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邻居老妇保持性关系

      费青龙没有老老实实在地窖入口等待,反正他也看不到下面的状况。小屋被过多的家具挤得满满当当,他有些费事地从床铺和工作台中间挤过,翻检着那一堆废品,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一拿的物件。

      矿泉水瓶、破布、塑料袋、演草本……

      “他奶奶的,什么大神,是个垃圾桶成精的吧?”

      他骂骂咧咧把演草本卷起来塞进裤袋。

      没法子,这几天上大号……算了不说了,懂的都懂。

      想到大号又不由得想到自己刚刚踩了一脚大便的事,虽然都在外面草地上蹭干净了,但心里头还是膈应得很。气呼呼地在结实的工作台上踢了一脚,而后一瘸一拐地继续搜摸。

      两张床铺都是新造的,其中一张是光秃秃的板,另一张上下铺却都有被褥。

      哪张床是那个女人睡的?

      他踮着脚跳起来扒住上铺边缘,拼了老命引体向上,在黑暗中眨巴着小眼寻觅了半天也没发现女人的衣物,只把枕边一只企鹅不倒翁抓了下来。

      脏手在不倒翁上捏把几下,不会叫,没意思。他跛着脚走向门口,在张一唯的肩膀上拍打着,得到一个厌恶的眼神。

      “嘿,还瞧不起我?”费青龙仰着下巴抬头一笑,“都一个粪坑里爬出来的蛆,你装什么蚕宝宝呢?”

      “我跟你们不一样。”张一唯站远了些,“我帮勇哥是因为他从丧尸手底下救了我一命,你们就是纯粹的坏种。”

      “得了吧,咱们五个手里谁没沾过人命?”矮个子的笑声尖细,“还装白莲花……我下午可都看见了,你砸死那个黑胖子时候,使劲儿狠着呢,也没见你留手啊。”

      张一唯猛然回头,遍布血丝的双眼中迸射出威胁的光。

      “是那个人有罪,他……”

      “屁!”费青龙一边后退,一边却继续兴奋地讲着,“人家跟人家女朋友亲热,关你小子屁事儿,嗯?你那袋面饼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还说在复兴团队里有兄弟,嘿嘿……”

      “你那张嘴巴最好给我闭紧了。”张一唯语速缓慢地说道,“如果让我发现你讲给他们知道,到时咱们俩必然得有一个要死,你猜猜是谁吧。”

      留下这句狠话,张一唯不再言语,只把脏兮兮的白衬衫后背留给他。

      费青龙强笑两声,却也没敢再说,手指恶狠狠地掐捏着手中的小企鹅,不解气似的从腰间抽出一把水果刀,“噗”一声捅进了企鹅上半身的气室。

      企鹅不倒翁底座硬实沉重,上面则都是填充了气体,这时便“呲呲”地向外撒净。费青龙把瘪瘪的皮提在手上转了两圈,随手丢开。回过头的时候,迎面便对上了那双恶鬼般的眼眸。

      半秒的迟滞,费青龙拔出水果刀当头前劈,同时口中呼喊——

      “张一唯!拿枪!是那个女的!”

      金发的美人闪过刀尖,手斧的刃尖划破了空气,几乎没有听到割肉剔骨的声响,就只是如风一般从男人手臂上拂过。半截肢体拖拽着喷涌的血道掉落在地,男人一时蒙了头脑,后退两步才跪在地上,抱着断臂发出撕心裂肺的长嚎。

      “我的手!张一唯!狗东西快拿枪打她,拿枪打她啊啊啊!别、别过来,大姐!大姐别砍我!我是好人!都是他们逼的!我是好人啊!”

      门口的男人惊骇回头,半只耳朵登时被箭矢撕得粉碎。他惨呼一声滚倒在地,却是二话不说转身便朝山下逃去。

      黎海源嘴角一抽。

      还真是头一回遇到跑得这么利索的人。

      好强的求生欲……不是说他有枪么?连反抗一下都不做的?

      他扫了一眼墙角的企鹅皮,又瞄瞄跪地求饶的矮个子,心想你这货作什么死呢,这下王之力没了吧?

      把这人交给笠本小姐,相信她会让这人充分理解世界的残酷。黎海源直接越过他奔出门去,再度举起复合弓的时候,那逃跑的男子已在山坡上变成一个渐行渐远的黑影。

      “初见杀”的效果已在丧尸诱饵测试中用掉,眼下还没到第二天……在瞄准镜中望着男人细长的背影,又是一箭破风而去,似乎是擦过了男人大腿之间。

      男人在山坡上翻滚了数米,这回一声不吭地爬起,拖着一条腿继续向着山下奔去。黎海源一路追到他受伤的地方,捡起地上的箭矢,箭簇染血,显然是带走了这男人一大块皮。

      望着那瘸着条腿依旧如兔子般逃远的男人,黎海源不由得叹息一声,点点头道:

      “人才啊。”

      夸还是要夸,跑是不可能让他跑的。

      黎海源不相信放归山林的老虎下回再见会感激地拉着你的手说谢谢你这一箭射醒我,从今以后我要洗心革面重新做虎什么的……他自认为没有那么高的人格魅力。

      一双大长腿如圆规般一路蹦跳着跃下山坡,黎海源则在后方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学校门口才堪堪赶上。

      笠本小姐此时也带着冲锋枪跟了上来,作为游戏人物,她的机动性和体能远非黎海源所能比拟。黎海源没有问她把小屋里那个男人分成了几块,只希望负责打扫卫生的琳不要大发雷霆才好。

      “别跑了,不然我们就开枪。”

      一架弓,一把枪,被这两件物事同时瞄准,男人只能喘息着,认命般停下了脚步。

      他灰头土脸地举着双手转身,缺了半只的耳朵中,血色顺着脸侧流淌下来,染红了半块肩膀。

      “请不要杀我。”他轻声恳求,“我……我真的没做坏事,求求你……”

      “站那里别动。”

      黎海源暂时收起复合弓。这种说辞他这几日几乎天天都能听到,耳朵都起茧子了。不过……作为刘勇团队的最后一名成员,或许能从他身上拷问出一些信息。

      笠本小姐依然稳稳地端着枪械。黎海源谨慎地摸出城区地图,打算检查一下周围的建筑物内有没有人或丧尸什么的……

      这个好习惯救了他一命。

      摊开地图两秒钟后,他果断搂住身旁的笠本小姐,抱着她的身体朝向墙角扑去。笠本小姐的生命值只有1,担心她因此而受到擦伤,黎海源还特地让自己垫在下面。

      几乎就在他们倒地的同时,一声爆响撕裂了夜的宁静,一串火花不偏不倚,刚好在他们方才站立的位置闪过。

      笠本英里撑着他的胸口起身,两人视线相对,迅速靠上学校的围墙掩蔽住身形。那个白衬衫的男人还在那边傻乎乎地举着双手,嗫嚅着说道:

      “别……别杀我,小兄弟,我还有家人,我家人也在这座城里……”

      “躲起来!”黎海源大吼道。

      “砰”!

      第二串火花打在男人身前半米的位置。

      男人双膝软倒,声音已经带上了软弱的哭腔:

      “别……我求求你,我真的求求你……”

      “不是我!快趴——”

      “砰”!

      第三次爆响,男人的上半身像是被一股巨力携裹着飞扑出去。他残损的上半身在地面上滑出一段,露在衬衫外的手臂抽搐一下,手指微动,似乎还在发出呜呜咽咽的呻吟。

      黎海源不再出声了。他展开地图,在学校区域的楼顶天台上,一道绿色的人形正趴伏在那里。地图上明确地标记了对方的信息——

      【黄泉碧落。】

      【携带武器:狙击步枪(型号:巴雷特M82A1,当前装弹x7,总弹药x54)。】

      “黄泉碧落”,这应该是个昵称。地图上显示黎海源倒是用的本名,也没有给出武器信息,毕竟他自己可以通过核心随时查看。

      是已知本名的就会用本名显示么……

      将这份猜测抛在一边。从地图上看来,狙击手仍然没有挪窝,聚精会神地监视着这里。黎海源望着几米远处地面上被子弹擦出的一道黑印,捏住下巴飞快转动着脑筋。

      是认错人了?

      不对。

      这家伙能追杀刘勇团队整整三天,复兴团队押送教堂那个男人时,他精准地干掉了复仇目标,却没有误伤其他无关人士,说明刘勇团队的人他应当早已熟记在心。

      刚刚我和笠本小姐跟那个男人对峙,一方举着弓和枪械,一方举手投降,怎么看都不是一边的人。而狙击手却偏偏先把目标对准了我……

      复兴团队的人没必要杀,我就有必要杀,是么?

      黎海源长舒了一口气,凝视着地图上那道安静而凶险的轮廓。

      我本以为我们俩都是螳螂,现在看来……

      你没有搞错,也没有失误,你就是冲着我来的。

      朋友,你想做黄雀是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