也一样。对不对?”

      雪神宫的长老点了点头。

      “一个大长老出现问题,是倒霉,两个大长老出现问题,是活该?”

      “那三位大长老最近几年内都同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你们觉得这可能吗?莫不是有人故意为之?”

      “好这个也许是巧合吧?为什么他们偏偏都受了伤,确不至死?”

      “因为他们是宫中的高战,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希望,宫主都会不遗余力的挽救他们。相信每一位宫主都会这样做,哪怕倾尽所有。”

      “可惜,啊可惜,财力物力,耗费一空,偏偏没有一位大长老的病被人治好了,不仅如此,还功力大减。”

      “为什么要杀我们,因为有人不希望我们去救人,觉得我的存在,是个潜在的威胁。”

      “为什么杀了你们,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把秘密说出去,他们才会最心安。”

      “有人不希望他们好起来,你知道在有个一两年是什么结局吗?”

      “仙女宫大长老会被人医治好的,因为这火就是某人趁给大长老医治的时候,留在大长老体内的。仙女宫宫主嫁人了,投鼠忌器,没办法,只得妥协,他们会沦为某人的附庸,一把刀。”

      “缥缈宫的大长老,不治身死,缥缈宫结束了。”

      “雪神宫大长老身死,雪神宫完玩了。”

      “仙女宫一宫做大了,天刀门,八扇门联手欺压下,铁砂门破产了,神龙门破灭了。”

      “至此,黑角域依然还是那个黑角域,却出现在了一个新的格局,一门,八扇门,一宫,没有主权的仙女宫,打上了药帮的烙印,上了贼船。在往上,一帮,药帮,一阁,蓬莱阁。”

      “哈哈哈,故事编的真精彩,若不是不知道,还真以为你亲眼看到的。”

      萧宁淡然一笑:“呵呵,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派出家族的第二高手,前去查探。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受伤的。”

      “没有绝对的偶然,却有绝对的必然,凡是只要是人做的,总会留下痕迹,你们可以回想一下,我想他们的外出,都一个人的影子在,或者说一只手在推动。”

      “他就是药帮帮主韩枫。对不对。”

      “我想起来了,我们长老之所以出去,是为了让韩枫炼制丹药。”

      “我们大长老是托韩枫打听一个人,名字叫海波东,好像是冰什么皇。”

      “我们大长老亦是为了宫主,让韩枫炼制丹药。韩枫说需要药材,这才冒险前往。”

      萧宁点了点头:“是啊,你看看,这不就是了。”

      葛霸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我只知道,你们可以到地下去喊冤了,记住,害你们的人是萧宁,本来没有打算全灭口的,只是吓唬吓唬你们的。”

      “这下好了,不仅他要死,你们真的要跟着他全部陪葬了。”

      “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铁砂门长老问道。

      葛霸天摇了摇头:“是,也不是,因为之后,那一宫也没了,哈哈哈哈。”

      “啧啧啧,为了这个计划,你们蛰伏了整整五年了,可真够能忍的。”萧宁开口说道。

      “是不是啊,药帮的两位。”

      “什么?他们是药帮的人,怎么可能?”

      “哈哈,有意思,你接着编。”

      萧宁撇撇嘴:“不说了,累了,故事编完了,你们继续啊。我睡会儿。”

      葛霸天忽然大笑了起来:“不要白费力气了,萧宁,你真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吗?”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拖延时间而已。”

      “可是,半个时辰过去了,你的毒解了吗?”

      “来人!给我动手,一个不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