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职场商战>

      入夜袲后,山谷中显得异常的安静。

      李建成一ా行正蛰伏在山谷中,望着谷口的军营,等待信号。

      “九弟,你说,他们都去这么久了,崿怎么ᱝ军营中一点动静都没有?”

      쮿 쟖 李建成不安ྮ的望着军营,似有痐所虑。

      司马九安慰䘢道:“建成兄,你别着急,冯立兄和元丰兄都是一顶一的高手,想来,他们出手,定有所获,绝对不会令我们失望。”

      “再说了,冯立兄与元丰兄潜入军营,想要挟持对方主将,可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儿,他们必定要静待时机;眼下军营没有动静,不正说明冯立兄与元丰兄还未暴露,这是好事儿啊。”

      “哦ㆉ!”

      李建成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放心好了。”

      话虽如此,司马九心中却也有些担忧。

      对方将领先前直接拒绝了杨文干的通关要求,丝毫不顾及将令,这说明对方将领绝非泛泛之辈。 

      如今,冯立与元丰潜入军营,想要젰挟持对方主将,必定不易,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롸想。

      “有晇情况!”

      正在这时勉,杨文干指着军营辕门提醒道。

      “营门开了!빕”

      괊 “那是冯立。”

      李建成顿⟞时欣喜不已。

      “看来,他们得手了!”

      “全军听令,立即出发,快速通过军营。”

      “领命!”

      随着李建成一声令下,骑兵队迅速动身,向军营疾驰而去。

      不多时,李建成便来到辕门处。

      他骑在马上,俯视着冯立和元丰挟持着的两名将官,冷冷地质问道:“你谁是娊营中主将?”

      其中冾一名长髯将官道:嶺“我乃余觗大将军麾下横野将军伍士龙,敢问将军⡸尊姓大名。”

      李建成ᡊ见伍士龙面带傲气,颇有不服之意,遂呵斥道:“大胆,区区一横野将军,竟敢违抗将令,按照军规,当밹斩。”

      李建成年纪不大,却是气势十足,言辞间,令人不寒而栗。

      这时,杨文干遂上前介绍道:“这位是总管府兵曹参军事李将军。”

      长髯덩将官闻言,顿时有些疑惑。

      他在脑海中反复搜索,却没有想起半点关馽于这位所谓的李将军的信息。

      촀 沪“兵曹参军事,李将军?”

      杨文干见伍士龙似有所疑,遂取出将令,示于伍士龙眼前,当然,将令的内容一个字也没让伍士龙看到。

      伍士龙ƫ正想伸手取将令一览时,杨文干重重的嗯了一声。

      蓑 伍士龙见状,急忙畿收回手,并请罪道:“末将知罪,还望李将军海涵。”

      杨文干厉声道:“근阻挠将令!按照军规,其罪当斩。”

      说话间,他便向骑兵队示意。

      伍士龙急忙乞求道:“李将军,饶命,末将也是依令行事。”

      “哦?”

      李建成瞥了一眼伍士龙,并招手示意杨文干住手。

      “末将奉礊余大将军军令,在此设营截杀山谷中的血月杀手团车队,不料李将军从谷中出来..涠....末将一时有탐眼无珠,还望将军饶命。”

      李建成俯视着伍愭士龙,沉声道:“如此,看来这是一场误会䵴?”

      “末将知罪,还望将军海涵。”

      “哼!”

      李建成怒气冲冲的甩手后,便驱马离去,不再理会伍士龙。

      伍士龙见这位李将军已驱马离去,遂试探性的向杨文干问道:“将军......”

      杨文干:“既嚃然伍将军是奉余大将军军令行事,我等便不再追究。”펺

      “多谢将军,多谢쭵将军!”

      “不过䫊。”䬞

      伍士龙顿时一⮼惊榯,生怕有变。

      莰 “将军即受命截杀谷中的血月掋杀手,务必将其全歼,否则,㧶我等禀报兵曹大人,到时两罪并罚。”

      “罪챞将定不辱使命。”뫠

      睄“嗯!”

      䛵 杨文干补充道:“哦,对咯,今日,我部已重创了谷中的血月杀手,还望将军好自为之。”

      ⶙ “ꠎ罪将定当将其全歼。”

      澖随后,杨文干便转身离去。

      当骑兵队全部通过军营后,冯立与元丰才释放伍士龙等人,上马疾驰而去。

      这时,国字脸将官问道:“伍将军,咱们就这豲样放他们洩离开了?”

      伍士龙反手☜便是一记耳光。

      “你他妈干的好事儿!”

      “将军,我......”

      榿伍士龙怒意未消,刚刚受了气,正想找个出气筒,随后又是一脚将国字脸将官踢飞出数步。

      良久后。

      㫑 㮸 “传令下去,明日进谷,剿杀血月杀퓤手。”

      붨 “领命。”

      颮......

      出了军营后,司马九便凑到李建成身旁,玩笑道:“建成兄,你刚才的表现,可谓霸气侧漏,小弟佩服꧙。”

      李建成顿时有些得灥意,拍着胸脯道:璿“区区一从九品横野将军而已,本将军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咳咳,ޫ那啥,你也就ڮ一从八品荡寇将军而已。”

      “因那又如何,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况且,本将军还大了他两级。”

      短“对对对!” 詠

      “咳咳⚞!” ⅽ

      正在这时,冯立驱马到李建成身旁,假意咳了咳。

      李建成见状,会意道:“当然,冯立兄和元丰兄拿下守军主䎐将,令守军投鼠忌器,才是此痼计的关键,当居首功。鏳” ᝚

      “哈哈哈哈!建成老弟过奖了⑛。”

      司马九笑道镉:핛“不过,话说,建成兄和杨将军的演技,可谓炉火纯青,你们一唱一和,竟然将那个伍将军吓得失魂落魄恞。”

      李建成一阵得意。

      “本将军可是文武全才,区区演技......等等,九弟,演技是什么意思?” 칏

      “演技嘛,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

      一路上,众㔪人说说笑笑,约ꀎ莫走了揑六七十里,才在一个山坳中宿糄营休息。

      司马九独自躺在地上,仰望星空,正当一흞颗流星划过时,一个黑脸突然出现在他脸上方。

      “九弟。”

      司马九不好覽气的怨道:“你想吓댹死人啊!”

      “对,就是㷜要吓你!”

      李建成好奇뚋道:“大晚上不睡觉,在这里干嘛?톤”

      司马九淡淡道:“看星星,数月亮。”

      “我和叔阶兄来时的动ઔ作不轻啊,你竟然没有发现,依我看,你怕不是在Ǚ看星星哦。퐓”

      司马九默不作语。

      李建成见状,遂在司马九身旁躺ᅵ下,双手枕着头,仰望星空。

      ⒂王珪则坐在席地而坐。

      良久后,司马九道:“我们离开医庄有些日子了吧?”

      “你是在想医庄?还是在想灵云姑娘,还是在想......若华妹妹?”当提到若华时,李建成明显停顿了一下。

      “都有一些吧。”

      “放心吧,救出王頍后,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医庄和她们会合。”

      “嗯!”

      司马九侧身问道:“对趩咯,你们怎么也不睡?失眠了?”툗

      “的确,一⦏路上,我和叔阶兄䗚都在想一件事湽儿。”

      ၧ“什么事儿?值得你们双双不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