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app下载应用

      而弥生,被佐助保护的好好的,凡是嘲讽弥生瞎了的,通通都被宇智波佐助打到了不敢再议论为止,就渐渐出现了,宇智波弥生是宇智波的逆鳞,之类的说法。

      在此期间,佐助对于查克拉的控制愈加熟练开来,已经可以用查克拉哄熟食物了,已经试图用火在布料上燎出花纹,还不会在上面留下温度……

      当然,练习的过程中,免不了在弥生面前骂一骂那个宇智波弥己……

      弥生则是一面学习着,其实已经轻车熟路的忍术,一面听哥哥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还要悄悄开始开发,他前世没有开发完的忍术、体术、以及幻术。

      日月如梭,很快就到了分班考试。

      在弥生一个人进去以后,忍校众人哗然。

      毕竟这六年,佐助一只和他形影不离,根本不愿意放人。

      “哼。”

      佐助冷哼了一声,他刚刚本来要和伊鲁卡老师说,陪弥生一起的,可是,弥生说什么都不同意,还说,要是和他一起考试,他就离家出走什么的……

      考场内,伊鲁卡看着弥生,笑眯眯的拍了拍手。

      “好了,弥生君,开始吧。”

      场内毫无反应,站在中央的弥生像是睡着了似的。

      “弥生君?”

      “伊鲁卡老师,你看哪呢?”

      身后传来了弥生凉薄的声线。

      伊鲁卡转过身,看见弥生随手丢出了一只手里剑,手里剑穿过了考场中间的弥生。

      原来,在进门的那一瞬间,弥生已经用了分身术。

      “你合格了,弥生君。”

      伊鲁卡起护额,交给了弥生。

      “真厉害啊,弥生君,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回复视力,成为一位优秀的忍者的。”

      “那么,就借老师吉言了。”

      门外,一伙人堵在门口焦急的等着宇智波弥生的结果。

      “哦!他出来了!”人群出现了很大的骚动。

      “弥生,结果怎么样?”

      佐助上前两步,顺手摸了摸弥生的头,问道。

      周围的人见状,包括鸣人在内,都竖起了耳朵。

      “哥哥把我当成什么了,这种考试,如果过不去,岂不是在给我们的姓氏蒙羞吗?”

      弥生把自己随手,塞进忍具袋里的护额扯出来晃了晃,又塞了回去。

      “那倒也是,晚上想吃什么?”

      佐助松了一口气,接着,就问弥生,晚上想要吃些什么。

      “哥哥看着做就好。”

      这边,兄弟之间的气氛无人能插足,那边,鸣人急的焦头烂额。

      可是,不幸的是,还是没有通过。

      傍晚的黄昏下,弥生和佐助远远看到了水木正在对鸣人说着什么。

      “无聊。”

      佐助说着,就要拉弥生走。

      弥生却站住脚,说:“哥哥,我们去看看吧。”

      弥生之前就想说了,鸣人身上一直有两个灵魂,其中一个,好像是小九,但是他又不敢确定。

      对他来说,小九是他过去除了血亲以外最亲近的了,他之前一直想接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一直有一大票人跟着鸣人,让他只能作罢。

      这次,那一大票人总算是离开了。

      这样想着,弥生拉着佐助向鸣人走去。

      此时,正在和水木说话的鸣人,眼尖的看见了他最讨厌的佐助和还不算的弥生。

      “萨斯给,你来干什么?!”

      “难不成,你也没考过,特意向我鸣人大爷来取经,寻求方法的吗?”

      “那好吧,我鸣人大爷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

      “等等!鸣人君……”

      “就是去三代爷爷的办公室,去拿一个大卷轴,只要学到了厉害的忍术,我鸣人大爷就可以毕业了!”

      “啊哈哈哈哈……”

      佐助震惊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蠢货,居然想要偷封印之书?!

      正要嘲讽鸣人时,却被弥生轻轻拉了拉,示意他先看看再说,并向哥哥表示,很是好奇封印之书。

      佐助盯着弥生,弥生索性直接卖起了萌,佐助被弥生的行为当场暴击,只好无条件妥协,任由弟弟去了。

      于是,水木让鸣人一个人去偷封印之书的计划,直接壮大为了三人一起去偷。

      水木脸色差级了,漩涡鸣人一个吊车尾和宇智波弥生这个瞎子也就算了,宇智波佐助居然也来参了一脚。

      宇智波弥生简直就是闲的!但愿今天不会出什么差错。

      晚上,弥生带着不情不愿的佐助和鸣人在火影办公室外汇合了。

      “先说好,我进去找东西,你们两个就在外面帮我放风好吧。”

      鸣人凑到弥生旁边,丝毫不压低声音。

      门口守卫的忍者头上青筋暴起,努力的忍住了想要过去把那个黄毛打一顿的冲动。

      “闭嘴,吊车尾,别离弥生那么近。”

      佐助压着声音,呵斥鸣人。

      “什么啊,我鸣人大爷可是看在你弟弟的份上才带你的,不然谁管你!”

      鸣人毫不在意门口守卫放水放的多辛苦,对着佐助怒吼。

      “哈?!你这个……”

      佐助觉得,这个黄毛简直太没情况了,况且,都这么大动静了,那些门口的守卫都聋了吗?!

      “哥哥,你们别吵了。”

      弥生抿着唇,制止了这场争吵扩大。

      然后,和佐助冲上去,手刃敲向了门口的守卫。

      唉,他们可算是来了,其中一人想。

      接着,“噗通”一声,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

      佐助无语了,装也不装像点,手还没敲上去呢,就晕了。

      弥生尴尬的站在一边,他还没靠过去好吗,这一辈的忍者演技这么尴了吗?以为他瞎了,就不知道他们在哪?

      既然他们要尬演,佐助跟弥生也没拆穿,佐助背靠墙壁,等着吊车尾出来。

      他会来,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弥生软磨硬泡,还有一个,就是想要用那天晚上开起的写轮眼复制下来,用以日后,再说了,弥生都说了他好奇,弥生看不见,如果不记下来,他要怎么描述给弥生听?

      没错,佐助那天出院过后,尝试着开了一下写轮眼,没想到,竟然真的开了,是一双二勾玉写轮眼,那天,佐助忽然就明白了鼬的意思,同时又觉得惋惜。

      因为,倒不是说他的那天晚上的情感开不了三勾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