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登录观看的直播软件

      “你们是霓虹人吗?有没有看到一个可疑的男人?就是一个把头发染成银色还留了一口胡子的霓虹人。”

      光佑稍稍观察了一下眼前这个带着针织帽的男人。

      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尤其是他的眼神,虽然被帽子上的褶皱遮挡了一部分,但还是能从中看出一丝锐利。

      “有看见吗?”见没人回答,带着针织帽的男人加大了音量继续询问道。

      光佑回过神来随手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只是眼神有点飘忽不定,仿佛被吓到一样:“去..去那边了吧,刚才看着那边有个男人过去,还带了把枪,吓死我了。”

      这话一出,新一一脸错愕,佑哥你这说的啥?什么时候有看见了?

      新一脑中一片问号,十分地疑惑地望向光佑,还打了一个眼色。

      小兰也很诧异,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

      听到光佑的话,再看着眼前3个孩子的反应,赤井秀一眼神一闪,好像有点明白了什么。

      这是被威胁了吧?看来真的遇见过呢!

      “你不要害怕,我是FBI探员。”赤井秀一亮了亮身份,然后紧接着说道,“告诉我他去哪个方向了?”

      这话一出,光佑脸部肌肉松弛了下来,然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起来:“是去那边了,刚才被枪指着,我们吓了一跳呢!另外还有2个穿黑衣服的人,一开始还说要灭口,后面听见警车声音放弃了,然后警告我们不要多事,随后3个人就走了。”

      光佑越说越平静了起来,最后补充了一句:“听说他们3个人还要去喝酒呢,去喝什么清酒,伏加特啥的,你们赶紧去抓他们吧。”

      光佑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赤井秀一,还露出了一副祈求的表情。

      此时的新一有点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了看老哥并没有揭穿还跟着点了点头。

      小兰知道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也没开口直接问出来。

      神TM喝酒,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遇到他们了?

      角落里面有个男人一脸的懵逼,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也来了吗?

      而赤井秀一听到这话,眼睛顿时眯了起来,眼皮把他那墨绿色的瞳孔完全遮住了。

      果然是被威胁了吧?他们竟然也来了,这是抓到大鱼了呢!

      接着掏出了电话马上打了起来,还时不时地嘀咕着什么,临走前对着光佑他们警告了一下:“快点离开吧,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

      光佑见此点了点头,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然后挥了挥手:“我们这里躲会雨马上就离开,不用管我们。”

      赤井秀一点了点头,然后快速地离开了,心里暗想:“这次你们跑不了了!”

      此时角落里的男人偷瞄了外面一下,这就走了?

      就这封锁啊?

      这还是我所忌惮的“银色子弹”吗?

      内心松了一口气但又有点失落。

      “咦?佑哥你怎么这个打扮?”

      新一刚想问问刚才怎么回事,转头却看见光佑把衣服全换了,还戴了一副大墨镜,脸上露出了一丝黑线。

      又来了?你这是上瘾了吗?他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光佑没管他们的反应,只是朝着四周大喊:“出来吧,他已经走了。”

      贝尔摩德一听愣住了,还知道我在这里?

      这人是谁?

      她满脑子问号,略微犹豫了一下,捏紧了手中的枪便直接走了出来。

      “有人在这里吗?”

      新一反应了过来,转头四处查看了起来。

      突然一个男人缓缓地走到了面前,只见他长着一头银色的头发还留着长长的胡子。

      新一顿时想起了刚才那个探员说的,这是...

      “杀人魔!”

      看着眼前这个用手枪指着他们的男人,腹部还有血迹,小兰略带惊恐地惊呼道,手脚变得僵硬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贝尔摩德手上的枪晃了晃,好奇地看着一身黑的光佑。

      等一看清,脸上流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这是组织的人吗?

      还有这么骚包的成员吗?

      我怎么不知道还有年纪这么小的?她越想越觉得古怪。

      “赶紧走吧,他们都去那边了。”光佑面无表情的劝告,还一脸的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用中文说道,“我,代号茅台。”

      贝尔摩德听懂了心中一惊,这是华夏人?组织在那边都发展人了吗?还有代号?我怎么不知道?

      还想问什么就看见面前的一伙人已经转身走远了。

      “叮!改变贝尔摩德的命运,临时满级技能buff次数+1”

      “现为次数(2)”

      她看了下自己的伤口决定先离开,就在刚转身的时候背后不远处又一句话传了过来。

      “哦,对了我忘记一件事了,腐烂的苹果,这是刚才那个探员嘴里在嘀咕的,不小心给我听见了。”

      什么?听到这句话,贝尔摩德又捏紧了手中的枪,气都不打一出来。

      赤井秀一!你这家伙!贝尔摩德眼中充满了气恼。

      这边3人走回去的途中。

      新一忍不住问了出来:“刚才那个什么人?为什么要放他走?还有老哥刚才你说的是华夏语吧?”

      他这会才注意到光佑的衣服全部换回来了,这是魔术吗?魔法才对吧!完全看不出来啊。

      “哦,你说华夏语啊,我平时看书学的,还有那人不用去管,老妈认识的熟人。”光佑稍微透露了那么一下下。

      这话一出又把新一的好奇心勾了起来,就连一旁的小兰也十分好奇。

      老妈认识?老妈怎么会认识那样的男人?这么说来...就是易容了?该不会是..?

      看着新一那若有所思的表情,光佑打了个预防针:“别和她扯上关系,也别乱说不然就有麻烦的。”

      小兰听闻拉了拉新一的衣服,后者点了点头。

      只是从新一脸上的表情来看他有点不以为然,光佑见此只是摇了摇头,这家伙哪来那么多的好奇心。

      “阿嚏!”新一正来兴致呢,突然打了个喷嚏,这让他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不会被小兰传染了吧?他狐疑地朝着小兰瞟了过去。

      就这样一行人走回了酒店。

      ...............

      “报告!没有找到人!”一个警员朝着赤井秀一报告示意。

      看着这一片严密封锁的地方还有一排排的警员,赤井秀一心里有点恼火。

      还是被他们逃了吗?那个小男孩撒谎了吗?

      不..那帮家伙对小男孩撒谎了吧,故意走的相反方向诱导我,不愧是组织的人!

      下一次,一定抓住你们!赤井秀一想了想,捏紧了手中的拳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