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之玉女心经1国语高清

      楚都地处南北交际之地,这些年大楚因独孤鹜的崛起,邻国少有战事,国内更是一片繁华景象。

      不过辰时,春寒料峭的街头,已经是人来人往,热闹得很。

      食肆、酒楼、各种店铺、跳着担子的小摊贩随处可见,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凤白泠那一世在楚都活了十几年,都不曾见过如此景象。

      她抱着凤小鲤,走在街头,体会了回市井的热闹。

      凤小鲤趴在凤白泠的怀里,小脑袋东张西望,看到好吃的小玩意就想要尝上一口。

      不过一会儿,她的小肚子就吃的跟小金鱼似的,鼓鼓的。

      凤白泠怕她吃多了积食,就让她下地走走。

      “楚都变得比以前热闹多了。”

      春柳也是满脸的好奇。

      “变化还不算大,再过两年,这条街都会大变样。我记得,杏林春用不了多久就要倒闭了。”

      凤白泠抬眸,不远处的街口,就是杏林春。

      为了不让东方莲华担心,凤白泠没有提起此事。

      杏林春对面,是城中最大的一家酒楼,名为“楚月楼”,杏林春倒闭后没多久,店铺就转让给了楚月楼。

      楚月楼的规模继续做大,只是没人知道,楚月楼的老板是谁,听说是个南方一个国家的王爷。

      凤白泠的目光再度落在杏林春上,每年亏损五十两黄金,这个数目,也难怪凤家人最后会将药行转让。

      “小小姐,你可别乱跑,街上车马多。”

      春柳没听清凤白泠的话,追着凤小鲤跑。

      凤小鲤只要不生病,精力就比一般的孩童还要充沛。

      “你和小鲤去楚月楼吃个茶,看好她……和她那张嘴。”

      凤白泠对于淘气的女儿有些无奈,好在凤小鲤有个弱点,看到好吃的就迈不开脚了,刚跑了一阵子,小家伙一定又饿了。

      安置好凤小鲤后,凤白泠就朝着杏林春走去。

      “巧了,那不是凤小师父?”

      楚月楼二楼,一间雅间里,坐了两人。

      其中一人,面上的五官这会儿还有些不自然,可不就是陆音嘛。

      他的对面,独孤鹜目光沉如水。

      他手下落下一子。

      “独孤,你乘人之危。”

      陆音才发现,自己的棋局被杀的落花流水。

      独孤鹜不曾理会那个走向杏林春的女人,只是对风晚耳语了几句。

      风晚诺了一声,折了出去,过了片刻,才回来复命。

      “爷,尚印大师的牛车已经到了楼下。另外,小小姐在楼下点了十几样小食,分别是四喜丸子、黄金糕、脱骨风爪、蜜三刀……吃的有点多。”

      独孤鹜一抬眸。

      “爷,不能再扣了!”

      风晚一看那眼神,就知道自己又嘴贱了,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刮子。

      “安排尚印去小鲤那一桌化缘。”

      也是机缘巧合,他本想带尚印去公主府一趟。

      独孤鹜默默将那十几样糕点都记住了。

      爱吃是好事,好过独孤小锦,挑食不好养。

      楼下有喧闹声传来,杏林春的门口乌压压聚了一群人。

      “出人命了,快找大夫出来。”

      一个瘦弱的乞丐倒在地上,他衣衫破烂,约莫二十多岁,面色发青,眼看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这乞丐刚还在街头的馒头铺讨吃的,一回头,就成了这副模样。

      陆音气定神闲,仿佛没看到一样,独孤鹜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说想要收购杏林春,凤二爷开价五百两黄金。我可是查清楚了,杏林春去年还亏损五十两黄金。”

      陆音抓起一把话梅瓜子,磕了起来。

      做生意讲究个开门大吉,杏林春今早才开门,若是在门外死了人,那招牌可就砸了。

      别说五百两黄金,五十两都不值了。

      “快找杨大夫出来。”

      杏林春的人才刚打开门,就看到这副景象,药行的伙计吓了一跳,急忙去找杨大夫。

      凤白泠也在人群中。

      那乞丐她在街上时就看到了,他在馒头铺要了一个馒头,许是饿极了,狼吞虎咽没几口就成了这副模样。

      杨大夫很快就被请了出来,他就是之前那位杨太医。

      他自打在街头被独孤鹜挖了双眼后,就再也不敢以太医的头衔自居。

      他一听说,一大早,就有个乞丐躺在药行门口,顿时气不打一处。

      这年头,王爷欺他头上也就罢了,一个乞丐也敢让他出手。

      没有钱不说,还要脏了他的手。

      “把人抬走,我认得这个乞丐,他叫苏妄,此人最是可恶,以前还偷过药行的药材。”

      杨大夫冲着那乞丐的方向呸了一口痰。

      苏妄?

      凤白泠原本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听到那名字时,心头一动。

      她仔细看了眼地上那乞丐。

      虽满面油污,连一双鞋都穿不上,可那人细看之下,长得还算是斯文。

      会是那个苏妄?

      药行的伙计上前七手八脚,将那人抬起来。

      抬起来后,苏妄的身体颤了颤,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嘴唇都变了色。

      “住手,不要搬动他。”

      杨大夫看不见人,只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

      “这小子是在碰瓷,闲杂人等不要碍事。”

      杨大夫没好气道。

      苏妄就是个偷儿无赖,为了钱,他做的坏事还少?

      “你们一搬动,他卡在咽喉里的食物滑入了气管里,会有生命危险。”

      凤白泠听着苏妄的呼吸越来越轻,让人立刻将他放下。

      “什么管什么危险的,你一定是苏妄的同伙,想要敲诈勒索我们药行,把她们轰走。”

      杨大夫一听,没好气道。

      几名伙计就要赶人。

      “住手住手,谁让你们动手动脚的。”

      陆音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冲着凤白泠眨眨眼。

      “凤小师父,好巧啊。”

      他偷眼去看苏妄,刚想说这家伙也装的太真了,可再一看,不对啊,这小子都翻白眼了。

      “不好,真的噎住了。”

      陆音脸色都变了。

      他摸了摸苏妄的咽喉,他擅长药毒,这种救治并不精通,一时之间,陆音汗都急出来了。

      “你环抱住他,双手拇指抵住他的上腹部,用手用力冲击上腹部。”

      凤白泠的声音很适时的传来,陆音不假思索就按照凤白泠的话照做,就听得噗的一声,苏妄的口中吐出一块馒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