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言情>

      从陈友谅大军,兵临应天府,局势危在旦夕。

      到了龙湾歼灭陈友谅水军开始,到兵临汉阳城下,只要攻破城池,生擒陈友谅,大局将定。

      似乎只差一步,就是成功了,就是走向人生巅峰了。

      “距离成功只有一步,可距离失败也有一步,过去陈友谅是如此,你也如此!”项羽叹息道:“陈友谅性格急躁,喜欢冒进,不喜欢稳扎稳打,才有这样的大败!”

      “可我们连续进攻,战线拉的太长,兵力分散,将士连续大战,已经疲惫不已,战损严重,不适合再战。”

      “而陈友谅看似损失巨大,可根基尚存。在襄阳驻扎的精锐大军,正在南下救援;驻扎在南方的军队,也在救援;驻扎在西方的军队,防备明玉珍,也在救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一战,陈友谅败了,可根基尚存。

      一旦其他方向的主力调动而来,胜败会逆转。

      “主公,不好了!陈友谅大军进攻武昌,进攻湖口,我们的后路有危险!”刘伯温传来坏消息。

      朱元璋带着无尽的不甘,退兵而去。

      这一战,朱元璋大胜,全军欢呼;陈友谅败北,士气低下。

      …………

      在金陵城,众多的文武大臣汇聚在一起,意气飞扬。

      朱元璋分赏众人后说道:“陈友谅不过一个渔夫,受到倪文俊提拔,才有富贵,可此人毫无心肝,直接将恩人斩首,吞并其军队。”

      “徐寿辉为他的主公,可他却在采石,锤杀之,一个无情无义,禽兽之人,不懂感恩,岂能不败!”

      众人纷纷点头。

      项羽也是点头,可心中却不屑至极。

      岳父郭子兴是如何病逝的,郭子兴两个儿子如何死掉的,小舅子如何死掉的,你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吗?

      李世民杀兄杀弟,囚禁老父亲,好似禽兽,可照样是开启贞观之治,照样是千古一帝,看看后世有多少李二的粉丝。

      就是你朱重八上位不地道,可照样是洪武大帝,后世的粉丝多之又多。

      朱元璋继续道:“赵普胜乃是大将,镇守着安庆,我忧虑不已,可陈友谅杀之,自毁长城,岂能不败。若是赵普胜活着,我早就沦为俘虏了!”

      众人也纷纷点头,还有几个将领开口称赞。

      项羽也是点头,可心中更是不屑。

      你老朱杀掉了多少武将,毁掉了多少长城,可元朝也没有打进来,大明江山还是安稳如泰山。

      刘伯温开口道:“主公有十胜,陈友谅有十败。陈友谅喜好名声,率先称帝,成为元军打击对象;主公低调,现在只是吴国公,而不称王!此为第一胜!”

      “陈友谅内部,派系众多,不能齐心;可主公内部团结,将士众志成城!此为第二胜!”

      “陈友谅政治宽松,不能威慑下属;主公刚猛,治国严谨,上下制度清晰,百姓不敢懈怠!此为第三胜!”

      “陈友谅表面上宽宏大量,而内心则多忌惮,用人多疑,只重用亲戚子弟;而主公用人不疑,只要有才就大胆使用他,不分亲疏远近,此为第四胜。”

      “陈友谅谋划很多,执行力不行,失败在执行上;而主公有了计策,立刻就执行,执行能力强大,这是第五胜!”

      “陈友谅假仁假义,喜欢说空话;而主公用至心待人,做事真诚,不做虚荣好看的事儿,而对待有功之人却从不吝啬,这是第六胜!”

      “陈友谅见到饥寒的人,体恤挂念之情,都会表露出来,但是对他看不到的,就考虑不到了,这只是妇人之仁而已;而主公虽然对于眼前的小事时有忽略,但在大事上,能接济四海,给予别人恩泽,并且思虑周全,这是第七胜!”

      “陈友谅的大臣争权夺势,谗言四起惑乱视听;而主公用大道统御下属,连像水一样润物细无声的谗言都行不通,这是第八胜!”

      “陈友谅分不清是非,而主公凡是对的就以礼奖励,凡是错的就依法惩处,这是第九胜,文胜。”

      “陈友谅喜欢虚张声势,用兵不得要领;而主公能以少胜多,用兵如神,我军都信任您,敌人都惧怕您,这是第十胜,”

      “主公有这十胜,对于击败陈友谅,就没什么难的了。”

      刘伯温滔滔不竭的说着。

      朱元璋听着,不由笑开花。

      项羽听着无语,刘基你这是抄作业。

      其他人听着,大骂不要脸。

      ……

      许久之后,众人退下。

      朱元璋看着地图,构思着地形,思索着下一步的作战方针。

      “义父,下一步当如何?”

      朱元璋问道。

      项羽说道;“北方防御为主,江北的一些领土,可适当让给张士诚;在东边对张士诚防御为主;至于西边进攻为主!扩大招兵,扩大军队数量,胜负就在这几年了。胜利了,一切好说;失败了,什么都不用说了!”

      “好!”朱元璋说道:“还有什么!”

      “重点防御南昌,也就是洪都!”

      “下一次出手,陈友谅必然会谨慎,步步为营,不断威逼金陵,舍弃冒进。到了那时,就是拼消耗,比耐力的时刻,所谓的奇谋,奇袭之类,用处也不会太大了!”

      朱元璋沉默着。

      莫要看,刚才庆功会上,他说的意气飞扬,把陈友谅贬低的一文不值。似乎伸出一个手指头,吹上一口气,就能灭掉陈友谅。

      可那是为了鼓舞人心而已。

      这一次交战,陈友谅损失了不少地盘,军队伤亡在八万多,至于朱元璋也是损失了四万多。

      按照战斗损失计算,这一战算是大捷。

      可是,这样的胜仗,他打不起。

      这样的胜仗,连续打上三五次,他就会兵力枯竭,财力枯竭而亡。

      最多一年修整后,陈友谅就会率军南下。

      …………

      激战之后,双方都是进入修整期间。

      朱元璋消化着胜利果实,正在为下一次大战,做着心理准备;陈友谅在舔着伤口,也在整军备战。

      虽然是第一次交战,朱元璋略胜一筹,可自身损失额不少。

      陈友谅损失较大,可根基尚且存在,战斗力依旧是强大。

      陈友谅依旧是老大,朱元璋依旧是老二,张士诚依旧是老三。

      这一年,传来了消息,汝阳王被刺杀了,汝阳王的义子王保保上位了。

      益都被攻破,里面红巾军尽数覆灭。

      “十一月六日,元军攻破益都,田丰、王士诚被敌人剖心杀害,陈猱头等20多位红巾军将领被俘送到大都,其余红巾军的将士们都壮烈牺牲。接着莒州也被元将关保攻下。至此,山东又落入元兵之手。”

      刘伯温念着前线的情报。

      朱元璋听着,脸色铁青。

      革命事业陷入低谷,红巾军一脉,只剩下他,明玉珍,陈友谅三人。

      至于张士诚,方国珍,早就投降了元朝,当了元朝的大官,背叛了革命事业。

      “来人,我要祭祀山东的英雄们!”

      朱元璋说道。

      很快的灵堂摆开,开始祭拜。

      想着田丰、王士诚被敌人剖心杀害,陈猱头等20多位红巾军将领被俘送到大都,活剐而死。

      朱元璋就是兔死狐悲,若是他败了,也会被捆绑到元朝大都,受着活剐之刑。

      这就是造反的代价。

      不是公侯万代,就是全家死光光。

      ……

      PS:第三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