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娱乐app最新下载地址

      “把你激怒?哈哈哈哈,激怒你,你又能拿我如何?真是个笑话,就凭你?”重重叠叠的声浪从眼前的怪物身上发出。

      回音在狭窄的走廊里回荡,仅仅是这声响就让李林有些支撑不住,不禁向后退了两步。

      “李林,你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现在…你哪儿也去不了了!”愤怒的怪物咆哮道,“这里已经成了我的领域,谁也不能活着出去…你,你的同伴,全都得死在这里!”

      “还真是经典反派的做派呢。”李林虽然一动也不能动,依旧在顽强地吐槽着,“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弄死你,但是…”

      李林话音未落,那怪物向前一个突刺,扎穿了李林的心脏。

      它将李林举起。

      得意的表情还未化作死亡的惊恐,就这样凝固在了李林的脸上。

      “我等你说完?想得倒是美。”现在换作怪物得意洋洋地自言自语。

      鲜血顺着怪物的躯体向下滴落,李林的身上彻底失去生命的迹象。

      “可笑的东西,老子等了这么久,可不是为了听你瞎扯皮拖时间来的。”

      “是吗?”

      李林的声音却再一次出现在了它的耳中。

      虽不知道有多少只耳朵同时听见。

      被插在空中的李林重又抬起头来,落下的血液也开始回溯。

      他双手捏住了怪物长长的触手。

      “你还是死死看吧。”

      门被打开,抱着团子身体的阮昳沉默地走了出来。

      过道没有开灯,窗外的星光消失不见,一片黑暗,她没有在意那么多。

      她低着头,一步步往前走。靴子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咚咚声。

      她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今天却已流了太多泪,到现在,几乎流不出了。

      头发乱糟糟的,衣服、手上满布灰尘,短裤以下的膝盖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伤口也没有愈合。

      前方不远处,蜡烛被点亮。黑暗之中,那是唯一的光。

      她下意识地抬头,李林侧对着她,站在那里,包裹在光里。

      她加快了步伐。于是她看到了,李林手里抱着的,团子的头。

      阮昳站定在李林身旁。

      李林早也听到了她的靠近,转过身,把手里的头交到阮昳的手上。

      团子的双目微合,面容显得安详。似乎刚刚睡去,或者,即将醒来。

      阮昳接过她的头,安放在团子自己的身体上,刚一靠拢,自然合并在了一起,脖颈上也无缝隙。这样一来,就更像是在沉睡一般。

      阮昳抱着她,往来的方向走去。只身走在黑暗之中。

      李林一言不发,紧跟着她,在她身后点燃一盏盏蜡烛。

      团子被阮昳抱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被盖上被子。

      现在,她真的要睡了。

      几天之后,他们为团子举办了葬礼。

      团子家的人已经一个不剩,那被李林放过的团子的母亲,也停止了哀嚎。

      李林等人重归了正常的校园生活。

      “前几天不好问…”井椿悄悄凑近了李林,他看了一眼依旧在低沉的阮昳。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先说吧,我醒了,但却下起雪了,所以不得不怀疑我还在梦里,雪落在我身上,冻死我了——不开玩笑,真的差点冻死了,那就肯定是真的。

      “奇了怪了,我还看到星光,那么大一个大棚子,眼睛一闭一睁就不见了,差点吓死我。

      “幸好不待一会儿,这些东西就都消失不见,温度也回归正常。这时候你们就从房子里出来。所以,房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井椿说了一连串话,看起来这几天憋得并不好受。

      “这个事情说起来也简单。总的来说就是,有个怪物,很牛逼,改天换地,盘踞在那房子里,大概是当成了据点,我们闯了进去,差点也死在里面,亏我,变身成马猴烧酒,用爱的力量净化了它,才得以幸存。很可惜,在我们赶到之前,团子就已经…”

      井椿用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他。

      “你讲真?”

      “当然是骗你的。”李林淡定地说。他喝了一口水,补充道。

      “这个事情我不清楚,撬开我的脑子,我也讲不出来。但我姑且又了解了那么一点点。

      “其结果呢,对你我,她,来说,都是一样,我们会忘记这个事情。所以我也没必要给你讲个多逻辑通顺的故事,同理,对任何人一样。”

      “忘记?”

      “不说忘记吧,会变得,合理,这么解释,懂吧。”

      井椿一开始疑惑地看着他,紧接着有了明悟,然后眼神变得茫然,最后转过头去,摆弄自己的书本去了。

      “你看,这不就合理了?”

      “啥玩意儿?”井椿一惊,转过头来问道。

      “不,没什么。我也忘了我在说什么了。”李林淡然地端坐在座位上,不再理会他。

      冒冒失失,迷迷糊糊的家伙。

      留着大波浪深红色头发的漂亮小姑娘。

      阮昳在心中想。老师在讲什么,无心去听。

      鸟儿在窗外叽叽喳喳。吵闹。烦躁。闷热的夏季,无风如一潭死水。

      “昳昳,你看这指甲好不好看?”

      阮昳坐在床上玩手机,团子捣鼓自己手指半天后,兴高采烈地跳到阮昳面前,给她展示。

      “好看好看。”阮昳撇了一眼。

      团子气鼓鼓地嘟起了自己的包子脸:“你根本就没认真看嘛。每天马马虎虎的,都不知道更爱护自己一点。”

      “哼,我这皮肤,这肤色,这质感,还需要保护…”阮昳炫耀性地扯了扯自己的脸。

      “我掐死你!”团子酱把她推到在床上,揉搓起了她的脸蛋,“呜呜呜怎么这么好…”

      阮昳收回这段思绪,却又跌进另一段记忆之中。

      胆小的,不知所措的人。坐在她的身边,干什么事都畏手畏脚。

      明明看穿着打扮也不像这种人呐。一开始的阮昳这样想。

      只是试着让自己大胆一点。刚换成这样的发型时,照镜子都会脸红呢。

      后来的团子酱这样说。

      的确,她成功了。尽管步伐缓慢,但还是一点一点向着自己所期待的方向发展。

      一个又一个念头钻出,像无数的气泡蔓延而起,将阮昳包住。

      气泡越积越多,向上抬升,她似乎浸在了水里。

      老师从她身边走过,香水味把她引醒过来。

      她拿起笔,转了一圈,没成功,落在了桌上。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

      她深呼吸一口气,向窗外望去。

      太阳强烈,世界和平,没什么值得担忧的。

      “铃铃铃铃铃铃…”

      不知不觉都已经下课了,我这也走神太久了吧。她在心里自嘲。

      她看向团子原本的座位。那里已经空了。

      可是她一晃眼,仿佛又看见她坐在那里。

      “团子…”她喃喃自语。

      一个女生路过她的面前,遮挡了她的视线。

      她的视线聚焦。

      女生的手上涂抹着指甲油,宛若银河一般灿烂。

      太熟悉了,熟悉得仿佛几天前才亲眼见过,如同亲自用手触摸过的,团子的指甲。

      团子在她面前做着指甲。她开心地笑着,坐在转移上兜着圈子。

      她差点把指甲油瓶给打翻,露出一个好险好险好傻好傻的笑容。

      团子站起来,举起自己的手,像是在说什么话。

      团子在她面前摇了摇手指头,露出狡黠的窃笑。

      团子把她扑到,柔柔弱弱地用双手敲打她。

      团子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戳了戳躺倒的她的面颊。

      团子。的手指。和指甲。

      她惊慌地想把眼前的她拥入怀中,什么都没有。她变成了一个小纸包,和里面孤零零的手指。

      她捏紧了手,又张开,手心什么也没有。

      风扇转动,灯光明亮,墙壁雪白。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等她仔细回忆,却似乎什么也没有想起。

      她抬起头,发现前面不远有一张空桌子。

      “哦…是团子啊…”

      她好像没来?她在心中想。她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一拍手。

      “原来她死了啊。真可惜啊。”

      刚刚从她的面前走过的女生转了回来,回到自己座位上。

      她路过阮昳,给她打了声招呼。那个人举起手,笑嘻嘻地向阮昳挥了挥。

      阮昳也笑着挥手。她又看见了那人的指甲。

      “真漂亮啊,我也去做一个吧…”

      她坐直身子,向窗外望去。晴空之下,人们过着幸福的日常生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