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老妇姓生活

      本来刘沛然以为自己已经很招摇了,但是还没走出百里,就发现他的格局小了。

      在通往天元城不远的一个路口,刘沛然的马车遇到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全员一身白衣,佩戴宝剑,看上去威风凛凛,宛如长河滚滚而来。

      队伍的前后两头,举着高高的旗帜,上书:威震三州长河帮,德被六府白衣郎。

      马车和队伍在路口相遇,全都停了下来。

      “长河帮赶路,闲人退避!”

      一个白衣年轻人高声大喝。

      绿绮挑眉,“这个长河帮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就是,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是样子货。”连翘调皮,掀开帘子对外面说道:“陆英哥,你教训他一下。”

      陆英笑了笑,宠溺的说道:“连翘妹子,你就放心吧。”

      说着,他走向长河帮的队伍。

      长河帮的人发出了一阵笑声,他们和马车离得不远,自然能够听到连翘的话。

      “我们长河帮在三州六府赫赫有名,竟然有人想要教训我们?真是让我们开了眼界了。”

      “就是,出门就做一辆马车,不知道是哪个城里的小财主。立刻让你们老爷出来赔罪,不然的话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陆英本来没有当回事,但是这些长河帮众竟然出言羞辱刘沛然,陆英的脸立刻就冷了下来。

      所谓主辱臣死,刘沛然受到羞辱,就和杀了陆英没有什么两样。

      “长河帮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羞辱我家主人?”

      长河帮众嬉笑不已,“羞辱你又怎样?你家主人有算哪根葱啊?”

      “我家主人乃是小镜湖凌波岛的主人,刘——沛——然是也!”

      陆英话音刚落,长河帮众人哑然失声,仿佛见了鬼一样看着陆英。

      “你……你说什么?”

      “刘……刘沛……刘先生?”

      陆英傲然抬头,用鼻尖看着他们,“不错!”

      长河帮众两股战战,如果不是知道常驻就在身后,他们恐怕都要逃跑了。

      刚刚高喊的那个白衣人颤声问道:“有……有何凭证?”

      陆英左手按开剑簧,内力一抖,宝剑激射而出,插在了白衣人脚边,“你们应该认得这把剑才对。”

      长河帮众低头看向那把宝剑,只见宝剑通体红色,上面拥有火焰一般的纹路,仿佛随时都会燃烧起来。

      “这是……”

      “火云剑?”

      “真是火云剑!”

      火云剑是摩云派太上长老使用的佩剑,之前因为去天元城陆英有功,刘沛然随手赏给了他。

      其他证据或许能够作假,但是火云剑绝对做不了假。这是摩云派众多上品兵器当中最出名的一把,因为它的上一任使用者是先天八重。

      如果换做其他时候,长河帮众看到上品武器必然想要夺取。但是现在,他们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因为他们招惹到了灭掉摩云派的凶狠人物。

      一众人惊惧的看着马车,两腿直接软了下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刘先生,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一群有眼无珠的瘪三一般见识。”

      “刘先生,您宰相肚子里面能撑船,饶过我们这一次吧!”

      无数人磕头如捣蒜,恨不得将脑袋都磕破了,好增加点惨样。

      长河帮队伍后面气冲冲跑过来一匹白马,怒气冲冲的对着磕头的弟子吼叫起来,“你们在干什么?打扰了帮主雅兴,我抽了你们的筋!”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全都对着马车磕头。他从马上跳下来,对着帮众拳打脚踢,一个帮众连忙说道:“堂主,我们冲撞了刘先生……”

      “什么刘先生——”他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地上插着的火云剑,顿时瞪大了眼睛。

      下一秒,他转身扑倒在地上,大声求饶:“不知道刘先生当面,多有得罪……”

      陆英失笑出声,这长河帮还真是欺软怕硬的熟练。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刘沛然,恐怕马车的主人绝对讨不了好去。他们对刘沛然却卑躬屈膝的如此快速,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马车内传来了绿绮的声音,“别为难他们了,赶路要紧。”

      随后又传来了连翘的吐舌声,显然她被绿绮训斥了。

      陆英走过去,将火云剑归鞘,冷冷的说道:“我家夫人心善,就绕过你们这次。不过如果你们再敢如此猖狂,后果你们知道的!”

      “知道!知道……”

      众人连忙点头,还能有什么后果?灭门呗!

      长河帮众连忙让开道路,让马车过去。等马车走远之后,这才摊在地上,庆幸自己劫后余生。

      那个堂主强撑着身体,飞身上马快速去禀报帮主。长河帮主也是一个先天,只不过才先天二重,听到这时候之后,直接开始骂娘!

      “你们这群瘪三,竟能给我惹麻烦,早知道我就不带你们出来了!”

      一旁的众人低头撇嘴,还不是你想要耍耍威风,才搞了这么大的阵仗出来?

      发了一通脾气,帮主觉得还是要为自己的性命考虑,直接将打仪仗的白衣人打发回去了一大半,仅带上十多个好手赶往天元城。刘沛然这样的高手都做马车去,他要是在这么大张旗鼓的,可能还会惹到不知名的大佬。人家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他,命比脸面更加重要。

      碰到长河帮之后,刘沛然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的武林帮派。有的小门小派,只有一个先天高手,甚至很多是没有先天的。一些大派,派出了六七个先天高手,带着上百弟子前来赴会。

      但是不管大门派还是小门派,遇到了刘沛然乘坐的马车,全都毕恭毕敬的让开道路,等刘沛然过去之后,才继续前进。

      不到半月的功夫,刘沛然一曲杀光一城南夷的消息已经传遍三州六府。各大门派自问没有这样的能耐,自然礼让三分。

      到达天元城之后,陆英直接将马车赶到了城中的庄园当中。这是上次郑希夷送来的房契当中的一处,是天元城地势最好,面积最大的庄园。刘沛然离开天元城之后,刘家一直派人打理。

      见到刘沛然回来了,立刻去旁边的庄园当中通知刘父刘母。刘父刘母赶过来,一阵嘘寒问暖。

      时至今日,他们也发现了。他们能够享有财富的最大保障是刘沛然,自然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对他了。

      不仅如此,刘母还拉着绿绮说了不少体己话,把绿绮说的面红耳赤的……

      新上任的巡查司尚书听闻衙役的汇报了来路上的状况之后,慎重了起来。

      “看来要好好拉拢这个刘沛然啊!”

      说到这里,他从旁边拿出了一分宗卷,仔细看了起来。然后写下一封信,让人快马加鞭的送往皇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