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直播折扣充值

      一阵高低起伏的惨叫声在城堡内的回荡,经久不衰。

      埃蒙走出了这间临时的小手术室。

      这种小手术对埃蒙来说几乎没有难度。

      和他以前在王国都城时,那些夫人贵女们提出的奇怪要求相比,这样手术就是举手之劳。

      在踏出房间的那一刻,他脸上的轻松和笑意也随之消逝。

      刺客已经抓到了,一共两人,除开射箭的那一个之外,另外一人果然就是藏在农场的草垛里,作为刺杀出现意外的后手。

      此刻两名刺客正在地牢接受审讯。

      埃蒙来到城堡大厅。

      六名侍卫正跪在台阶下请罪,看到埃蒙进来,头低得更深。

      此刻他们都在心底里将自己所能表达的最美好的词汇都用来赞扬伟大的圣光之主,以祈求神祇能保佑林恩少爷无事。

      这次林恩在靶场遇刺,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管刺客是如何潜入进来的,玩忽职守这一条终归逃不掉。

      埃蒙一路走上台阶,坐到那张属于领主的铁座上,缓缓开口:

      “你们都应该感谢希尔薇,她救了林恩的命,也救了你们。”

      他声音虽然冷,但内容却让台下跪着侍卫们松了口气。

      直至此刻,悬在六人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他们再次在心里赞扬了一番伟大的圣光之主,以感谢神祇的恩赐。

      在埃蒙的示意下,六名侍卫退出了大厅。

      至于惩罚,他们的统领高文会让他们知道玩忽职守的代价。

      埃蒙依旧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眼神迷离,斜着头看着大厅墙壁上挂着的同盟名画《阿戈尔被刺于马下》。

      画中,一位体态肥大的领主被另一支军队的首领用骑枪刺死,他的领民和骑士都跪下朝着胜利者山呼万岁。

      这是一副临摹的赝品,出自埃蒙自己的手笔。

      原画讲述的是千多年前的故事,那时的加洛林还只是一个王国,正处于大扩张时期,画中的胜利者就是当时加洛林王国的大王子,后来加洛林帝国的第一任皇帝,查理一世。

      埃蒙的眼皮逐渐沉重,只余下一丝缝隙,不注意看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两个多小时之后。

      一个身形消瘦的小老头走进大厅。

      这个老头看上去差不多五十多岁,穿着一身略显宽大的绅士礼服,颧骨突出,脸色发白,看不到一点血色,眯合着眼睛,似乎有些畏光。

      他左边大半条腿都是假肢,以至于膝关节不灵活,一瘸一拐地走到大厅的中央就不再前进。

      埃蒙也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你这样穿着看上去年轻多了。”

      老头站在原地,用沙哑的声音回应他的领主:“我不能让那些污秽之物影响到您的心情。”

      埃蒙神情有些不悦,想要说什么却又压制了下来,沉默了一小会之后才重新开口:

      “两个刺客审讯完了吗?”

      “他们没能熬得住,已经死了,原本是格鲁尼亚的一伙盗贼,在四天前才来到卡利亚斯,受一个中年人类雇佣刺杀林恩少爷,佣金是五十枚金币。”

      他说话的语速很慢,声音干涩,就像是沙漠中即将渴死的旅人。

      “和獠牙佣兵团有联系吗?”埃蒙提出了他最关系的问题。

      “没有直接联系。”老头很遗憾地说道。

      “好了,你回去吧,以后不用亲自过来。”埃蒙点头说道,他知道老头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长时间呆在这里。

      老头去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突然蹲下身子,单膝跪地,昂扬着头对埃蒙说道:

      “第一阶段的仪式已经完成了,我现在可以继续为您战斗。”

      埃蒙从座位上起身,走下台阶,走到老头的身前,看着这位曾经的战友此刻的模样,埃蒙有很多话想说,但就最终只说出来了三个字:“回去吧!”

      老头张开嘴还想再次请求,但是在看到埃蒙的眼神的后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他的样子很失落。

      埃蒙伸手将老头扶起身来,然后自己先一步朝外面走去。

      老头无奈,也只能一瘸一拐地离开。

      老头在巴雷特城堡待了有些年头了,甚至他还参与了城堡的修建。

      可是如今城堡内只有极少人知道他。

      但是如果提起他的名字,那么城堡内不少人都应该知道,至少听说过这个名字。

      黑袍魔法师,冰火死神——弗雷。

      当初的巴雷特三角之一。

      曾经高文一起,被称作巴雷特子爵的左膀右臂。

      他是巴雷特家族能在卡利亚斯立足的重要因素。

      而他的真实年龄其实和高文相差无几,只有三十岁出头。

      埃蒙一直目送着弗雷离去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暗中。

      全副武装的高文从城堡外风尘仆仆地赶回,一声板甲咔咔作响。

      来到大厅的时候,刚好看见弗雷消失的身影。

      对于这位曾经的亲密战友,高文也只能报以一声叹息,然后快步来到埃蒙身前,摘下头盔,禀告道:“大人,调查清楚了,獠牙佣兵团没有异动,明里暗里都没有发现,除开还没有回卡利亚斯的血斧和剜心者,其余队长行动正常,佣兵团驻地里正在准备他的生日宴会。”

      埃蒙望着城楼上已经架设完毕的床弩,摩挲着手指,说道:

      “两个刺客都已经死了,弗雷说他们来自格鲁尼亚,而且没有和獠牙佣兵团有过直接接触。”

      高文有些意外,脱口而出:“格鲁尼亚已经插手了吗?”

      埃蒙点了点头,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高文低头皱眉,思考了好一会,尝试性说道:“要不将这两个刺客的尸体给霍格送过去?”

      在林恩面前向来表现得见识卓绝的高文,在埃蒙身前却总是不太自信。

      “你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联合霍格,还是想提前和他摊牌?你考虑过后果吗?”埃蒙的语气有些失望。

      “高文,你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骑士,你拥有一位骑士所应当具备的所有条件,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了,你依旧不能独当一面,你知道为什么吗?”

      埃蒙的语气愈发凌厉。

      高文面对埃蒙的训斥,神情中只有深深地自责,他挺直了胸膛,羞愧地说道:

      “我离不开您的教导……老师。”

      “要是我离开了你呢?”埃蒙语气一变,温和地说道。

      “我绝不会……”

      埃蒙打断了高文还没说完的话:

      “如果我死在了霍格手中,你就带着林恩离开卡利亚斯,我希望那时候,你能学会如何做一位真正的老师。”

      “您不会死的,至少在我活着的时候。”

      高文戴上头盔,单膝跪地,双手倒持剑柄,插在身前,这即是骑士的誓言。

      埃蒙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拿出一枚印刻着天秤纹章的古朴戒指,戴着左手的小指上:

      “高文,你十三岁就开始追随我,你应该知道我这一生的所做的努力都是为了什么,光复巴雷特的荣耀是我的父亲,我的祖父,甚至是我的曾祖的遗志,虽然我并不想做这些事,但这就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高文你还记得我授予你骑士勋章时你的宣誓吗?你要守护的是巴雷特家族的荣耀,林恩就是巴雷特家族的未来,他很聪明,但年龄太小了,而且他很孤独。

      我四十一岁才拥有了这个儿子,我现在已经老了,如果我们都死了,林恩怎么办?他需要有人照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