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操逼

      傍晚,檁吧台的一道人影率先醒来,她握ꇘ着小拳头,高举双手,顺便舒展了一下她那傲人的完㻔美上半身,露出一个惊人的弧度。䚖

      ꜰ“哎?”书女揉揉眼,望着下方仍然低头盘坐的身影,片刻后,她俏끇皮慕的眨了眨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意思的缩了一下脑袋。

      “老板,还不助错哦,在持久这一块上,我愿称你为最强。”

      书女的话语很轻,也很好歨听,但那道声息却是响在顾修的脑海,让他以为自己的梦中出现了幻觉,恍惚间,似乎在吧台看到了一个梦幻般的女子。

      駲 这个女子让他有此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是梦吗?释

      不是。

      那个女子他认识,名为书女!

      炎悠悠醒来,全身上下的酸爽和汗臭味,让他的身体一僵,整个人也因此迅速清醒搲。

      不过,有一点他很疑惑,不应该有汿黑色污垢吗?为毛我鹉没有?难道我没有修炼成功?

      灵魂三问,让他极度怀疑人生,“还是说我已经到了无尘无垢╍的境界,所以맯排不出来了?”

      젰顾修摸摸自己的脸,很帅,从小펦到大一直都是这样。

      他依稀记得当年的学校时代,语文老师曾提问,“好看的定义是什么?”

      但班级里的五十六个学生,不管男女,纷纷指向了顾修,“老师,好看就是顾修!”

      好吧,这是顾老板人生中的一大高光时刻,至今难忘,尤其是那五十六个ת人中,还有四十个名为异ㇽ性的小可爱。

      淺“噗嗤……”书女笑了,嘴角扬起美丽的弧度,带着满足后的愉悦,“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

      “咳咳…ⲉ…洗个澡先,等下请你吃大餐。”顾修的死檿鱼眼没有半点波动,起身、上楼,不紧不慢。 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书女的笑脸才褪了下去,“老弧板的天赋有点强啊,这垛么快就已经完成了灵气的储存吗?”

      “不过……比起我还差点,嘿嘿。”书女转身回了三楼,那轻快的步伐,证明着她的心情。

      此刻,躺在浴缸中的顾修,任由水全部没入自己的脑袋,微凉蛚的水让他清晰的感受着自己的侁身ꡏ体变化。

      丹田,位于人体脐带ˍ下的地方,左右巴掌的中心,也就是在人体的黄金分割线上。ퟺ

      那里是蕴含人体生命精气的根本所在,也ጺ是身体上身与下身最完美的分割点,更是生命根源的起始之地。

      俗人以此生子,守夜人以此为基,吸引天地间的元气,뙊壮大自身,同时完成生命层次的进化,让自身产生蜕变。

      ﯾ故尔,此地可称籛之为守夜人的能量之源。

      此刻,他扫视着自己的生命之光,原本那里一片模糊,可现在那里竟然出现了一个ᆥ不断旋转的黑色气剣旋。

      且随着气旋
的缓缓转动,一缕弁缕能量被吸入体内,一部分进入軰气旋,一部分进入身体各个部냧位,蕴养着每一个细胞,不断周而复始。鬬

      这很奇怪,让他有些摸葬不着头脑,按照书女所说,初接触修炼门槛,可以吸收灵气淬体,而后才是能量气漩的形成。

       可他不꒸知不觉已经凝聚了漩涡。

      㮋想了一会儿,顾老⿁板仍然一知半解,但随后ঘ这个问题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믂៹初入修行,这是新的开始,也是他继任老板的第一天,总不能让助理久等。

      从浴缸中起身,擦駀干身体,取过李古道的三件套,穿在健硕而修长的躯体上。

      입片刻后,顾修站在镜子前,望着对面的男子,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八个字,“素容朝天,盛世美颜。”

      这是他的习惯,每到了这个时候,总会有一张平面镜让他尽情欣赏那个男人的英姿。

      温而不柔,俊中带美,深隧的眸光、高挺的鼻梁、淡淡笑容的嘴角,加上譲西装下微瘦的修长身体,一切都像是雕琢般完美。

      찤 但最难得的是,经过修行后,他的身上似乎多了一缕难言的贵族气息。

      像是与生俱来,又像是刻在骨子里的骄傲饙。

      下了楼,吧台前,一身黑色束腰连౷衣裙的⾯书女已经在酒吧等待,四目相对,彼此眼中都有一丝ఛ微不可察的惊讶。

      湟 “老板不错呢,有我的三层功底。”

      ♔ “意外发现书ﱠ女竟然有点好看。”

      Ṅ两个鞛自恋狂默不作声,相视一笑间,尽在不言中。

      不过,来到杖架的位置时,书퍐女뤉示意道,“老ڴ板,你当初选择的是彼岸花吧?”

      “蓝色的那个叫彼岸花吗?”顾修疑惑。

      홳 藋传说中ᬦ,彼岸花为地狱볤之花,位于黄泉路旁,拥有很浓重的神秘色彩,也通常ॼ被称之䵻为死虈亡之花。

      “李古道是这样说的。”书女取过带水纹的手杖,开口朴道:“老板,你只需将守夜人之力注入杖中,便可轻易拿쯴起。”

      쪩 顾修照作,手杖入手微重,带着冰凉,リ不知材质,但他没忘记昨天的那一幕。

      듘 “也就是说,这东西其实是法器?!” ↾

       “没错啦,四把手杖代表了我们这一脉的四个传承,剑主是李古道,水中寒则是我,彼岸花选中了빆你,莈目前还有一个没有找到传承人。”书女笑着解释。

      ѻ “原来是这样。”顾修了然,伸手一握,体内不多的灵气注入,Ÿ很轻松就将其提起。

      苗条的胡萝卜外形,通体刻满了花蕊般的ܶ纹路,一米ᕀ四还要多一些的长度,哪怕是一米럁八五的顾老板,都显些难以驾驭。

      反倒是书女的水杖,要显得纤细、灵巧很多,像是女士专用。

      “老板ꭺ和彼䔯岸很配呢。”书女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神一亮,毫不讳言的诿说出了大实话,顺便奉上了赞美之词。

      심 今天晚上老板请客欸,虽然还没吃,但邔嘴上先软了,似쬔乎也不要紧。

      “书女,你真识货。”顾老板很舒服,大手一挥,“馆子你来选。”

      “嘿䉎嘿。”

      ……

      ……

      柳家乐,一个很朴䷿实无华的名字,似乎是是姓氏冠名ꨕ,位于酒吧几条巷子之外,不算很远。

      “老板,你픈要吃什么蠙?”书女看了一下菜单问Ǜ道。

      “我不挑食,你放心点就是。”顾修温和一笑ꖰ,随意道。

      “好哩。”书女眸子都笑开了花,那脸上的满足感,不掺杂一丁点儿水分,简直可爱爆了。

      謇这让顾老板突然想起一句话,“觉得我不好接触是因为我对你无感,要是看的顺眼,我不但好接触,还其乐无穷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