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直播app无限制

      民警在一个地方干几年要调动,领导到了年龄要退居二线。

      辅警顶多换换执勤点,不存在所谓的调动,更不需要退居二线。

      正因为如此,姜悦的老爸姜成贵在所里的工作时间,比任何一个民警都要长,堪称城北派出所的“元老”。

      而从小就特别听话、成绩特别好,并且很争气地考上警校的姜悦,虽然小时候并没有像民警家的孩子那样经常被带到所里来做作业,但一样算得上城北派出所的孩子。

      她不来没关系,来了自然要跟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打个招呼。

      今天值班的几个民警,见她是跟韩昕一起来的,个个拿她开玩笑。

      说她太有眼光了,人还没到分局就先下手为强,把刚被任命为副中队长的韩昕拿下了。

      姜悦被调侃的面红耳赤,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办完正事的韩昕走过来敲敲门:“各位,别开玩笑了,小悦是我妹妹,我是看着她长大的。”

      “韩队,你才比小悦大几岁,还看着她长大的。”

      “大五六岁呢,小悦上小学的时候,我都快上初中了!”

      “是啊,韩昕哥比我大好多。”

      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韩昕不想让姜悦尴尬,看了一眼杨千里刚发来的短信:“小悦,我要去一趟城南派出所,你回不回去,回去的话顺路送你回家。”

      “我该回去了,我还有点事,朱叔叔再见。”

      “走吧,我送送你们。”

      “别送了,您那么忙。”

      ……

      主动帮着解围,姜悦发现他跟之前的那个韩昕真不一样,再想到他刚才表现的那么专业,徐所等人对他那么客气,一上车就窃笑道:“韩昕哥,我知道你在部队是做什么的了,知道你的二等功三等功是怎么立的了!”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呗,其实都不用猜,我虽然没参加工作,但我好歹也上了几年警校,每年寒暑假都要回来实习的。”

      “看来几年警校没白上。”

      韩昕笑了笑,一边跟城北派出所的同行们挥手道别,一边不动声色提醒:“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别到处乱说。我到底是做什么的,连我爸我妈都不知道,他们以为我只是个普通刑警。”

      公安系统很大,警种很多,真正的缉毒民警却很少。

      姜悦之前从来没见过,一想到身边这位居然是传说中的缉毒警,而且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别提有多激动,捂着嘴道:“我知道,保密纪律我懂!”

      韩昕回头看了她一眼,好奇地问:“你在警校学的什么专业?”

      “治安。”

      “治安挺好的。”

      “好什么好,回来十有八九要被分到派出所。”

      “比我强,我连警校都没上过。”

      姜悦正准备说你是自学成才,韩昕的手机又响了。

      前面有红绿灯,有摄像头,开车接电话被拍下来要吃罚单。想到她可以算半个自己人,韩昕干脆点开蓝牙。

      “小韩,你真有先见之明,潘劲松这小子果然是在跟我们打时间差,果然偷偷吸上了!尿检阳性,毛发检测也是阳性,我已经到了所里,老汪和老王正在审,你什么时候到?”

      “我马上到。”

      韩昕抬头看着依然亮着的红灯,感叹道:“杨所,你们动作够快的。我昨天下午才把名单发给你,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了人,而且已经带到所里做了检测。”

      终于逮着个吸毒的,杨千里很高兴,看着大屏道:“你高升了吗,我得给你准备份礼物,帮你庆祝庆祝!”

      “杨所,你太客气了,这份礼物我好像拿不走。”

      “我们不是说好的吗,我们联合侦办,我们两家一起搞!”

      “只要是毒案,我们中队当仁不让。对了,你们是怎么找到潘劲松的?”

      “他既没出去打工也没刻意躲,天天泡在麻将馆,昨晚玩到一点多。我们的民警中午找到他家时,他正在家里睡大觉,然后就把他带回来了。”

      “另外五个呢?”

      “正在摸,你放心,最迟后天下午就能搞清楚他们的下落。”

      “谢谢了。”

      “谢什么谢,这也是我们的工作。”

      ……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杨千里,杨千里那可是城南派出所作风最强硬的所领导,连杨千里对他都这么客气,可见他在局里混得该有多好……

      姜悦很意外很震惊,正胡思乱想,已经到了小区西门。

      韩昕停好车,回头道:“小悦,我有事,就不送你进去了。”

      姜悦缓过神,连忙解开安全带:“没事,你忙你的。”

      “再见。”

      “韩昕哥,盐水鸭是昨天下午买的,再搁就不好吃了。”

      “好的,晚上就吃。”

      ……

      抽检,检出了一个复吸的。

      韩昕哪有心思吃盐水鸭,给蓝豆豆打了个电话,就驱车往城南派出所赶。

      当他赶到城南派出所时,刘海鹏和蓝豆豆已经到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过完年就喜提毒案一起,能想象到今年的任务不难完成。

      杨千里很高兴,一见到三人就笑道:“三位,老汪审差不多了,走,我们去会议室!”

      刚做上中队长就遇上一起毒案,刘海鹏也很高兴,笑问道:“杨所,那小子到底吸的是什么毒品,他是从哪儿买的?”

      “吸的是K粉,从网上买的。”

      “试剂板和检测单呢?”

      “差点忘了,你们先坐,我过去拿。”

      杨千里跑去拿来检测试剂板和毛发检测的小票,汪宗义和王伟拿着笔录和用证物袋装着的手机紧随而至。

      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干,刘海鹏顾不上跟汪、王二人打招呼,就示意韩昕赶紧确认。

      韩昕看了一眼,抬头道:“氯胺酮阳性,确实是K粉。”

      杨千里笑道:“刘队,豆豆,你们两位都是大忙人,要不我们正式开始,先汇总下案情?”

      “开始吧。”

      刘海鹏微笑着掏出笔记本,准备做记录。

      杨千里看了一眼笔录,直入正题:“潘劲松的基本情况,你们三位都很清楚,我就不多介绍了。他被抽检出阳性之后,担心被送去强制戒毒,态度还算比较配合。”

      “他交代是K粉是年前接受完例行检测之后,以一百八十元每克的价格从网上购买的,一共购买了二十二克。每天吸一点,一直吸到上周二断粮。因为手头拮据,这几天都在泡在麻将馆,想赢点钱继续购买。”

      蓝豆豆低声道:“幸亏抽检出来了,不然他为筹集毒资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

      “是啊,所以说你们有先见之明。”

      “杨所,工作是你们做的,我们可不敢抢这个功。卖家呢,卖家是什么情况。”

      “老汪,你最了解情况,你说。”

      “好的。”

      汪宗义拿起吸毒人员的手机,解锁点开QQ聊天记录,举着到众人面前:

      “卖家的QQ网名叫‘衬自心酸’,看头像是个年轻女子。潘劲松交代这个‘衬自心酸’是一个已离开我们滨江的吸毒人员介绍给他的。

      他因为之前买毒上过很多次当,而且又没什么钱,所以不敢轻信,加上好友之后没怎么聊过。年前接受完检测之后,他认为至少有半年的安全期,控制不住心瘾,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先花三百六十块钱买了两克。

      买回来吸食之后发现是真的,就又通过QQ转账买了二十克,卖家把毒品包装好藏在小面的调料里,通过快递给他发的货。因为不止一次被处理过,他担心我们会盯着他的快递,所以留的是麻将馆的地址。”

      “现在的吸毒人员是越来越狡猾了。”

      刘海鹏感叹了一句,抬头问:“汪队,把卖家介绍给他的那个吸毒人员叫什么名字。”

      “姓吴,叫吴万友,二十六岁,西川人,因为吸毒被崇港分局查处过,他们是在强制戒毒所认识的。”

      汪宗义翻开笔记本看了看,接着道:“刚才我们上网查了下,确实有这个人,不过这个吴万友因涉嫌盗窃于去年三月份,被西川公安机关抓获,已经判了,正在监狱里服刑。”

      蓝豆豆追问道:“卖毒品给潘劲松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既然是通过快递发货的,肯定有名字、联系方式和发货地址。”

      “他不是搞忘了,而是根本没注意看,只知道货是山城市发过来的,一收到包裹就拆开找毒品,然后躲在家里吸食。贴有快递单号的小纸箱,被他顺手扔了。”

      汪宗义话音刚落,杨千里就接过话茬:“忘就忘了吧,有快递记录和转账记录,上家到底是何方神圣不难查!”

      刘海鹏放下笔,笑问道:“杨所,这个案子你们打算怎么侦办?”

      “我们两家联合侦办呗,我已经打电话向李所汇报了,李所说没问题。经费我们申请,人我们出,小韩带队,争取像侦办2.12案那样,顺藤摸瓜,打源头!”

      “小韩,你怎么看?”

      “打是要往上打的,上家肯定是要抓的,但我建议还是再审审潘劲松,搞清楚他有没有以贩养吸,有没有把K粉卖给别人。再就是有必要去他家搜查下,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存货。”

      杨千里啪一声拍了下桌子:“小韩说的对,是应该好好审审,是应该去他家搜搜。他不是没钱买毒品了吗,靠打麻将赢一帮老头老太太的钱,哪有贩卖毒品来钱快!”

      韩昕连忙道:“杨所,其实他以贩养吸的可能性不大,我之所以有这个建议一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二是想搞清楚他有没有其它违法犯罪行为。”

      “以贩养吸的可能性不大,这话什么意思?”

      “他买的是K粉,不是冰毒。一百八十块钱一克,这个价格可不便宜,他就算想贩卖也不一定有人愿意买。”

      韩昕想了想,又笑道:“如果他交代的一切属实,连卖货给他的上家,都很可能只是一个以贩养吸的小毒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